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Fotolia

我特別在2015年夏天回到奧特歐陸克,為的就是想上喀日山。但惱人的是,我找到的四個行程的交通工具,都是吉普車。一向不喜歡吉普車,可是別無選擇,先預付兩天的行程試試。

原來山路是沒有鋪柏油的原始道路,怪不得非吉普車不可。

結果,兩天裏,車子在石子路上劇烈的顛簸,沒遮掩的車體讓我在飛揚的塵土中活像個出土的「兵馬俑」!我從頭到腳,鞋子和背包全部遭到塵土侵襲﹗好在,有隨身攜帶塑膠袋的習慣,可以套住相機,要不然連個紀錄都沒有。

受夠了「塵土之旅」後,我選擇了小巴士的瀑布一日行程。

行程中,我比較喜歡位於也是國家公園內的哈山波烏度(Hasanboğuldu)的舒吐凡瀑布(Sutuven Şelalesi),很像台北早期的內雙溪。雖然入口處有餐廳,但是看到本地人在水上(擺上連接的桌椅)野餐,邊吃著美食,腳邊踩著冰涼的泉水,羨煞我這觀光客。

另一個莫勒瀑布(Mıhlı Şelalesi)人潮很多,有人在野餐後以清潔劑洗滌餐具,毫不在意污染溪水。

結束瀑布行程後,繼續前往石造老屋的阿達村(Adatepe Koyu),走上宙斯的祭壇(Zeus Altarı),海灣就在山腳下,美景一覽無遺。 

*        *        *

離奧特歐陸克2公里的「安湯朵斯」(Antandros)就位於海邊的喀日山南麓,馬路旁有簡單的立牌,入口處有類似售票亭卻沒人看管。我順著橄欖樹林裏的小路往前行,沒多久聽到狗吠聲和守衛制止的聲音。

來到山丘的遺址,這個遺址於2001年開始挖掘。第二次造訪時正值夏季考古挖掘工作進行中,幸運地遇見了主要的負責人丹尼斯(Deniz)老師,並且得到他熱心的導覽和解釋。

「安湯朵斯」在古代是非常重要、有名的造船廠。伊達山盛產木材,根據出土的硬幣證明:造船用的木材貿易非常蓬勃。海港出口伊達山的木材可追溯至特洛伊戰爭時期。

現今出土的是西元四世紀的羅馬別墅,又稱「高地房子」,有十四間房間、浴室、廁所、排水系統。有的房間和外面的走廊鋪有美麗的馬賽克、大理石,屋內牆壁有壁畫和鑲嵌大理石;接待客人的第一個房間地上的馬賽克保存得最好,圖案中間的兩隻鳥源自喀日山。壁畫上的女士拿著水果目視著中央的客人等著伺候,似乎是主人要展現其富有的程度。

另一端的廁所至少可供兩個人同時使用,從下水道的分佈可推測這裏住的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富有的家族。基督教時期這裏曾經是主教轄區,直到六、七世紀,因阿拉伯人的入侵而棄守。

丹尼斯指著變色的地板說:這是之前已經出土但未加遮蓋保護。他感嘆著:其實古蹟有時晚點出土或許較好,未來的人或許更聰明,更能解謎! 

*        *        *

離開「別墅」,往奧特歐陸克方向前行不到一公里,有個佈滿各種墳墓的大墓地,這是愛琴海岸最大的墓地。當時被發現是因為挖掘「夏屋」的地基而出土。

大墓地始於西元前七世紀,大部份挖掘出來的雙耳瓶裏面是嬰兒的陪葬玩具。那時,成人都是以火葬處理。古希臘使用的火葬,直到西元五世紀時因為人們逐漸使用石棺,火葬才漸漸式微。

石棺內裝陪葬品成為一項傳統,和陶瓦棺有很大的不同,四世紀時,陪葬品是放在腳尾,五世紀時則放在不同的地方。

2015年7月我三度造訪,兩個兩千多年前的巨大陶瓦棺剛好新出土,工作人員興奮地聚集觀看。一般考古工作只能在夏天的暑假進行,那炎炎烈日和漫天飛舞的塵土都考驗著考古學者的耐力,因為絕對不能使用大型機器,必須小心翼翼地慢慢挖掘,耗時多年整理後才能公諸於世,這些學者的堅持和精神實在令人敬佩!◇(待續)

——節錄自《土耳其是一種癮》/皇冠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