2月25日及26日,軍隊歌手譚晶分別透過微博及工作室兩度「報平安」。27日,各門戶網站卻將譚晶的人大代表身份已由解放軍代表團轉為雲南代表團的消息曝光,但隨即遭到刪除。而目前關於譚晶的話題也是處於「全網刪」的狀態。這顯示背後鬥得激烈。

已經退賽的譚晶,被指是湖南衛視《歌手》節目裏面政治級別最高的,但她的丈夫鄧中翰不遑多讓。有消息稱夫婦兩人都出事。

譚晶的事在2014年已經炒過一次,那是在令計劃的嫡系申維辰落馬時。至於她的丈夫鄧中翰──中星微集團創建人、董事長,若結合當前金融整頓資本市場來看,那麼去年一起監管新聞或可窺端倪。

在2016年4月7日,上交所曾發出一份問詢函,內容是關於「中星技術」被以101億元的價格蒐購,不僅溢價奇高(就標的資產,相當於溢價21倍),而且還存在實控人突擊入股行為。

中星技術的母公司,就是中星微。中星微曾經是中概股,2005年11月在納斯達克上市時,成為在此掛牌的第一家中國芯片設計公司。但風光上市的背後,財務資料顯示,自上市後的2007年起,業績出現大幅下滑。如2007年,中星微營業收入同比下滑27%,淨利潤同比下滑121%。到了2015年12月,中星微從納斯達克完成私有化退市。

也就是說,2015年私有化估值29億元的中星微,半年後其旗下的子公司(中星技術)在回到A股之後,估值竟達到101億元,足足高約71.66億元。市場皆知,這就是多數在外面混不下去中概股借道、借殼「回歸」A股的原因所在。

而中星微集團母公司定向增發的特定人,以及為子公司找的買家,都是隸屬於「綜藝集團」。

綜藝集團的全資子公司(綜藝股份)與中科院(計算技術研究所)早有合作,在2002年聯合成立了神州龍芯,目標市場為軍工和民用多個領域。而龍芯系列,正是江綿恆入主中科院後就一手把持,乃至到後來的上海兆芯,可以說芯片行業領域長期是江綿恆幕後稱霸。

如果從中星微私有化回歸A股「圈錢」的案例,鄧中翰等人也蠻像證監會要打擊的「資本大鱷」。

十九大之前,譚晶退出歌唱比賽在這時候爆發很突兀。

其實去年4月,習近平曾專門就網路安全召開一個座談會,並且強調要加大核心技術的研發,實現在芯片技術上的突破,以求完成徹底的國產化。如果從1999年高層頂力支持的中星微算起,將近20年的時間與不計其數的資金投入,相關研發還不能國產化,這是對當時主政的江澤民與把持項目的江綿恆最大的打臉。

輿論在猜測譚晶會不會成為湯燦第二。從她的丈夫鄧中翰的「天線」來看,連接的是江綿恆,那可比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更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