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坊間傳「替中共權貴家族攝取巨大財富的頂尖級別白手套」的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帶回大陸接受調查。據媒體報道,1993年下海後,在不到10年內,肖建華構築起控股6家上市公司、參股和控股9家商業銀行、4家證券公司、4家信託公司的龐大金融帝國。而其與中共高官曾慶紅家族、賈慶林家族等的關聯,都昭示著其被調查,註定將不僅在金融界,而且在當今中國社會,掀起層層巨浪。

目前,其被調查的後效應近日正在彰顯。2月24日,中共中紀委監察網站發佈消息,稱中紀委已報請對交通銀行黨委委員、首席風險官楊東平「雙開」,並對其「嚴重違紀」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因為其「利用職權和職務上的影響為私營企業主獲取貸款提供幫助,本人和親屬從中謀取私利」。

為哪個「私營企業主」獲取貸款提供幫助?語焉不詳的背後或許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交易。而明天系參股和控股9家商業銀行中就包括交通銀行,作為負責統籌管理市場風險、信用風險和操作風險的首席風險官的楊東平,顯然對於是否給這個神秘的「私營企業主」貸款以及明天系參股起著主要的乃至決定性的作用。

此外,楊東平2003年至2007年任交通銀行香港分行副總經理、總經理的經歷,也讓他與肖建華,乃至與肖建華交好的曾任交通銀行高管的戴相龍的女婿車峰產生交集,提供了可能性。楊東平的被立案更證實了其背後的故事不簡單。

2月23日,中紀委官網報道稱中國人保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裁王銀成因「涉嫌嚴重違紀」,現正在接受審查。筆者此前分析指出,王銀成的出事不僅與其參加令計劃組織的小團體「西山會」有關,亦與明天系存在牽連,即中國人保控股的新黃浦公司有明天系公司的參股。

簡言之,明天系確實是深度介入了新黃浦,但是明天系在新黃浦方面只是配角,真正的主角仍是中國人保,其目地是為了上市。王銀成和肖建華間的利益輸送引人關注。

同日,全國政協第五十四次主席會議審議通過了撤銷田偉、侯小勤政協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委員資格的決定,並提請第十九次常委會議追認,其中的田偉為合展集團董事局主席,該集團是一家集金融、能源、地產、旅遊、股權投資、影視文化等多種業務於一體的企業集團。

有公開舉報信稱與肖建華為老鄉的田偉是其「白手套」,幫其攫取利益,而與田偉交好的前香港亞視主要投資者及實際控制人、榮豐控股董事長王征,與肖建華的關係也非同一般。據港媒披露,王征與肖建華是老朋友,兩人在香港同住在中環四季酒店。在亞視面臨清盤時,肖建華曾向王征貸款兩億。肖建華與王征的關係,顯然也促進了田偉和王征的關係。

三個捲入明天系肖建華龐大金融利益集團的金融高管或公司董事局主席出了狀況,應是開口吐露內情的肖建華案發酵的開始。這表明進一步整肅大陸資本市場正在進行當中。

事實上,就在肖建華被接受調查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餘2月10日在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上就將矛頭直指「資本大鱷」,表示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在內的八大要點,並提出「驚濤駭浪的資本市場一定是弱肉強食者在操縱」,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而輔助「資本大鱷」們的「白手套」、中共官員也難以逃脫。

除了上述涉明天系的三人外,還有一個重量級人物傳被調查。在劉士余釋放信號的同一天,香港有媒體稱,中國保監會主席、中共中央委員項俊波已被內部調查,據說他所犯罪行「極為嚴重」,很可能在今年「兩會」前後被雙規。其極有可能與明天系也有關聯,因為明天系的業務涉及保監會、證監會和銀監會。其近日雖然現身闢謠,但誰能保證明天的項俊波不會出事呢?

可以肯定的一點是,肖建華所提供的內幕所引發的效應不僅限於此。有消息人士透露稱,習當局2017上半年重點清理金融界,果如此,那麼,不出所料的是,一場地震正在醞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