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參加梵蒂岡有關反器官販賣的會議,引發各界強烈的關注。外界注意到,大陸媒體在梵蒂岡會議期間,就肝移植論文被取消一事對黃潔夫的採訪報道全部被刪除。而中共喉舌人民網對黃潔夫參加梵蒂岡會議只低調報道。熟悉中共體制和大陸局勢的一些專家認為,這涉及中共活摘器官這個敏感問題,以及背後的高層博弈。

自曝器官移植資料混亂

黃潔夫在梵蒂岡參加會議期間,大陸澎湃網就國際期刊《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了去年9月發表的來自中國的器官移植論文一事,對其進行了採訪。

該論文是由大陸工程院士、器官移植專家鄭樹森,以及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醫生嚴盛所寫。該論文的研究物件為564個(實際有效563個)在浙一醫院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的案例,時間跨度為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論文還稱,這些肝臟器官來自捐獻。

黃潔夫在採訪中,罕見稱「這篇文章報道的資料是失實的」,並說:「2011年~2014年我們公民捐獻的肝臟器官是1,910例,浙一醫院是166例。文章中說進行了564例,那肯定是不對的。」

上述報道被媒體轉載後不久,澎湃新聞、鳳凰網等媒體的相關報道先後被刪除。熟悉中共體制和大陸局勢的一些專家認為,正因為此篇報道無意中自曝器官移植資料混亂不堪,以及讓外界窺到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一角,因此文章在網上存活不到一天,就被全面刪除。

澳洲醫療倫理學者溫蒂‧羅傑斯舉報中國工程院院士鄭樹森等人疑似使用死囚器官做研究,並使其論文被撤並被終身禁稿。她向美國之音表示:「在西方國家,得到564例肝移植手術所需的肝臟,你需要1,800多名捐獻者。我知道,那段時間全中國只有2千多名捐獻者。在我看來,這一家醫院不太可能接觸到全中國絕大多數的捐獻者,因此我對雜誌編輯說,我很懷疑這些器官來自死刑犯。」

糾正564例的背後隱秘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表示,作為學術性的論文來講,相對比較嚴謹的,需要提供一些出處的。這564例的數字相對黃潔夫的話來講應該真實一些。

他還表示:「如果按這個資料來看,全中國有上千所的醫院做器官移植的話,那總數就相當驚人了。中共官方肯定是不希望這個資料對外透露的,所以黃潔夫要去糾正這個資料,事實上是欲蓋彌彰。」

原大陸醫學研究機構的羅女士認為,中共器官來源一直遭到外界的強烈質疑,美國國會去年6月13日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在這樣強力國際輿論下,該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向國際期刊雜誌投稿的研究論文,為避免遭到外界懷疑,4年半的器官移植資料最有可能少寫,不可能多寫。

紅二代羅宇向本報記者表示,黃潔夫說浙大一院166例,論文報告說是546例,這裏面肯定是在造假。黃潔夫想掩蓋鄭樹森論文中的漏洞,又暴露出另外的漏洞,中共此前曾經向外宣稱,每年的器官移植大概是1萬左右。

羅宇強調:「不管哪一個資料,他們都無法說明器官來源,都是反人類罪,已讓國際社會對中共非常抵制。但梵蒂岡這次邀請黃潔夫去參加會議發言,是為虎作倀,是應該受到國際社會譴責的。」

官媒罕見低調的背後

黃潔夫被指是直接參與強摘器官的劊子手,其參加梵蒂岡的「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備受國際輿論譴責。在此情況下,中共最大喉舌之一的人民網轉載了名不經傳的《健康報》消息,非常低調地報道了這個新聞。

2月7日,中共交部發言人陸慷也在新聞發佈會上撇清稱,黃潔夫赴梵蒂岡,與中、梵雙邊關係「無關」。

紅二代羅宇向本報記者表示:「黃潔夫參加的會議的題目,在國內是比較尷尬的話題。無論是美國國會還是歐盟議會都發表了譴責中共的聲明,那麼北京也沒有辦法回應這樣的聲明,不願意在這樣的話題上有太多的討論。我在給習近平的最新公開信中說:『如果繼續允許反人類的殺人犯黃潔夫在國際上招搖撞騙,是給自己臉上抹黑。』可能習近平不想給自己臉上抹太多的黑,所以就這樣低調對付了。」

羅宇表示,黃潔夫涉足活摘器官,在國際上是一個非常不光采的人,所以習近平當局是不想在國際上給他捧場。但也沒有將他當成殺人犯,就是敷衍,不給他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