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宇碩
退休前任香港城市大學政治學講座教授及當代中國研究計劃統籌人,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顧問。已出版的中、英文專著分別有三十多種。

法國總統選舉將於四、 五月分別舉行第一、 二輪投票。如果首輪投票有候選人取得過半數選票,就不用進行第二輪投票。如果沒有,得票最高的兩位候選人就進入第二輪投票。目前估計應該會有第二輪投票。

過去兩三年,歐洲飽受經濟增長放緩,大量難民湧入所困擾,以致民粹主義高漲,國民要求收緊移民政策,甚至退出歐盟。英國公投脫歐成功就是令人感到意外的結果。如果極右翼國民陣線的候選人勒龐贏得法國總統大選,很可能會舉行脫歐公投,形成歐盟解體和金融市場大波動的危機。

各方因而相當關注法國總統大選及其後九月的德國大選。法國的國民陣線對特朗普贏得美國總統大選頗為鼓舞,因為法國不少藍領工人對現時的社會左翼黨政府不滿,一些「鐵鏽地帶」失業率高企,他們要求法國獨善其身,把外國移民視為他們困境的源頭。

一般而言,法國政壇有左右翼之分,勒龐目前的民意支持度達到25%、26%,進入第二輪選舉的機會極高,能否贏得中間選民的支持取勝則頗成疑問,畢竟法國國民對其極右的立場有一定的保留。

另一位中間偏右的候選人菲永來自共和黨,本來民調處於優勢,因為選民對現任社會黨政府不滿。但近日受到醜聞困擾,被指聘用妻子作其議員助理白支薪,而其實並無承擔實際工作。能否擺脫醜聞困擾在第一輪選舉保住第二名次是其目前努力的方向。

左翼的社會黨由阿蒙掛帥參選,他在黨內初選擊敗前總理福斯,但阿蒙的立場過份左傾,左派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可能分薄其票源,因而選情不被看好。中間的獨立候選人麥克隆被視為黑馬,他沒有政黨支持而依賴其本身的組織「起動」。他的選情受惠於菲永的醜聞和社會黨內部的分歧。如果在第一輪選舉中取得次席,據目前的民意調查反映,可望在第二輪選舉中擊敗勒龐。

法德兩國今年的大選,為歐盟的前景注入不穩的因素。荷蘭三月亦會舉行大選,極右的政黨有一定的吸引力,意大利也可能今年舉行大選。在這樣的情況下,歐盟難以團結應對內外的挑戰。俄國似乎對法國的大選有所介入。2014年國民陣線為應付國會選舉,曾向俄資銀行貸款,菲永也表示如果當選,會考慮撤消對俄羅斯因入侵烏克蘭的制裁。另一方面,俄羅斯的媒體傾向批評麥克隆。

總體而言,西方國家經濟放緩,就業形勢嚴峻,民粹主義和保護主義抬頭。對高度依賴外貿的東亞地區,自然是經濟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