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文苑」看到一篇文章〈試對「煙鎖池塘柳」〉,試析如下:

出句「煙鎖池塘柳」,平仄格式為「(仄)仄平平仄」,應對格式應為「平平仄仄平」(此律句,若第一字用仄聲,第三字須以平聲字補救,變成「仄平平仄平」,稱為「孤平拗救」)。

此文作者所對「燭鎔海地樓」(仄平仄仄平),這個對句意思較容易理解,但從格律上講,卻犯了詩家之大忌:詩論術語叫作犯「孤平」(除韻腳外整句只有一個平聲字)。因在詩韻中(《平水韻》),「燭」字為入聲,屬「二沃」韻部,入聲是歸屬仄聲的。此對句首字為仄聲,第三字若能以平聲字補救,即「孤平拗救」,變為「仄平平仄平」句式,則是符合格律規則的。但此句「燭」為仄聲,「海」同為仄聲,並沒有補救。作者在〈試對「煙鎖池塘柳」〉一文中也論及格律,由此來看對聲律是有所了解的,對句格律出現這樣的錯誤(仄平仄仄平),想必是對這個入聲的「燭」字疏忽了造成的(發音上今平古仄)。後面的詩〈思念〉前又冠以「五絕」字樣,便應按格律詩要求寫作,但實際是失律了的。於聯律,此句亦是不符。若作修改,有兩個辦法:一是將「燭」換成其它火字旁的平聲字,其它字可不動;再一個是保留「燭」,將第三字「海」換成平聲字補救,但「海地」又是專有名詞。要如何修改呢?筆者這裏只是試析一番。

另外,這個出句雖被稱為「絕對」,但要作對句其實也是有辦法的:手邊應該都有字典吧,在檢字表中,將「金、木、水、火、土」這五個偏旁的字,按照各自應處位置對應的音(平或仄),將認為可用的字一類一類地拎出來(如金字旁一類、木字旁一類),以供選擇,反正每個偏旁的字並不算多;同時也得分析各類中字的詞性,以便與上聯相對(如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等);進一步的,再注重意境,使之整體協調。各偏旁由於可選擇的字有限,所以已有的對句中一些字難免相撞,或意思接近。

還曾有人提到,此聯也未必只局限於五行對五行,對句也可從如五方、五色等方面去考慮,只是這樣的字相對更少一些,應對難度會更大。

這是「一棵柳」引發的話題。此外,「文苑」還有一個「二兩香」案(詳見【聯趣】試對「香香兩兩」),具體介紹了應對規則,這個稍難一些。但這類難聯絕對在諸多網站皆引來諸多關注與試對。

試試?沒準更佳對句就出自你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