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警方19日下午舉行記者會,交代金正男日前在吉隆坡機場被暗殺一案的最新進展。警方指,暫未確定金正男死因,現正追緝4名懷疑涉案的北韓人。案中最新落網的北韓籍疑犯李鐘哲(RI JONG CHOL),身份十分特殊。據報,他是一名製藥專家,並曾接觸過馬來西亞某大使館官員。大馬警方不排除殺死金正男的毒液,是由李鐘哲製造。

大馬全國副總警長諾拉昔(Noor Rashid Ibrahim)講解案情時表示,事發時,金正男在機場被女子擦拭液體後即感到頭暈,在送院途中不治。諾拉昔指,經驗屍後,暫未能確定金正男的死因,有待病理學和毒物學檢測。警方表示,未收到驗屍報告,正等候毒理檢驗結果,又表示正聯絡死者家屬,日後移交遺體時,需要直系家屬在場。

法新社首爾19日電,南韓統一部表示,根據目前知道的證據,相信北韓政府「是此案的幕後主謀」,形容事件慘無人道,令人擔憂。

大馬警續追捕4北韓人

諾拉昔又表示,早前被捕的2男2女會被扣查7日,警方另正追緝4名皆為男性北韓人,年齡在33歲到57歲間。4人在金正男13日遇害當日已離境。其中一人身份已確定,是一名30歲的北韓籍男性。

據報道,大馬警方在15、16日先後逮捕涉嫌以毒素毒死金正男的持越南護照的女子段氏香(Doan Thi Huong)及印尼女子席蒂艾沙(Siti Aishah)。警方同時逮捕據信是席蒂艾沙的馬來西亞籍男友賈拉魯丁(Muhammad Farid bin Jalaluddin)。第4名疑犯李鐘哲於17日被捕。李鐘哲現年47歲,被捕時持有北韓護照。

製藥專家 提供毒藥給同黨

據馬來西亞《中國報》2月19日報道,疑犯李鐘哲在該國一家製造抗癌保健藥品公司任職,相信是資深藥劑師兼製藥專家,對毒理和毒素有非常深的了解。據悉,其曾接觸過大馬某大使館官員。其工作的公司獲香港一間集團授權代理抗癌系列藥品。

報道稱,一般相信是他提供毒藥給同黨,再由後者轉交給女疑犯行刺金正男。警方目前正調查其背景,包括他曾接觸的人,也會到他任職的公司搜查,以鑑定金正男所中的毒是否由他提供。

報道說,北韓疑犯在暗殺金正男當天扮演跑腿和司機的角色,負責視察環境、載送和施援。警方逮捕李鐘哲時,並未起獲任何與此案有關的直接證據,也沒發現任何毒藥。

李鐘哲曾留學印度,不但是醫科學生,還曾在大學期間額外選修化學。其畢業後到大馬,在一家擁有41年歷史的企業公司任職。其持有合法工作證,即將於今年6月6日到期。

報道說,不排除李鐘哲因為擁有化學和醫學的專業知識,因此被特工組織看上;他在藥品公司任職,相信是為了掩人耳目,直至在收到特別「任務」時,才會更換身份。

根據南韓《東亞日報》報道,李鐘哲在平壤出生,隸屬北韓偵察總局或國家保衛省特工。據了解,疑犯之前曾在金日成綜合大學就讀,據稱所有能入讀該校的學生都是北韓精英份子。

據了解,4名主謀大約在1年前已策劃行刺金正男,了解他的旅行模式,包括他近年常飛往的幾個國家或地區,如澳門、新加坡和馬來西亞。

據大馬媒體報道,警方相信,刺殺金正男的6人是由一組受僱殺手所組成的臨時組合。這些人極可能曾經接受訓練,但並不直接隸屬任何情報單位。他們沒有任務在身的時候,像一般人般生活,一旦接獲指示,就會被激活。

金正男生前最後一句話

根據《馬來西亞星報》(The Star)報道,金正男遭行刺後,前往機場櫃檯尋求幫助,他露出痛苦的表情用英語說道:「好痛苦,非常痛苦,我被噴灑液體。」(Very painful, very painful, I was sprayedliquid)櫃檯人員趕緊將他送往機場三樓的診所,但金正男已經說不出話只能呻吟,隨後失去意識,醫生認為情況嚴重將他轉往醫院,但到院前金正男已經死亡。

圍繞毒殺金正男的毒劑,眾說紛紜。日本放送協會(NHK)2月16日引述南韓政府多名相關人士的話推斷,從金正男遺體的情況看來,他可能是被神經毒劑VX殺害。這是繼蓖麻毒素、河豚毒素、山埃(氰化鈉)之後,針對毒劑的第4種猜測。

目前,有關金正男之死眾說紛紜。在各種猜測中,「金正恩派殺手刺殺金正男」一說佔主導地位。此說法認為,金正恩殺害金正男,是因為後者計劃在海外組建一個聯合脫北者的流亡政府;或者是因為中共在秘密準備,一旦金正恩有所不測,就立刻擁立金正男上位,金正恩得知這一計劃之後怒不可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