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北韓獨裁者金正恩在倉促接班不久、政權還沒有穩固的時候,就傳出曾策劃暗殺同父異母的哥哥金正男。雖然這五年來,流亡中金正男鮮少談論政治,過著「狡兔三窟」、小心翼翼的生活,甚至完全斷絕了和曾經無話不談的日本記者友人的來往,但最終難逃厄運、慘死吉隆坡。

這位記者友人,就是在金正男遭遇第一次暗殺的同一年,出版了《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一書的日本《東京新聞》編委五味洋治(Yoji Gomi)。因為這本書,五味洋治在2012年初一夜成名,五年後,金正男遇刺身亡,媒體再次爭相採訪他,外界也因此了解到金氏家族和金正男不為人知的一面。

據港媒報道,五味洋治根據7年間與金正男互通的150多封郵件,進行過的三次見面、兩次長時間對談,寫成這本專著,搶在金正日葬儀結束後不到一個月的2012年1月下旬出版,立即在海內外引發強烈關注,被稱為是近年來解讀北韓及其當權者的重要依據。

金正男:專著出版時機不恰當

五味洋治在媒體訪談中說,雖然金正男認為當時時局敏感,出書時機尚早,但五味的看法相反。他的理由是:「北韓世代交替正是金正男人身最不安全的時候,也是最應該傳遞意見的時候,儘快出版該書,讓其備受世界矚目,這樣誰也難以害他。」

書的出版,的確讓各方都獲得了極大的關注,但終結了金正男和五味長達七、八年的聯繫,五味說:「聽說他已經讀過了,認為書的出版時機不是很恰當,但是對書的內容是認可的。」

在書中,金正男說,「不搞改革開放,(北韓)經濟顯然會垮掉,但搞了改革,又會讓北韓政權陷入瓦解危機」,他認為,「北韓會在改革開放還是守住政權中難以取舍,任時間流逝。」

金正男還說,「北韓非常不穩定。我父親是在軍隊支持下統治北韓,不過軍隊的力量已經變得非常強大。如果最終繼承失敗,軍隊必定會實際掌權。」

金正男認為,金正恩只是個象徵性人物,實權可能由現有的輔政者掌控。據他預測,既有勢力之間很可能會展開權力鬥爭。

現在看來,書中沒有點明的是,金正男低估了自己的從未謀面的弟弟,在共產政權的權力鬥爭中,為了維持專制獨裁而無所不用其極的嗜血凶殘程度。

「放浪公子」狡兔三窟

金正男於2001年5月偽造護照非法入境日本,繼而被日本政府遣返北京之後,他給外界的印象就是一個「酷愛名牌」、「海外四處遊玩」的「放浪公子」形象。五味洋治認為,這是金正男為了消除弟弟的疑慮,多多少少有「表演」的成分。

他認為,在金正日掌握絕對權力的北韓,金正男恐怕是唯一大膽向金正日直言不諱的人。金正男從少年時代即接觸西方社會,精通英語、俄語、法語,懂一點日語和漢語,對北韓體制存在的問題認識清醒,是北韓為數極少的開明派。

但2012年之後,金正男不再公開發表政見。

日前,南韓媒體採訪了和金正男經常來往的澳門韓僑,稱他從不談論政治,反而是樂於和朋友間討論韓劇,甚至會像大媽一樣邊看邊流淚。韓僑說:金正男的英文名字是John。韓裔人士們也這樣叫他。他似乎是故意樂觀,應該是不想表現出懦弱的一面。張成澤(金正男姑父,被金正恩殘忍處死)死後,他也從未唉聲嘆氣。

該名韓僑同時透露,金正男在澳門有多棟別墅,一旦住處曝光,就會搬到他處居住。金正男曾說自己在2015年返回北韓,但沒說回去做甚麼,也從沒聽過他談到弟弟金正恩。

五味:金正恩「核訛詐」行不通了

五味洋治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表示,他得知金正男死訊後感到非常驚訝與惋惜。金正男曾主張北韓應逐漸改革開放,被流亡海外的脫離北韓者視為未來希望。「現在,我覺得這個可能性已經消失了,因為金正男已死。」

北韓一直以來嚴重依賴中國,經濟八成左右有賴於中國援助。五味認同這樣的看法,只是普通的北韓百姓都認為中國援助北韓是理所當然的。北韓在國內宣傳時抹去了中共在韓戰中曾助北韓,五味在接受港媒採訪時說:「而只強調中國國共內戰時,北韓援助過共產黨,他們將自己定義為是中共建政的『恩人』」。

他說,金正恩在路線上繼承了金正日的做法,包括加強軍備、強化個人的領袖權威,這些點都按照金正日的路線在走。但是現實中也有金正恩想繼承卻難以繼承的問題。其中最關鍵是金正日的「核訛詐」戰略。過去金正日用核武器以及導彈的開發威脅周邊國家安全,以美國為首的國家以金錢糧食換取短暫的和平。現在這一套行不通了,美韓等國家,對北韓的核訛詐越來越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