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趕去歡迎客人,一看,原來是婆羅門阿羅比丁。他深深地把頭低下來給他行禮,並開始大加奉承說:「您的貴體光臨了這個家門,這是我們的幸運到來了。您是我們的可敬的神,我們有甚麼臉見您呢?我們的臉已經丟盡了。不過有甚麼辦法?我兒子是一個倒楣的敗家子,要不為甚麼要迴避您呢?老天爺即使要使人斷子絕孫,也別給這樣的兒子!」

阿羅比丁說:「不,不,老兄,請別這麼說。」

老頭子詫異不解地說:「對這樣的兒子還能說甚麼?」

阿羅比丁用憐愛的口氣說:「世界上那些光宗耀祖的人中,又有多少人為了盡天職而能夠獻出自己的一切呢?」

接著阿羅比丁對溫希特爾說:「鹽務官先生,單純為了奉承你我沒有必要找這樣的麻煩。那天晚上你運用你的權力把我拘留了起來,但今天我自願來接受你的拘留了。我見過成千上萬的富翁和貴族,跟成千上萬的達官貴人打過交道,但是擊敗了我的卻是你。我把他們變成了我的或者說我的金錢的奴隸。你允許我向你提點要求嗎?」

溫希特爾原來見到阿羅比丁來的時候,也站起來迎接他了,但是帶有自尊的心情。他以為這位先生是羞辱他和故意氣他來了,所以也設有表示請他原諒,而且他對自己父親的那些阿諛奉承的話感到不能忍受。但是聽過婆羅門先生的話後,他心中的嫌隙全消了。

他抬頭用目光很快地掃了一下婆羅門先生,發現他流露出來的是善意。驕傲的心情在羞愧的心情面前屈服了,他難為情地說:「您這樣說,這是您的寬大為懷。我對您不禮貌的地方,請您原諒。當時我是受著天職的束縛,要不,我本來就是您的奴僕。現在您有甚麼吩咐?我一定俯首聽令!」

阿羅比丁用謙虛的調子說:「在河的渡口邊,你沒有接受我的請求,但是今天你得接受我的請求了!」

溫希特爾說:「我又配甚麼?不過有需要我為你效勞的地方,是不會出甚麼差錯的。」

阿羅比丁拿出了一張貼有印花稅票的文書,放到溫希特爾面前說:「請接受我的這個職務,在上面簽個字吧!我是婆羅門,只要你不解決這個問題,我是不會離開大門的。」

溫希特爾拿起那張文書一看,感激的眼淚就奪眶而出。婆羅門阿羅比丁委派他作為他全部財產的終身經理,除了年薪六千盧比以外,還補助日常的生活開支,出門有馬,居住有公館,免費配備僕役人等。他用顫抖的聲音說:「婆羅門先生,我沒有能力來稱頌您這樣的慷慨精神,也沒有能力接受這麼高的職位。」

阿羅比丁笑著說:「現在我就是需要一個沒有能力的人!」

溫希特爾認真地說:「我本來就是您的奴僕。對我來說,能夠為您這樣有聲望的高尚的人效勞是幸運的事。但是,我一沒有學問,二沒有智慧,而且也沒有彌補這些缺陷的經驗。這樣偉大的事業需要一個學識淵博的富有經驗的人才行。」

阿羅比丁從筆盒裏取出了筆,把它放在溫希特爾的手裏後說:「我希望的不是智慧,也不是經驗,也不是學識,更不是工作能力。對於這些有利條件的重要性,我已經有了認識了。現在我有幸而又有緣,得到了這樣一顆寶石,在它面前能力和學識都黯然失色了。請拿起筆,不要多考慮了,簽字吧!我請求上帝,讓他永遠使你成為河邊那一位不講情面、耿直、嚴厲,然而卻又是盡天職的鹽務官。」

溫希特爾的眼中充滿了熱淚,他那狹窄的心房裏容納不下這麼巨大的恩情。他再一次用他那虔誠和崇敬的目光看了看婆羅門先生,然後用他那發抖的手在委派他為經理的文書上簽了字。

阿羅比丁興奮地和他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一九一三年十二月(節錄完)◇

──節錄自《27個傻瓜》/柿子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