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這場被認為是中共「文化大革命」輸出香港,觸發第一波移民潮的左派暴動事件,導致8個月內52人死亡,8千餘枚真假炸彈遍佈全港,商台主持林彬被活活燒死的恐怖慘劇,在上一代人心目中,仍歷歷在目;但50年後的今天,有關六七暴動的歷史資料「悄然失蹤」,官方只留21秒無聲的錄像,社會上甚至有「美化」六七暴動的趨勢,有左派人士更揚言要「平反」。

八八年開始拍攝記錄片的資深傳媒人羅恩惠,足跡從港臺電視部、九七前的亞視、加拿大新時代電視,再到TVB《星期日檔案》。2012年自掏腰包,籌資拍攝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窮其4年尋找六七暴動真相,除了大英資料館的解密檔案外,還訪問了大量的當年歷史見證人,填補了寶貴的歷史空白。

不過,紀錄片還未公映,已觸碰中共敏感底線。

香港國際電影節拒絕讓紀錄片入圍,理由是「聲、畫、圖像不合格」,但實情從審片負責人的說明已清楚;電影界前輩推斷即使入圍也是零宣傳。《消失的檔案》殺青至今,電影院不肯放映,放映場地難尋;類似的遭遇,她已見慣不怪。

「這段歷史是留給香港人,不屬於政權的──」羅恩惠堅持的動力,是不想歷史被歪曲。六七暴動,正是當年共產黨紅色恐怖時代的一個寫照。港人不能忘記,也不想忘記──

挖掘真相四年 難覓放映地

早在去年8月,旅台資深評論員林保華的臉書,曾大力推薦《消失的檔案》。說來奇特,這部紀錄片的「試播」是在台北,當時還在徵求意見過程中,香港還未有機會觀看。後來陸續看到本地媒體對導演的採訪,更激起記者的好奇心,而最終圓夢,卻是要到今年2月18日的香港記者協會舉辦的內部放映會。

漆黑中,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屏息靜心地看完了2個小時的紀錄片,心在滴血。同場觀看的還有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漫畫家尊子、時事評論員程翔等資深傳媒前輩,都抱著對紀錄片的同樣期盼。分享會後,年過半百的傳媒人爭相發言,紛紛表示希望有第二部、第三部紀錄片公映,因為這個歷史是屬於香港人的。

重組清華街姐弟被炸死

六七暴動,親共左派稱之為反英抗暴。但羅恩惠引述當年《明報》的社論《恐怖世界》稱,六七暴動,左派炸的不只是警察、警車,還有貝夫人健康院、茶樓等公眾活動場所。她提到,當年轟動一時,姐弟被炸死的北角清華街慘劇,這段歷史資料在現今很難找到。甚至有左派歪曲稱事件不可能發生,因為北角是左派居住地。但羅恩惠指,當時的炸彈無處不在。

圖片來源:《消失的檔案》Facebook
圖片來源:《消失的檔案》Facebook

圖片來源:《消失的檔案》Facebook
圖片來源:《消失的檔案》Facebook

記者協會主席岑倚蘭是《消失的檔案》見證人之一。當年只有9歲的她,兄弟姐妹合共9人,同住北角清華街。那條狹窄的街道,曾是兒時快樂的天堂,但沒想到鄰居7歲和5歲小姊弟,因為拾起左派暴徒埋下的「土製菠蘿」,遭炸到肚破腸流、死狀極慘;至今岑倚蘭回憶起來,仍眼中含淚。

發起暴動的共產黨「鬥委會」第一時間承認是他們指揮暴徒活活燒死商台主持林彬。(互聯網圖片)
發起暴動的共產黨「鬥委會」第一時間承認是他們指揮暴徒活活燒死商台主持林彬。(互聯網圖片)

鬥委會播暴行 指揮燒林彬

37歲的年輕商台主持林彬,因為在電台節目中抨擊左派「暴徒」,當年8月和堂弟在私家車裏,遭兩名狂徒潑汽油活活燒死;而數份左派報紙出快訊,齊齊「慶功」,發起暴動的「鬥委會」(港九各界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第一時間承認是他們指揮暴行,行徑和今天ISIS如出一轍。

羅恩惠採訪到想要救林彬的廣華醫院醫生外甥女,提起當年火燒慘劇,形容全香港人都恐懼,以致她至今不願走上文福道。

雖然放映會現場偶爾傳出笑聲,比如看到左派電影《青春之歌》,漂亮女主角嚮往當上「共產黨人」,深情地說:「如果我是,那我將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坐在記者身旁的年輕記者們笑作一團,為當年人手一本《毛語錄》的瘋狂時代,感到不可思議;但更多的是,血腥的暴行、炸彈狂潮,真實的歷史片段,勾起香港人拒共的共鳴。

當年左報均大字標題高度讚揚左派人士暴力殺人事件。(互聯網圖片)
當年左報均大字標題高度讚揚左派人士暴力殺人事件。(互聯網圖片)

左報高度讚揚炸彈殺人

「這是一個紅色恐怖主義萬歲的時代。」羅恩惠以《墓碑》作者楊繼繩的精神自勉,孜孜不倦地重構六七暴動真相。很多珍貴資料、相片等,還未全在紀錄片中展示。

有一個情景,她提起來仍痛苦:「有一些傷者中了炸彈,在旁邊醫治的時候,救傷隊給他們包紮,然後(左派)炸彈隊會再將一個炸彈扔向傷者。我刻意不擺在(紀錄片)裏面,我覺得可能已經夠了。」

「炸彈放的方法,包括對一些公共交通工具的司機,更加有收工的巴士,嚇他們的司機。」羅恩惠稱,當時左派報紙更高度讚揚殺人手法。「當時的左報在炸彈以後,就是高度讚揚『有毛澤東思想戰無不勝』,在各區都是『飽嚐大餐』,還有一個特點是讀者來信比社論還權威,說有讀者來講一些事件,有多重要,多真實,這是他們一貫的(欺騙)做法。」

阻軍火運港前高官被批鬥

紀錄片最珍貴的地方之一,是找到吳荻舟女兒吳輝接受訪問,並透過吳荻舟的《六七筆記》,還原暴動真相。吳荻舟曾任香港《文匯報》社長、中共國務院外事辦港澳組副組長,暴動期間是周恩來手下,負責與香港鬥委會聯絡的「群眾鬥爭組組長」。

當年有人以華潤公司名義訂購700打(8,400柄)甘蔗刀,刀已到深圳。吳輝在片中說:「刀好長,可以揮動的。群眾已經在失控狀態,事隔幾十年,四十幾年仍然驚心動魄,好血腥。」另外,也有人稱中共中央指示,把招商局屬下一艘載了槍火的船駛來香港,幸虧被吳荻舟及時阻止。

但吳荻舟因為遏止文革暴力蔓延香港,在大陸以國民黨特務等名義被批鬥,一家八口下放8個不同省巿,二子不堪被批鬥自殺身亡。當年只有13歲的吳輝,憶及文革對她影響,只言當時極少說話,唯一方法就是笑,但心裏卻絕望及無助,「我甚至不知道我爸爸是好人還是壞人。」

中共擬透過暴動收回香港

香港六七暴動前半年,澳門在1966年12月發生12.3暴動事件,澳葡政府最終向左派勢力屈服,同意除涉及葡人和土生葡人利益事項外,親中共勢力全面控制澳門社會。當時有共產黨人以為可以在香港複製相同事件及結果,期待中共掌控香港。

紀錄片一開始就訪問澳門知情人士,指1966年澳門的12.3事件後,當時香港中共地下黨已積極部署不斷派員到澳門學習取經。紀錄片還採訪學友社前主席梁慕嫻,談及中共地下黨如何在香港發展共產黨員,如何為他們洗腦,六七暴動的參與者不少均是地下黨員。

按文獻所載,六七暴動期間,中共權力核心曾計劃收回香港。1967年7月上旬,毛澤東在北戴河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一致通過中央文革小組決議,包括從海、陸、空進軍收回香港,並限英國於9月15日前把香港政權交給大陸。原港澳辦公室主任魯平受訪時曾說:「當時廣州軍區司令員黃永勝打算派解放軍衝到香港,但周恩來獲悉後連夜制止。」

前高官筆記揭周恩來知情

分享會上,傳媒人劉細良問及中共及周恩來在六七暴動中的角色。雖然很多報道說周反對六七暴動,但羅恩惠從吳荻舟的筆記中,認定周恩來是知情的,而且角色很關鍵。「一開始,周恩來叫大家不要迫中央上馬,到後面是另外一回事。周恩來全面知情,重大的事件是由他下指示。」

程翔:警惕共產黨篡改歷史滅污名

時事評論員程翔表示,這部紀錄片是新聞界送給香港的一份禮物。現實意義在於要抗衡社會篡改歷史的潮流。以2000年六七暴動負責人楊光得到時任特首董建華頒發大紫荊勳章,而抗拒暴動的商台老闆何佐芝只獲頒低一等的金紫荊勳章為例,程翔說:「這一點大家看到由特區政府開始慢慢洗刷(共產黨)歷史的污跡。」

另外,2006年,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黃定光、陳鑑林公開否認林彬的死是左派所為,以及2015年,警務處網頁刪改六七暴動史,包括鬥委會、恐怖主義、共產黨民兵等字眼全消失,均令社會譁然。

程翔表示,六七暴動的本質是中共權力鬥爭波及香港,希望香港不要歷史重演。另外,他指中共港澳工委60年來三大左傾錯誤,應總結產生左傾錯誤的機制,期望左派擁抱香港的核心價值,儘量融入主流社會。

有教師希望社會廣泛報道,可以讓他們將六七暴動真相帶入課堂。亦有80後年輕人坦言不知道六七暴動。◇

六七暴動

圖為六七暴動期間,拆彈人員正在拆「土製菠蘿」,大批市民圍觀。
圖為六七暴動期間,拆彈人員正在拆「土製菠蘿」,大批市民圍觀。
 

六七暴動,亦稱六七左派工會暴動、香港五月風暴,1967年5月6日於香港爆發。香港親共的左派在中共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下,展開以對抗港英政府為名,奪取政權、傷害無辜市民為實的暴動。5月16日,左派成立港九各界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工聯會楊光任主任委員,成員包括《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前工聯會會長李澤添、前人大代表吳康民等。 

事件由新蒲崗香港人造花廠發生勞資糾紛,防暴隊前往調停時與工人衝突,最初的罷工、示威,發展至後期的暗殺,放置炸彈的暴亂,東九龍宵禁。 

六七暴動期間,英軍7月搜查多間工會,有人引爆土製炸彈,鬥委會呼籲「武裝起來」,拿起武器「懲罰港英」,其後發生連串爆炸事件。期間,香港共發現8,074個懷疑炸彈,以及1,167個真炸彈。結果51人在暴動中死亡,另外超過8百人受傷。

六七暴動是香港發展的分水嶺,令香港人對共產黨政權失去信心,亦促使港英政府改善施政。暴動平息後,香港的親共左派組織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壞,不少地下組織在事件中曝光,有部份人被遣返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