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

阿羅比丁所認為堅如磐石的依靠,看起來已經動搖了。他的自尊心以及富翁的身份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但是他到現在仍然相信金錢的威力……

阿羅比丁對他的經理說:「經理先生,拿出一千盧比的鈔票送給鹽務官先生吧,他現在正像餓急了的獅子呢!」

溫希特爾生氣地說:「別說一千盧比,十萬盧比也不可能使我離開正道!」

阿羅比丁心裏對他這種愚蠢而又頑固的責任心和非凡而又少見的捨棄精神很是惱恨。現在兩種力量在開始鬥爭,金錢跳躍式地開始了進攻,從一千到五千,從五千到一萬,從一萬到一萬五千,甚至從一萬五千到了兩萬。但是責任心卻以非凡的勇氣像高山一樣毫不動搖地獨自屹立在這龐大的數目面前。

阿羅比丁失望地說:「現在我不敢再加了,下面聽憑你吧!」

溫希特爾命令班長動手。伯德魯‧森赫心中一面咒罵鹽務官先生,一面向婆羅門阿羅比丁走去。婆羅門先生不知所措地退了幾步,他用非常可憐的口氣說:「先生,請看在老天爺的面上,開開恩吧!我打算出二萬五千盧比來解決這個問題。」

「這是不可能的事。」

「那三萬呢?」

「無論怎樣也不可能。」

「難道四萬盧比也不行嗎?」

「別說四萬盧比,就是四百萬盧比也不可能。伯德魯‧森赫,現在馬上把這個人拘留起來,我一個字也不願再聽了。」

責任心完全把金錢踩在腳下。阿羅比丁看見一個粗壯的人拿著手銬向他走來,他用失望而又痛苦的目光向周圍打量,接著他突然昏倒在地。

4

昨天晚上人們入睡了,但他們卻並沒有真正入睡。事情連夜傳開了。大清早,可以看到婦孺們都在傳誦昨晚的事件。不管碰到甚麼人,都可以聽到他在議論婆羅門先生的違法行為。

大家都譴責他,好像世界上從此不再有任何罪過。那些把水充當牛奶賣的養牛人,報假賬的官員,不買票坐火車旅行的先生,偽造文件的富商和銀行老闆,所有這一切人個個都神氣得像天神一樣。

當婆羅門阿羅比丁作為被告,手上戴著手銬,內心充滿痛苦和憤恨,羞愧地低著頭,隨同士兵們一起走向法庭的時候,全城都轟動了。也許人們在逛廟會時的目光也沒有這麼急切。法庭內外的陽台和牆上都站滿了人。

法庭上的人都在等待他的到來。婆羅門阿羅比丁是這密密麻麻像森林一般的人群中的雄獅。官員們是他的崇拜者,工作人員是他的勤務員,律師們一個個都俯首貼耳,至於聽差、僕役和門房,簡直都是他無代價的奴隸。一看到他,這些人從四面八方跑上去迎接他。

人們都感到奇怪,奇怪的不是阿羅比丁為甚麼竟幹出這樣的事來,奇怪的是他怎麼陷進了法網。一個擁有萬能的金錢的人,並且還是一個有無比雄辯的口才的人,為甚麼竟落入了法網呢?每一個人都對他表示同情。為了妥善地阻止這次對他的進攻,大批的律師都作好了準備。

在正義的戰場上,天職和金錢展開了殊死的鬥爭。

溫希特爾一聲不響地站著,他除了真理以外別無其它力量,除了毫不含糊的言詞以外別無其它武器,雖有證人,但由於貪財他們都動搖了。

甚至溫希特爾在正義這一問題上也感到有點站不住腳了。雖然這是伸張正義的法庭,但是法庭裏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偏袒對方。

偏袒和公正怎麼能調和起來呢?

凡是有偏袒的地方,在那裏不可能想像有公正的存在。案子很快就結束了。副縣長在自己的判決中寫道,控告婆羅門阿羅比丁所提出的證據是沒有根據的,也是令人迷惑不解的。他是一個非常有威望的人物,不可能設想他為了一點微不足道的好處會那樣冒險。雖然鹽務官溫希特爾沒有太多的過錯,但是非常令人遺憾的是,他的粗暴和缺乏理智使得一個好人不得不忍受折磨。我們高興的是他對自己的職責是小心謹慎的,但是由於對鹽務部門過份的忠誠卻損害了他的理智和頭腦,對此,以後他應該小心。

律師們聽了這個判決,高興得跳了起來。婆羅門阿羅比丁笑著從法庭裏出來時,他的親戚朋友散發了許多錢財,大表了慷慨之心。這種施捨的熱鬧場面甚至震撼了法庭。(待續)◇

──節錄自《27個傻瓜》/柿子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