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7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二任特首(2005—2012)曾蔭權被控在任期內涉嫌接受利益及行為失當案件宣告裁決,9人組成的陪審團經過28天的審訊後,裁定三項罪名中的第二項控罪——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名成立,此罪名最高刑期為7年;第三項控罪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名不成立,但第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的控罪上沒有達成裁決。

曾蔭權被裁定罪名成立的第二項控罪,指的是他在2010年11月2日至2012年1月20日擔任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主席期間,在行政會議舉行會議商討及批准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後改名為香港DBC數碼廣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數碼廣播」)提交的多項申請期間,沒有向行政會議申報或披露他曾與該公司的大股東黃楚標商議租賃一個位於深圳東海花園的三層複式住宅物業的往來。

去年10月11日,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發表《香港前特首涉貪案被加控罪名》(以下簡稱《香港前特首》),披露了不少內幕。

黃楚標是原籍潮汕的香港隱形富豪,全國政協委員,被香港媒體界稱之為「深圳李嘉誠」、「深圳王」, 在上世紀90年代就在深圳中心區圈了大量優質地塊的土地儲備,主要集中在香蜜湖、農科院片區。作為「數碼廣播」的大股東,在2010年申請和批准DBC數碼廣播時,黃楚標曾與曾蔭權討論東海花園一住宅單位的租約問題並接受了曾蔭權支付的80萬元相關款項。

而這個黃楚標與中聯辦的關係顯然也不簡單。2012年,黃楚標親口承認,中聯辦下令電台不可鬧中港政府。2013年,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授意下,黃楚標收購DBC所有股份。2015年因效益問題,大幅裁員、停辦,其背後的真實原因是缺乏了中共的資金支持。

至於黃楚標所在的東海集團另一個引人關注的業務是其旗下民營航空公司「東海航空」。東海集團對航空業的布局實際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一家以深圳註冊的捷暉貨運航空公司計劃購入三架波音737F型貨機,期望在2004年下半年開辦珠三角至內地二線城市貨運航班服務。捷暉貨運航空公司正是東海航空公司前身。2008年奧運會後,中國公務機市場開始爆發式增長。2010年,東海公務機公司正式營運,成為深圳首家自有公務機的公務機公司。

無疑,《香港前特首》一文點出的這兩個人物曾蔭權和黃楚標都與張德江有關聯。2002到2007年,張德江曾在廣東任省委書記,曾蔭權則是在2005年至2012年任香港特首,與張德江交集不少。如2005年至2007年,曾蔭權多次率團訪問廣州,期間與張德江、黃華華等會面,商討加強廣東與香港的合作。曾蔭權還曾感謝張德江多年來對香港的支持。

2007年11月24日曾蔭權再次訪粵,與張德江會面時,曾蔭權說:「我聽到十七大以後可能會有人事調動,所以希望在人事調動之前,先來廣東,拜候我們香港佩服的張書記。」諂媚之情溢於言表。其後任副總理和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張德江亦與曾蔭權保持著某種關係。

此外,據悉黃楚標與梁振英也有生意往來,而中聯辦和梁振英正是江派和張德江亂港的馬前卒。

曾蔭權被陪審團定罪,不僅對其自身有著重大影響,而且對張德江無疑是個打擊,尤其是對其在廣東、香港培植的勢力是個打擊,也令在香港秉承江派和張德江旨意「上竄下跳」攪局的現任特首梁振英心中打鼓。要知道,梁振英也有類似曾蔭權的行為。

2014年,香港發生佔中運動時,澳洲《悉尼晨報》曾曝光了梁振英的一則醜聞,稱梁振英2011年競選香港特首後,收受澳洲公司UGL五千萬港元的「秘密費用」,作為支持其亞洲業務發展的報酬。在醜聞曝光後,有香港立法委員就表示,梁振英涉嫌嚴重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等多項法例和行政規定,將啟動對其的調查和彈劾,並要求其下台。

其後,香港廉署向特首辦及行政會議索取相關材料,但一年多未果,香港廉政公署高官或被離職或辭職,這顯然極不尋常。其背後或許是梁振英擔心真相的曝光而有意壓制。因為一旦廉政公署掌握相關材料,就可以像曾蔭權案一樣正式起訴梁振英「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如今曾蔭權被定罪,梁振英離卸任的日期也進入倒計時,誰也不能保證新當選的香港特首不將梁振英收受賄賂的相關材料交給廉署,誰也不能保證梁振英不步曾蔭權的後塵。這也就難怪港媒近日曝出,現在張德江就開始運作讓梁振英3月兩會期間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如此前所未有的任職,應該是張德江的一廂情願,梁振英乃至張德江的下場終究不是他們自己說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