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官員貪腐已達到前所未有的境地,其中前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聚斂錢財具有代表性,他通過房地產開發、礦權開採、職務晉升等方面斂財數億元。

2月23日,中共昆明市委原書記高勁松一審獲刑10年,他不僅受賄1190萬餘元,而且還向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妻子張慧清行賄200萬港元(折合人民幣166.163萬元),花錢買官。

至此,去年10月被判處死緩、受賄高達2.47億元、還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來源的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斂財的3種主要方法全部曝光,包括向為了升遷的官員、房地產開發商、礦權開採商,收受巨額賄賂。

高勁松升遷 白恩培妻子收錢

時任玉溪市市長高勁松,為了職務升遷,於2010年和2011年春節期間,先後兩次向白恩培妻子張慧清行賄200萬港元。

2012年12月,高勁松就升任曲靖市委書記,主政一方。

有報道稱,白恩培及其妻子張慧清被調查時,曾交代出多條受賄線索,牽扯多名現任官員。而雲南坊間則有消息稱,張慧清有一個小本子,記錄了所有送禮的人,「這個筆記本裏有高勁松」。

向開發商一次收1500萬元的賄賂

大陸媒體披露,向白恩培行賄的除想晉升的官員外,還有2類人,就是房地產開發商、開礦商人。

中紀委2016年10月發佈的反腐專題片《永遠在路上》中,不僅剛剛獲刑的白恩培出鏡,而且該片顯示,白恩培至少收受了兩個房地產開發項目的賄賂。

第一個大型房地產項目在騰衝,為了拿到這個項目,開發商向白恩培行賄數千萬元。第二個項目在昆明,開發商還出鏡接受了採訪。

為了拿到項目,昆明企業老闆找關係結識了白恩培的妻子張慧清。張慧清喜歡打牌,老闆就經常到白家陪著打牌,藉機拉近距離。關係越來越熟了,他順勢提出了拿地的想法,也順利地辦成了。

而張慧清也明確地向他提出了要求。該涉案人員說:「有一天就跟我講,我看中個手鐲,大概1000多萬,你去付一下。我說好,那就買,1500萬買了個手鐲。」

向劉漢賤賣礦產

中共雲南省政協原副主席楊維駿曾實名舉報白恩培,其中一條就是「與私商勾結,大肆賤賣國家寶貴礦藏資源」。他說,在白恩培等人的主持下,雲南許多寶貴礦藏資源如蘭坪鉛鋅礦、東川博卡金礦等都沒按市場規則進行交易。

以蘭坪鉛鋅礦為例,「價值5000億,讓四川私人老闆劉氏以10億就控股百分之六十。」

他所稱的四川私人老闆劉氏,就已被判處死刑並已被處決的劉漢。據《財經》報道,2003年1月24日,劉漢旗下的公司以1.53億元獲得51%的股權,入主潛在經濟價值過千億元的蘭坪鉛鋅礦,掌控了這個亞洲最大、全球第四大的超級礦區。

據《財經》稱,早在2000年,劉漢就結識了白恩培,成為其座上賓。劉漢給白恩培送過翡翠手鐲、鑽石、名表等禮品。有時候送完禮就開始打麻將,劉每次會帶10萬元左右,輸完錢才走。

劉漢被指是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家族 的「白手套」,據陸媒披露,白恩培曾向有關調查部門交代,為了蘭坪鉛鋅礦的順利交易,周永康曾親自致電他,希望照顧劉漢等人購買行為。

白恩培辦事 妻子收錢 表弟當管理員

白恩培說:「我在前邊辦事她在後邊收錢。有時還有意創造條件讓她打著我的旗號去搞權錢交易、接受賄賂。」

《白恩培案警示錄》說,白恩培不直接收受錢物,而是妻子張慧清當「收銀員」,由張的兩個表弟具體辦事,其中一個負責在商人和官員中居間協調,另一個管理資金和物品。

一個行賄人說:「他們實在是貪婪到了極點。」

分析:白恩培受賄僅是中共官員的一個縮影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白恩培利用權力受賄僅是中共官員的一個代表,中共早已經腐敗不堪;如落馬的「大老虎」: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前廣東省政協主席朱明國、前山西省人大副主任金道銘、前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等高級官員,都被官方指受賄上億元。

石實說,中共官方說白恩培受賄2.47億元、周永康受賄1.29億餘元,但外界質疑中共官方數字大大縮水。

中共政協委員、香港宣威集團董事長浦江直言:「(白恩培)家中查到37個億呀,外面才報1、2個億!」

而據路透社報道,周永康家族貪腐近1000億元。

郭伯雄、徐才厚則被傳分別受賄20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