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1月20日上任至今還不足一個月,但已經陷入某種政治危機中。從移民禁令推出後,似乎麻煩不斷,不利特朗普的消息不斷「洩漏」給美國各大媒體,緊接著國家安全顧問被迫辭職,特朗普似乎正面對一場看不見的戰爭

儘管特朗普第一周連發行政令讓華府氣象一新;但從第二周開始就陷入草率推出的移民行政令所引發的混亂中,一直延續到第三周;同時從第二周開始,不利特朗普的消息,包括和外國元首通話時的尷尬詳情不斷的被「洩漏」給美國各大媒體;而從第三周開始,特朗普的團隊成員成為另一波「洩漏」的目標,直接導致進入第四周第一天,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被迫辭職。有分析認為,特朗普及其團隊的經驗不足固然是這些危機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是,以「反體制」訴求當選的特朗普和其團隊正遭遇「體制」的強力反擊。雙方的博弈將決定特朗普總統的歷史定位。

從古至今,無論東方西方,變革都會面臨原「體制」的巨大阻力。特朗普選戰中誓言「抽乾華府沼澤」,就職演講中又說要將權力從「體制」手中拿走,交給普通民眾。不過上任近一個月後,特朗普發現「體制」對他構成強大的制約,這其中有健康的制約,比如憲法確定的三權分立;但也有很多「制約」並非出於善意。

那麼是誰在刻意針對特朗普呢?特朗普當選以來,關心美國政治的人每天早晨都會瀏覽特朗普推特帳戶上的消息,而當天的政治類新聞話題幾乎就會圍繞著這些推文展開。在周三(2月15日)一大早,特朗普就連發6則推文,這在特朗普也是相當多的數字,而這6則推文的背景是美國媒體再度讓特朗普和俄國的「關係」成為絕對焦點。

在這些推文中,特朗普將炮火主要對準了美國情報機構(3則),而主流媒體、奧巴馬和希拉莉也成為目標。這似乎暗示,特朗普認為目前這波危機中,針對他的主要有三部份人,一個是情報機構、一個是一些主流媒體,再一個則是「前朝」在華府遺留的勢力。他指責情報機構為媒體餵料,而目的是掩蓋「前朝」的問題。

特朗普再度猛批主流媒體

特朗普周三的第一則推文對準了媒體。「製造假新聞的媒體因他們的陰謀論和盲目仇恨而瘋狂。」他說,美國的兩大有線新聞網MSNBC和CNN「看不得」,同時把對特朗普友好的「霍士與朋友」電視訪談節目形容為「了不起」。他也在另一則推文中形容《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快要辦不下去」了。

從選戰開始,特朗普和主流媒體——主要是立場中間及中間偏左和左派的媒體——的關係就一直很緊張。特朗普在選戰中將這些媒體當作「體制」精英的一部份來大加抨擊,當然有些弔詭的是,特朗普的抨擊從某種意義上反而成就了這些媒體的「業績」。但直到最近幾周,媒體還對一些「洩漏」的消息處理還相當謹慎。

在特朗普當選後,《紐約時報》公開檢討自己在大選中的報道方向,特朗普也訪問該報社,其它媒體也對特朗普的報道並不太負面。不過特朗普就職後,白宮發言人第一天的新聞發佈會就對媒體「開戰」,隨後白宮與媒體的關係不斷惡化,而在最近,除了霍士新聞外,幾乎所有主流媒體對特朗普的報道都以負面為主。

媒體記者對特朗普的敵意從周一曝光的《紐約時報》記者私下謾罵特朗普的妻子可見一斑,該記者後來公開道歉並受到報社的懲戒。不過西方主流媒體的編輯、記者對特朗普的不滿顯然是廣泛的。同時包括《紐約時報》在內,主流媒體開始高調和大量的報道從情報機構洩露出來的種種不利於特朗普和其團隊的消息。

指情報系統「就像俄國」

這兩天被美國媒體廣泛的報道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官員間的廣泛聯繫,主要來自「現任和前任」情報系統的官員。而這也不是信息被洩漏給媒體的第一例,此前特朗普和外國領袖通話的內容就多次被洩漏給媒體。特朗普在周三的推文中對此表達不滿,他指責美國情報機構向新聞媒體「非法」洩密。

特朗普說,「這裏真正的醜聞是,『情報機構』把保密信息像發糖果一樣非法發放。非常不美國化!」他在另一則推文中點了兩個情報機構的名字:國家安全局(NSA)與聯邦調查局(FBI),前者負責監聽,後者則負責聯邦層級的刑事調查,他也指責情報系統的做法「就像俄羅斯那樣」。

《華盛頓郵報》是報道了特朗普就任前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大使之間電話談話,而《紐約時報》周三則報道,特朗普的助手和幕僚曾經在2016年競選期間與俄羅斯高級官員多次接觸。所有這些信息都來自美國情報部門對弗林和特朗普助手通話的監聽。不過在《紐約時報》報道中被提及的特朗普團隊成員否認了這些報道。

特朗普也長期和美國情報系統關係不佳,當選後一直大力抨擊一些情報系統官員關於俄羅斯在去年大選中刻意幫助他的說法。當選後,特朗普開始聽取機密的情報簡報,但關於「俄羅斯可能握有可要挾他的信息」的簡報內容被洩漏給CNN等媒體,當時特朗普曾抨擊說,美國情報機構的手法,令人聯想起納粹德國。

「前朝舊部」被指反特朗普

特朗普也在推文上說,新聞媒體炒作他與俄羅斯的關係是要破壞他在11月大選中取得的勝利:「這個俄羅斯聯繫的胡說八道,純粹是企圖掩蓋希拉莉.克林頓在失敗的競選中犯下的很多錯誤。」特朗普總統還把炮火對準前總統奧巴馬。他說:「俄羅斯是在奧巴馬執政期間吞併的克里米亞。是不是奧巴馬對俄羅斯太軟弱了?」

當然特朗普在推文中也讚揚了一些媒體和記者,他稱讚彭博社專欄作家雷克(Eli Lake),雷克14日發表專文透露,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去職,根本就是遭到「政治暗殺」,是因為弗林此前擔任情報系統主管時矢志改革情報機構。雷克在文中表示,這是由一批前朝情報界官員所策劃發動與執行的反特朗普行動之一。

雷克引述眾院情報委員會、共和黨籍主席努尼斯(Devin Nunes)13日的話說,弗林之後,幕後策劃人士也瞄準了特朗普顧問康韋、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以及幕僚長普利巴斯。的確近期美國媒體對這三個人的負面報道頻傳,康韋說錯話和公開為特朗普女兒品牌發言的事情被窮追猛打,普利巴斯被指和班農激烈「權力鬥爭」。

《華府自由燈塔》14日報道稱,弗林去職幕後策動者是前總統奧巴馬的親信助理,尤其前白宮副國安顧問羅德斯(Ben Rhodes)。其意圖是保護奧巴馬政府2015年與伊朗達成的核協議中許多見不得人的秘密。報道引述消息來源說,「特朗普就職後,國安會有些人留任、有些人卸任,他們內外聯手暗整特朗普」。

特朗普反擊的選項有限

特朗普團隊的保密工作一直做得不太好,特朗普去年接受共和黨提名的發言即在演講前數個小時就全文洩漏,上任後更是與外國領袖通話內容、行政令草案全文等紛紛被洩漏出來,其中有的可能是團隊缺乏經驗被套出信息,但顯然也有故意的洩漏。支持特朗普的人士認為白宮的當務之急是「堵塞」這些信息洩漏的渠道。

立場支持特朗普的「霍士新聞」13日發表文章說,上任不到一個月,特朗普已經成為前所未有的機密信息洩漏的受害者,而且這些信息很多直接針對他本人。文章說,「堅定和資源豐富」的內部敵人針對總統並非沒有先例,但這麼早就成為官僚系統的敵人,特朗普總統還是第一人。但要反擊,特朗普可能選項有限。

文章說,特朗普一個選項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讓「官僚系統」來不及反應,但問題百出的移民禁令給了一個教訓。曾擔任中情局局長的前國防部長帕內塔本月5日表示,沒有經過仔細考慮的魯莽行動造成了更多的問題。特朗普的部長們說快速是為了不讓敵人有準備的時間,但也承認未來不會這樣做。

另一個選項是把決策過程和官僚系統隔離,將信息的範圍縮小到少數幾個白宮顧問那裏。但這種做法同樣有問題,一個是特朗普的親信團隊普遍缺乏行政經驗,做出的決定可能在實際操作中漏洞百出,另一個是這種不透明可能導致一些「昏招」出現,一個例子就是「水門事件」中尼克松竟然錄下了白宮所有的通話。

再度直接訴諸選民?

特朗普發出的周六集會廣告。(特朗普推特)
特朗普發出的周六集會廣告。(特朗普推特)

面對強大的來自內部的「敵人」,面對牽一髮會動全身的官僚體制的束縛,特朗普如何突破困境呢?同樣,特朗普似乎以一貫的做法給出了答案,也就是回歸選戰中的做法,直接訴諸選民。

他在周三下午發出的一個推特中說:「周六(18日)下午5點,加入我在奧蘭多墨爾本國際機場的公眾集會」,並附上一張圖上面寫道:「我們將讓美國重新開始工作,我們將把人民放在政府之前。」

特朗普大選前在佛州不知疲倦的進行了數十場大型集會,這被認為是他贏得這個最關鍵州的關鍵原因。當時他每次的機會都吸引了人山人海。在主流媒體上被描述為「四面楚歌」的特朗普是否依然是「人民的總統」,周六的集會或許會給出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