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股市有「千億莊家」封號的肖建華,可說一人能抵十隻大鱷,只不過他主持的明天系在資本市場上興風作浪的巨大能量,顯然並非來自於他本身。

自從肖建華落網後,目前有關方面的起底文章並沒有往根上說,但整個報道氛圍仿佛又回到「周元根、周濱」的2014年,當時盛傳有所謂的二號專案與一號專案,前者代指周永康案,後者代指資格比周永康更大的大老虎曾慶紅家族。而當時作為一號專案的建檔大案,據悉就是市價上千億卻遭30多億賤賣的魯能案。

案發於2006年的山東大型國企魯能案,是曾慶紅家族被公開報道最多的腐敗案件,也是曾慶紅兒子曾偉與肖建華在影子收購方面最廣為人知的一次合作。

至於曾偉與肖建華的關係匪淺,之前一次被聚焦的時間,是2008年10月肖建華赴台灣進行南山人壽的投標案。當時肖建華轉往台灣市場,被認為是他在中國大陸涉及多宗炒股掏空案避走海外之餘,選擇台灣另起爐灶。但這應該僅是事實的一部份。

因為據台灣媒體報道,早在這之前,肖建華就開始來台尋覓不限於南山人壽的投資標的。報道還稱,對於與肖建華保持一定的關係,很多台灣企業界人士不諱言,就是衝著他與曾慶紅兒子曾偉的這一層淵源。

關於曾偉與台灣政商開始千絲萬縷的聯繫,可溯自2002年,通過江綿恆擔任董事的上海東方航空公司(下稱東航),當時幕後控股的曾偉,找上了一家台灣金控公司的執行長注資,就此打進台灣金融界與建立政商人脈。

所以在南山人壽這場台灣金融業有史以來金額最大的一樁購併案中,肖建華在台談合作時也是循曾偉在此地的金融人脈。因此台灣金融界都深知肖建華與曾偉的交情十分深厚。

不僅如此,在台灣媒體披露的一份配股名單中,隱身幕後的金主,除了江派要員李嵐清的兒子李聞雷,還有中港兩地的借殼大王、股市炒家,特別是深圳、北京國企,以及香港幾位知名大富豪們,有必要買肖建華的帳(為其出面)嗎?該篇報道引述一位人士的話說:「不要忘了,肖建華背後最大的支撐就是來自曾慶紅,而當年曾慶紅的責任分工,就是主管港澳兩大行政區,在香港人脈驚人。」

此外,據《大紀元》報道,曾慶紅在2003年主管港澳工作後,第一步是安排香港特首的人選,從董建華換上了曾蔭權。胡錦濤不察,當時未能表示異議。第二步力推CEPA政策,江澤民與曾慶紅兩家資金在中港台三地來去自如,也給江、曾家族境外洗錢開通了大門。2006年後,曾慶紅家族因為財富可以直接輸出到國外,下手也就「不再留情」,直接製造了山東魯能案,並將絕大部份財富洗到國外。

上述內容來自《曾慶紅夥同台灣頂級富豪及政要「玩政治」洗錢》一文,是大紀元於2012年5月時獨家推出的系列文章,揭露了江澤民、曾慶紅、薄熙來家族賣國洗錢的內幕。

而陸媒類似的披露,直到今年才出現。

外界注意到,在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矛頭直指「資本大鱷」的前一天,2月9日,財新網刊文《金融風險、資本大鱷與「肖建華現象」》。

文中說:金融亂像的背後,⋯⋯一批所謂的「資本大鱷」突破監管紅線,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實現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文章結語:有識者認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除了自身經濟結構、貨幣體系的因素,也與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行為密不可分」。

財新網被視為習王一方的代表媒體,上述報道既是發聲也是放風,或許建檔多年的「一號專案」已經展開實際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