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底被列為一級歷史建築的辛亥革命基地、屯門青山紅樓上周傳出將被清拆。昨日有關注團體到青山紅樓集會,反對紅樓新業主清拆紅樓,質疑大陸新業主有政治目的,認為必須保留此政治空間,又要求政府做好保育。

保育紅樓中山公園聯席會議昨日下午在紅樓所在的中山公園,舉行「萬眾同心護紅樓」行動,有數百人出席。組織召集人麥業成表示,紅樓是當年孫中山先生推動革命之地,具歷史價值,要求政府將紅樓列為法定古蹟,「現在雖然是一級古蹟,業主仍可隨便拆了它,所以有必要列為暫定法定古蹟,令它可以避免被拆。」他又指現時紅樓有20多戶住戶,批評業主要求住戶在一星期內搬遷,又稱要截水截電,無視香港的法治。

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紅樓所在的土地(DD300 lot36)原來由李兆堃持有,於去年11月轉手至一間新成立的睿麗有限公司(董事為大陸人肖俊峯)。麥業成擔憂有政治目的:「因為這塊地不可以做任何發展,做農地也無甚價值。我們擔心業主是否另有目的,例如政治目的,令香港市民和中華民族有很大損失,國父在香港的遺跡突然消失。」

議員促政府介入保育

多位立法會議員也到場聲援和表示關注。民主黨議員尹兆堅上周到場視察,他已聯絡發展局,要求發展局局長馬紹祥宣佈為紅樓暫定古蹟,並將在本周三立法會中,就此事提出緊急質詢。他也質疑事件有政治目的:「只是賣500萬,我相信我們香港人一日眾籌也能籌得這數目,我覺得事件不簡單,這塊地並無迫切發展用途,也不是住宅範圍,我估計是有政治目的。」他並以早年景賢里為例,當年政府及時叫停業主清拆,批評今次政府「慢幾拍」。

最早披露事件的朱凱迪議員強調,紅樓不僅是歷史建築,更重要是代表港人政治自由的空間,要求馬紹祥立即將紅樓列作法定古蹟:「私人業權是由紅樓一直至紀念碑,我們要有一個保育方案,要包括紅樓和整個中山公園,才能反映真實的辛亥革命至今沒間斷的,在這兒的政治活動。」

支聯會秘書長李卓人對紅樓將被清拆感到憤怒,強調該處是革命聖地,是香港歷史重要的一部份,「特區政府說(中國)歷史要獨立成科,要講歷史怎能容許這裏因不是法定古蹟而面臨被拆?這裏代表香港人革命的歷史,香港在推翻專制的革命地位,這革命地位不純粹是一個歷史的集體回憶,更重要是提醒我們香港人,我們是有革命傳統。我們要傳承革命傳統,就是繼續爭取香港人、中國人民主自由,這才對得起孫中山,所以我們今日要保留紅樓作法定古蹟,讓更多香港學生來這兒討論香港的革命傳統。」

有居港的台灣人專程過來,打算與其他台灣商人集資買回土地。港澳台商慈善基金會主席張佐民表示自己在港居住28年,來過紅樓4次,他強調此處是國父孫中山革命思想啟蒙之地,是教育下一代的歷史古蹟,「去年12月12日孫中山先生紀念日,我們在會展舉行孫中山先生紀念大會。我感到我們政府對於復興中華文化,對我們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歷史很重視,結果今天這地賣掉,還要拆我們的集體記憶,這在於我個人,我認為台灣人或香港人都不容許這樣做。」

大陸業主上星期開始拆卸紅樓外的圍牆,部份粉紅色牆身碎片散落在地下,政府指清拆工程未得到許可,屬於非法。(蔡雯文/大紀元)
大陸業主上星期開始拆卸紅樓外的圍牆,部份粉紅色牆身碎片散落在地下,政府指清拆工程未得到許可,屬於非法。(蔡雯文/大紀元)

清拆未獲地政總署許可

大陸業主上星期開始拆卸紅樓外的圍牆,部份粉紅色牆身碎片散落在地下,屋宇署已在紅樓牆上貼通告,指清拆工程未得到地政總署許可,屬於非法,呼籲立即停止,並視乎進展作出執法行動。新業主原本要求租戶最遲昨日遷出,但租戶稱業主暫時未有行動,他們會留在原地,直至業主提出安置方案。

發展局局長馬紹祥昨晨出發前往北京時表示,暫未收到業主打算對紅樓進行改建或拆卸的申請,他指,2009年將紅樓列為一級歷史建築,會與業主商討如何保留紅樓,有需要時會將它列為暫定古蹟,會盡能力去保留。又強調政府關心紅樓附近的清拆圍牆工程,按照《建築物條例》,業主若有清拆或改建計劃,需事先得到建築事務監督的批准才能動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