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昀,字曉嵐,一字春帆,晚號石雲,謚號文達;生於清雍正二年,卒於清嘉慶十年(公元一七二四-一八零五年);直隸(今河北省滄州市滄縣)崔爾莊人;是活躍在清朝乾隆嘉慶盛世的一位傑出的文學家、編纂家、評論家和詩人。

紀曉嵐以才名世,號稱「河間才子」。曾有記載說他「少奇穎,讀書目數行下。夜坐暗室,目閃閃如電光,不燭能見物。比知識漸開,光亦斂矣。」如此看來,紀曉嵐在幼時似乎是具有某種特異功能的,且聰穎過人、刻苦讀書而又博聞強記的。

紀曉嵐一生中最突出的功績,是領修了《四庫全書》。乾隆三十七年,他受命任四庫全書館總纂官。這部卷帙浩繁的《四庫全書》,集古中國之文英,薈中華之書萃;是中國歷史上,也是世界史上規模最宏大的一部百科全書式的大叢書。全書分經、史、子、集四大部,四十四類,收書三千四百六十一種,七萬九千三百零九卷,約八億四千萬字,篇幅相當於明《永樂大典》的三倍半。紀曉嵐還親手撰寫了《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二百卷,《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著錄了未收入《四庫全書》的存目六千七百九十三種,總計一萬零二百五十四種。

紀曉嵐晚年著有《閱微草堂筆記》二十四卷,享有與《聊齋志異》並行海內外的盛譽。他在一則筆記中說,按照清朝的法律,凡刑訊逼供使犯罪嫌疑人受傷的,都得替被打傷者治療。如果此人治好了,打人者以傷人論罪;如果治不好,死了,打人者得論罪抵償。接著他還介紹了一種醫治毆傷、使之不會發展成破傷風的藥方。紀曉嵐此文,使我們感興趣的是,在皇權社會裏,刑訊逼供是被宣佈有罪!

紀曉嵐文情華瞻,慧黠敏捷,是個對句奇才,天地萬物、古今詩賦無不可入對者,信手拈來,出口成趣,渾若天成,其爐火純青的文字功夫讓人嘆為觀止,關於紀曉嵐對聯的故事,筆記、野史中多有記載,在民間也流傳頗廣。

有一年冬天,紀曉嵐跟隨乾隆南巡至白龍寺,適逢寺僧鳴鐘。莊嚴古剎,鐘聲悠然,乾隆詩興大發,揮筆寫下「白龍寺內撞金鐘」七個大字。紀曉嵐見之,知是乾隆有意考他,便從容揮筆對上下聯:「黃鶴樓中吹玉笛」。乾隆當即拍手稱贊:「佳對!」。

紀曉嵐熟讀詩書,記憶力很強,其師曾以杜甫《兵車行》中一句「新鬼煩冤舊鬼哭」出聯考他,他巧妙地運用李商隱《馬嵬》中句「他生未卜此生休」作對,天衣無縫,工整貼切,令其師不得不佩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乾隆十六年夏季,乾隆帝見池中荷花初放,乾隆得句云:「池中蓮藕,攥紅拳打誰?」紀曉嵐看到池子左邊的蓖麻,答道:「岸上蓖麻,伸綠掌要啥?」同樣以問句相對。

紀曉嵐中取進士那年,見京城當舖林立,隨口吟出一句上聯:「東當舖,西當舖,東西當舖當東西」,但苦思不得下聯。後來他執令赴通州當主考官,見通州有南北之分,苦思數月的上聯便有了下聯:「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絕妙之極。

有一年秋,一個經常愚弄百姓的戲班到紀曉嵐家鄉演出,因該地貧窮,生活很差,戲子們心中怨氣很大。於是,在一齣戲中飾「主考官」的戲子便借戲諷刺該地的鄉民:「酸芥菜,臭黃瓜,入口眉愁眼眨;」恰逢紀曉嵐回鄉看望父母,憤然回敬道:「毀梨園,敗戲德,開台腔亂調翻!」

紀曉嵐曾有一位脾氣不好的醫生朋友。某日紀曉嵐因小恙前去求診,這位醫生朋友對他說,我出個上聯,你若能對出下聯,診費、藥費全免,紀曉嵐心想對聯之事能難倒我?便點頭應允。上聯為:「膏可吃,藥可吃,膏藥不可吃。」紀曉嵐便借其脾氣發揮,續了下聯:「脾好醫,氣好醫,脾氣不好醫。」既觸其缺點,又促其改正,一語雙關,妙哉!

一知縣早聞紀曉嵐才華橫溢,極善對句,想親自試之。某日恰遇紀曉嵐隨駕巡視至此縣,他便出了個刁鑽的上聯:「鼠無大小皆稱老。」紀曉嵐思慮片刻,一時難以為對,環視四周,見有一鸚鵡,便從容對道:「鸚有雌雄都叫哥。」該知縣對紀曉嵐的才華暗暗稱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