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夫婦二十年前競選時接受中共獻金案不了了之。近日媒體披露一名涉案的美籍華裔商人的訪談錄像,引起外界對相關事件的再次關注。

英國《每日郵報》近日報道,歷史學者大衛・韋德(David Wead)為著書《Game of Thorns》描述希拉莉2016年競選失敗及中共長期使用金錢來干預美國政治,取得一份美籍華裔商人鍾育瀚(Johnny Chung)的秘談錄像。

鍾育瀚涉入1994~1996年中共為干預美國總統競選而進行的政治獻金操作。鍾在錄像中談及,他在公開承認充當中共資助克林頓1996年競選連任的中間人之後,感覺到他的性命難保。

韋德在《Game of Thorns》一書中寫道,一名前任政府官員接觸到躲藏起來的鍾育瀚,並勸告他「把事情曝光會增加保命的機會」,因此鍾育瀚在友人的幫助下拍攝了這段「保命」錄影帶。

據報道,韋德說:「於是,在這位前官員的幫助下,鍾育瀚製作了一份慎密的錄像證詞,並將其秘密轉交給朋友和家人,以便日後在其一旦身亡時,向媒體披露(真相)。」

錄像中,訪問鍾育瀚的是一位加州軟件公司管理人員,名叫鮑勃・阿伯內西(Bob Abernethy),他和鍾育瀚在一家教堂中相識並成為朋友。

阿伯內西對《每日郵報》表示,鍾育瀚製作的這份錄像是他在出席國會聽證會之前的一個「保命符」。

阿伯內西說:「育瀚叫我做對他採訪錄像,原因是他想在可能時(一旦他身亡)公佈他知道的信息,以及希望這是一個『保命符』,他非常非常的擔憂自己的生命安全。」

鍾育瀚在錄影帶敘述,眾議院政府改革委員會(House Committee on Government Reform)的民主黨議員曾經致函他的律師,建議鍾育瀚引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出庭做供。鍾育瀚的律師指出,民主黨議員的這個要求「荒唐」,且帶有威脅意味,想讓鍾育瀚不做聲。

鍾育瀚表示,他知道克林頓競選資金的腐敗及中共在其中的操作,這些會遭致暗殺。

《每日郵報》說,九十年代中期,鍾育瀚定期與克林頓的主要下屬以及其他民主黨員見面。鍾育瀚注意到,那些人沒有一個質疑他這位無名小商人可以為他們奉獻那麼一大筆錢。

鍾育瀚在兩年期間拜訪白宮的次數共57次,但是有8次未被記錄。大多數情況是希拉莉或她的手下接見鍾育瀚。有一次,鍾育瀚親手交給希拉莉的幕僚長威廉斯(Maggie Williams)一張50,000美元支票。鍾育瀚曾幫助安排克林頓與一名中共軍方高官金主的會面。

鍾育瀚被調查期間,在洛杉磯的聯邦調查局一度為他提供24小時貼身保護。但在被安排出席大陪審團作證的前幾天,聯邦調查局突然撤消對其的保護措施,並要求鍾育瀚隻身一人從洛杉磯趕往華盛頓參加庭審。

1994年12月,在白宮的一個宴會上,鍾育翰、克林頓夫婦及另外兩名中國官員陳世增(Chen Shizeng,譯音)和何燁軍(He Yejun,譯音)。克林頓當時已捲入中共給民主黨競選活動募款的交易中。(法新社)
1994年12月,在白宮的一個宴會上,鍾育翰、克林頓夫婦及另外兩名中國官員陳世增(Chen Shizeng,譯音)和何燁軍(He Yejun,譯音)。克林頓當時已捲入中共給民主黨競選活動募款的交易中。(法新社)

於是,鍾育瀚致電司法部表達對自身安全的擔心,但是司法部官員回答「鍾先生,你的案子已結束。你是普通美國公民,如果感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你去撥打911。」這讓鍾育瀚越發感到其中的蹊蹺。

報道指出,對於鍾育瀚的案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曾要求法官給予重判。但法官拒絕,並質疑事件中為甚麼僅對鍾育瀚施以法律懲罰,而那些收受獻金的人卻被置身事外。

美國地方法官瑞勒(Manuel L. Real)說:「奇怪的是這位給錢者被判有罪,而收錢者卻完全沒事兒。」

瑞勒法官同時批評當時的司法部長雷諾(Janet Reno)沒有委任特別調查員,深入追究事件。

中共對美民主黨政要的政治獻金收買企圖由來以久。《華盛頓郵報》1997年報道﹐圖中曾出戰總統選舉的四位候選人,除了右二的愛德華茲(John Edwards)外,其餘皆被媒體揭發是中共收買的目標人物。(AFP/Getty Images)
中共對美民主黨政要的政治獻金收買企圖由來以久。《華盛頓郵報》1997年報道﹐圖中曾出戰總統選舉的四位候選人,除了右二的愛德華茲(John Edwards)外,其餘皆被媒體揭發是中共收買的目標人物。(AFP/Getty Images)

目前,鍾育瀚的下落不明。韋德說,現在無法找到鍾育瀚。鍾育瀚的朋友阿伯內西表示,可以理解為甚麼他擔心會被暗殺,「因為他的生命曾經三次受威脅,因此聯邦調查局施以保護⋯⋯」而且密切涉入克林頓與中共之間的交易的前商務部長羅納德・布朗(Ronald Harmon)之死,讓鍾育瀚非常害怕遭受同樣命運。

商務部長布朗1996年死於飛機墜毀事件。外界傳聞,布朗準備將公開自己所知的中共獻金情況。

美國參議院政府事務委員會(Senate Governmental Affairs Committee)曾於1997年公佈對前總統克林頓的募款醜聞調查報告,陳述中共實行秘密計劃,以「增加中共對美國政治的影響,並由駐美外交使館執行」。

報告指出,中共「透過資助選舉活動或其他手段影響美國的政策和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