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主席耶倫於2月14-15日到國會作證時稱「加息等待太久是不智的」,美元指數聞訊一度由2月3日的99.2漲到101.74,但曾說「美元太強」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6日召開首場個人新聞發佈會後,該指數卻回跌至100.47,耶倫和特朗普的言論對美元的走向正出現一場拔河般的較勁。

耶倫和副主席費雪預計將在2018年結束任期,市場多預期特朗普會換上新的人馬,加上2017年有3位聯儲局行長更替,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實質影響力正不斷攀升,美聯儲的改組已箭在弦上。

政府新任首長主導改組央行的組織人事,在全球並非沒有先例。日本安倍首相2012年二度上台時,保守的日銀行長白川方明也被主張積極寬鬆的黑田東彥所取代,從而開啟知名的「安倍經濟學」。

近期美元的衝高乏力,或許顯示在特朗普強勢領導下,市場預期耶倫主政下的美聯儲可能更難「言出必行」。如同去年一樣,美聯儲官員年初聲稱當年要加息四次,結果只在年底加息一次。今年,美聯儲官員預計會加息三次,但市場只預期會加息兩次。

特別是近幾日美國公佈的經濟「硬數據」都相當理想,理論上加息的預期將更加濃厚,但美元匯率卻無法乘勢締造新高,已顯示出情況反常。

例如,美國申請首次失業救濟的人數已連續5周低於24萬人,為1973年12月以來新低水平;1月的新增就業達22.7萬人,優於預期的18萬人;1月零售銷售增長0.4%,高於預期的0.1%;新屋開工也增長2.6%;費城2月製造業指數攀抵43.3,創1984年初以來高;密歇根大學消費者信心指數年增7.1%至98.5,也創下2004年1月以來新高。

一般而言,美國這些亮麗的經濟數據都會激勵美元升值,也會讓市場擔心加息腳步加快,誠如耶倫常說的「按照數據做決策」(data depedent),在此時的經濟氛圍下加息應已毫無懸念,否則將來的通脹將一發不可收拾。今年1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已同比上漲2.5%,創5年最大升幅。

儘管美聯儲的加息應已勢在必行,但市場似乎出現另外的反應。根據美林證券調查,41%的華爾街專家認為美元已是市場目前最擁擠的交易,配合美元近幾年漲幅高達25%以上,以及特朗普不願讓美元太強,美國政府4月又要公佈外匯操縱報告,這些因素或許正導致美元近期走勢該漲而不漲的奇特現象,讓人有些霧裏看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