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兩會」召開前夕,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發公開信向兩會代表喊話,要求中共當局解決置若罔聞20年的「河南血禍」導致的「世紀大災難」,並對當時執政的地方官員等相關責任人進行追責。

「河南血禍」造成10萬感染者死亡 陳秉中籲儘快解決

陳秉中先生在兩會前的這封公開信表示,橫掃中原大地的這場血禍發生在中共十四大期間,是當代中國乃至世界絕無僅有的重大公共衛生災難性事件,到了「十八大」20年也未追究。中共即將召開「兩會」,他呼籲兩會代表將當年河南血禍作為議題帶進「兩會」進行討論。

他希望習近平當局,能參照法國等國家查處污血案和仿效香港敢於在犯法的一把手頭上動土的做法,將河南血禍案這個已經爛透的大膿包儘快解決,不要拖到「十九大」。讓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及死者家屬夢寐以求的「一立案、二問責直至刑責、三給予國家賠償」能變成現實。

陳秉中先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同是冤案,發生在20年前的聶樹斌冤案不久前平反了,河南血禍發生同一年代,為甚麼就不能平反呢?為甚麼還讓受害者蒙冤,現在還有6名上訪者在服刑,相關的責任官員卻當上大官。

「因為我是從事健康和疾病干預的,因此自己要替受害者說話,不能對此置若罔聞。儘管當局一直在打壓我,但我已經84歲了,又肝癌晚期,活不幾天了,所以想在有生之年揭開這個老底。雖然我的行動可能無濟於事,但可讓世人知道後繼續維權吧!」

在公開信中,陳秉中先生還表示,河南血禍的嚴重性難以估量,「僅冰山一角的數據,河南愛滋病大流行導致至少五十萬賣血農民感染愛滋病毒和至少10萬感染者死亡。」

官方刻意隱瞞 感染者錯失治療時機

以快速致富為誘餌和以犧牲健康與生命為代價的「血漿經濟」,發生在李長春執政的河南時期,當時1992年擔任河南省衛生廳廳長的劉全喜,提出口號「要想奔小康,快去賣血漿」,幾年間形成有一二百萬人參與賣血,在當地掀起了賣血潮。

「遍地開花的血站和唯利是圖的血頭為獲取高額回報,違反常規使用不潔的設備和野蠻的採血方法,採血前都不做愛滋病毒檢測,採血後除收購血漿外,其它血液成份多人混合後又分別回輸給賣血者,從而導致嚴重的交叉感染,製造了世界最大污血案。」

陳秉中舉例,河南30個重災市縣有上百個愛滋病村,其中柘城縣雙廟村,是他了解到的全球死亡最多的愛滋病村。3800多人口中參加賣血的青壯年有1220人,感染愛滋病毒的有880人,已經有500多人因此死亡,其中30戶夫妻雙亡或全家死絕,留下53名愛滋遺孤;另有30位感染者因病痛難忍和繳不起醫藥費自殺。死者的墳墓包圍了村莊。

而有4000多口人的上蔡縣後楊村,10戶裏有9戶賣血,80%以上感染愛滋病毒,段付林等5戶全家死絕。而上蔡縣文樓村,80%以上的青壯年都賣血,80%的人都感染愛滋病病毒,幾年間300名重患病亡,最多一天死七人⋯⋯

在陳秉中的調查中,河南當時有不少正常分娩的孕婦,因為醫院想創收,給她們輸入血頭提供的污血因而感染愛滋病毒。1990年代初期,光河南省寧陵縣就有200多名產婦因輸血出事,其中150多人是在縣婦幼保健院被感染。

由於河南官方當時害怕民眾知道真相後引發恐慌,將愛滋病當成「無名熱」的感冒發燒進行治療。官方的刻意隱瞞,延誤治療導致大批感染者早亡,這些死者的家屬也得不到應有的賠償。因此愛滋病患者和死者的家屬後來知道了一些真相後,就開始湧向省會鄭州和北京上訪,但慘遭中共當局的進一步打壓,有的被以「屢教不改」名義拘留,有的被以嚴重影響「河南形象」為由關進大牢。

呼籲停止打壓調查者 追究相關官員的責任

陳秉中先生強調,李長春主政的河南當局,不是根據國際慣例首先將疫情公諸於眾並採取應急防控預案,反而將最先報警的二位醫學專家作為懲處對象進行殘酷打擊;還將本應於第一時間公示於眾的疫情作為機密,以組織紀律形式強制要求全省各級執行,違者停職停薪甚至將其下獄。

中共的中宣部還配合河南當局,層層封鎖疫情使得這場「血漿經濟」的悲劇中因感染愛滋病毒去世的真實人數,至今不為外界所知。當2000年,大陸記者張繼承因報道愛滋病村遭中共當局開除,從而使得國際社會知道河南愛滋病大爆發。

陳秉中先生還揭露,除了河南省當局、中宣部之外,中共的衛生部也參與隱瞞這場大災難。當年先後兩任的衛生部部長張文康、繼任高強均涉足其中,他們因怕疫情外泄,拒絕湖北和北京的兩位知名愛滋病專家桂希恩和張可進入河南救援。

甚至衛生部當時主管愛滋病防治的副部長,還拋出河南愛滋病泛濫「無過錯」論,試圖為當年李長春等河南當權者開脫罪行,同時也為河南「血漿經濟」始作俑者省衛生廳長劉全喜「洗白」。

陳秉中還將「河南血禍」對比海外的衛生公共事件表示:「法國、加拿大、德國、日本和利比亞等多個國家在1980年代,都曾發生過輸入污血導致數百甚至數千名患者感染愛滋病毒和乙肝病毒事件,無一例外的相關責任人都被送上法庭。」

比如,法國發生的2500名患者因輸了感染愛滋病毒的污血導致1700多人被感染愛滋病毒一案,4位責任人分別被判2至4年徒刑並罰款,衛生部長引咎辭職,法國總理坐在被告席上,並對受害者給予高額賠償。先為幾千名感染者提供5298至30,088美元的撫恤金,後又為每人額外提供一筆高達417,377美元的賠償金。

他感嘆道:「這與河南愛滋病事件一不立案、二不問責、三不給予受害者撫恤和賠償漠視生命的做法形成鮮明對照。」

最後他呼籲兩會的人大代表、習近平政權將拖延20年的河南污血案在兩會上進行討論,並在「十九大」前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