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領導人的性格也往往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歷史總是出人意表,特朗普當選為世界頭號大國美國的總統,他的性格是否也會決定美國未來的走向?他行事高調、自信爆棚、率真敢言又不乏詼諧幽默,他的個性為他贏得頗高人氣,但也惹來不少是非。他的人生也如他的個性一般多姿多彩:從頑劣的富二代,變身家財萬貫的地產大亨;從一落千丈、背負巨債的「破落戶」,變身爆紅的演藝界明星;從坐擁億萬家產的商界巨富,變身美國史上首位素人總統,特朗普締造了一個個傳奇,上演了一部跌宕起伏的大戲。

(接上期)

三.政治素人的驚險白宮路

極具娛樂性的參選人

創建了龐大的商業帝國,又在娛樂圈博得大名,曝光率超高的特朗普還想進軍白宮,登上最高權力寶座。

早在1988年和2000年,他就曾兩次嚷著要競選總統,但都半途而廢。他退選的理由很「個性」:我有潔癖,當總統要和太多人握手,可能會得感冒。

到了2012年,特朗普又放話要參選。這次他更任性,高調質疑時任總統奧巴馬不是在美國出生,沒資格當總統,逼得奧巴馬不得不晒出自己的出生證以示清白。

2015年6月,備戰多年的特朗普正式宣佈角逐總統大位,成為第12位宣佈參選的共和黨人。在演說中,69歲的特朗普喊出一句擲地有聲的豪言「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並說自己不需要募款,因為自己很有錢。

人們以為,這個以「口無遮攔」形像示人的明星富豪又來搞笑、湊熱鬧來了,因此誰都不以為然。

炮火四射 直言真相 打動百姓心

但特朗普卻顯然很認真。他公開抨擊美國「病了」,說如今美國既衰落又不安全,社會動盪,經濟不振,工廠外遷,工人失業,大量資源被移民佔用 .....

他說,要阻止非法移民獲得福利及其它救濟,優先考慮「三億美國公民的福祉」。

他說,非法移民奪走了美國公民的就業機會,工作機會應優先給美國人,而不是外國人。他上任後即會遣返所有非法移民。

他說,他要復興經濟,與外國就貿易協定重新談判,把就業機會奪回來,讓美國再獲世界尊重,重振昔日雄風。

他也大膽炮轟「政治正確」的禁忌,指美國社會被它綁架了,公眾人物都帶著虛偽的面具,說話特別小心,不敢得罪人。

「我認為美國有個大問題,那就是政治正確。」他說,「我沒空去做到政治正確。說實話,這個國家也沒有空」。

眼前的他,不是人們熟悉的那副傳統政客形象:謙遜、彬彬有禮,卻空話套話連篇。他似乎更擅於直指問題,揭露謊言。

當美國人厭倦了那些虛偽的傳統政客時,突然來了一個滿嘴開炮、敢說敢嗆的政治局外人,大家眼睛一亮,來興趣了:這位「非主流」的 參選人太有趣了,和他那幅招牌髮型一樣,自成章法,豪放不羈愛自由,還是個天生的表情包。更重要的是,他那掏自心窩的話正好說到老百姓的心坎兒上!

奧巴馬當政的8年裏,美國人貧富差距擴大,中下階層購買力減弱,還貸遇到問題,子女教育受影響,養老金岌岌可危,醫保弄得亂七八糟,非法移民帶來了犯罪。到處都有人不滿,中下層感到自己被政客們欺騙了,被這個國家拋棄了,對無所作為的政治精英和一小撮上層人物十分憤怒。

另一方面,美國向「政治正確」更進一步,社會被「政治正確」所撕裂。對少數族裔的「平等政策」由「機會平等」向「結果平等」更近了一步。在「多元包容」的口號下,人們明明受傷卻不敢說出口。

這時,大炮特朗普來到了公眾的聚光燈下,一次又一次道出了人們都知道卻不敢說出的真相,指出美國的移民、種族、社會保障等都出了問題,是需要改變的。爽直率真的他,以高超的表現技巧,將人們心中的憤懣抒發得淋漓盡致。積怨已久的中下層白人感到:終於找到代言人啦。

挑戰「政治正確」 語不驚人誓不休

而特朗普常常語出驚人,挑戰過度的「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更是為他賺足了眼球。

例如,美國南部受墨西哥毒販威脅,墨西哥非法移民潮嚴重威脅社會治安。特朗普一參選就打破禁忌,言人所不敢言:「墨西哥送人來(美國)時,都不送最優秀的,反而把一堆有問題的人送來,給美國製造麻煩,他們帶來了毒品,帶來了犯罪,他們是強暴犯。」

「其中只有一些人,我猜啦,可能是好人吧。」

「我們應該在美墨邊界建一座大城牆,阻止那些殺人犯、毒品進來 .....」

他還說,要讓墨西哥為這座隔離牆掏腰包。

此番言論一出,引發軒然大波。美國拉丁籍移民惱了,墨西哥前總統霍士(Vicente Fox)也氣得跳出來反擊:「我們才不付那造牆費呢,特朗普才該掏這筆錢。」

特朗普本人也被NBC「炒魷魚」了。NBC說將不再轉播特朗普旗下企業主辦的「環球小姐」、「美國小姐」選美節目。墨西哥也不會派佳麗參加環球小姐選美比賽。

而美國主流媒體,則乾脆將特朗普貼上「種族歧視」的標籤,認為這夠不上「政治正確」,而從不就事論事,討論這些對策的可行性。

2015年12月,加州聖貝納迪諾遭遇恐怖襲擊,一對穆斯林夫婦血腥槍殺了14人,並打傷21人。特朗普再發表驚人言論。他說:「唐納德‧特朗普呼籲,全面徹底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直到美國政府弄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此言一出,迅即在美國引發政治風暴,並席捲全球。特朗普遭到來自全球的撻伐,包括自己黨內。頂著全世界的炮火,他大力為自己辯護,說美國面臨危險的威脅,有如處於戰時,別無選擇,必須暫時採取這種做法。

出乎意外的是,這種種言論並未損傷特朗普的選情。這個語不驚人誓不休的「大嘴巴」仍在黨內博得頗高人氣,支持率大幅領先黨內對手。很多草根選民依舊喜歡他那直來直去的性格,認為這恰恰表明,他是個「真誠」的人,而不是戴滿各種面具的政客。

2016年6月12日,一名男子闖入佛州奧蘭多一家同性戀酒吧持槍掃射,造成至少50人死亡,數十人受傷,成為美國自「911」 以來最嚴重的恐怖襲擊。其後,特朗普疾呼對恐怖份子採取強硬態度,並直言不諱地提出了「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的概念。這一被視為敏感詞的字眼,從來沒有其他政客敢提及。

特朗普之所以提及,正如他自己所言:「如果你想解決問題,你得正視問題,願意說出問題是甚麼。」

正是這種無所畏懼的性格,讓普羅大眾覺得,他有一種他們所渴求的「正義感」,他懂他們,所以他們才支持他。然而,被貼上「種族歧視」標籤的特朗普,也會因為這種性格,而招致一些少數族裔的不滿。

有一次,特朗普在維珍尼亞州瑞德福大學(Radford University)舉行競選集會。一些抗議者大喊「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生命很重要),多次將他的演說打斷。

於是,特朗普對他們說:「聽好了,你們可能只能聽到一次。」

他頓了頓嗓,又用莊重的語調說:「所有人的命都很重要(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的命都很重要。」

頓時全場掌聲雷動。

儘管會出現不和諧的聲音,但特朗普的競選集會幾乎每次都像磁石一般,吸引著眾多民眾加入。他總是能用他那發自肺腑的語言,點燃會場成千上萬人的激情。(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