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13日晚上提出辭呈,外媒分析,這是前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策劃已久的「政治陰謀」,弗林只是替罪羊,目標在特朗普。

華府自由燈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14日報道,造成弗林黯然下台的原因,多個消息來源都指向前奧巴馬政府官員,稱這是他們策劃的陰謀行動,而且參與者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羅德斯(Ben Rhodes)等高級官員,以及奧巴馬的忠實支持者。

弗林在辭職信中表示,決定辭職是因為沒有向副總統和其他人,通報他與俄羅斯大使通話的完整信息。特朗普政府官員隨後表示,弗林誤導總統和副總統是無法容忍的行為。

然而,多名消息人士說,真正的原因是來自一個更大的、更秘密的行動,旨在破壞弗林及特朗普白宮團隊。一名目前仍與白宮團隊保持密切聯繫的前國家安全顧問說:「在特朗普就職前,打擊弗林的行動早已展開,這種模式讓我想起美國和伊朗的談判,而且參與者都是同一批人。」

弗林知道太多機密 令奧巴馬前朝官員不安

彭博社專欄作家雷克(Eli Lake)告訴自由燈塔,弗林在奧巴馬執政時期,被迫離開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後,成為最反對奧巴馬外交政策的人。他曾批評伊朗協議是一個恥辱,以及公開指責奧巴馬政府掩蓋在襲擊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時發現的伊朗與基地組織密切關係的機密文件,因此,弗林是「奧巴馬政府的眼中釘」。

此外,雷克認為弗林決心改革情報界與企業界關係,威脅到政敵恐怕也是被奧巴馬前朝官員列為必須拔除目標的主因。

消息人士說,包括羅德斯在內的奧巴馬前朝官員擔心,弗林上任後,會公佈奧巴馬政府長期以來見不得人的伊朗協議機密文件。

自由燈塔今年1月時曾報道,奧巴馬在卸任前,曾接待幾位親伊朗的人士,包括前伊朗政府官員、伊朗裔美國人全國理事會(National Iranian American Council, NIAC)負責人,此等人士曾被指稱是華府的伊朗喉舌。

一名接近弗林和白宮團隊的外交策觀察家表示:「弗林辭職,最高興的就是這批人,包括羅德斯、NIAC、以及前伊朗官員。」「他們最擔心的事是,伊朗核武協議的秘密被曝光。」

曾擔任國會顧問的消息人士告訴自由燈塔,「前奧巴馬政府高級官員知道,弗林會公開關於伊朗交易的秘密文件,這將摧毀奧巴馬政府對這項協議吹噓的『豐功偉業』。」

弗林是開胃菜 特朗普才是主菜

「因此,去年12月,奧巴馬時期的國家安全會議(NSC)開始和他們最喜歡的記者合作,選擇性地洩露不利弗林的信息。」這名消息人士說,「在特朗普就任後,NSC的某些人留任,某些人離開,但他們仍然一起合作,繼續破壞特朗普」,「弗林是第一人,但絕不會是特朗普政府的最後一人。」

雷克14日在彭博社發表專文說,這個陰謀行動的目標,不是只有弗林一人,接下來是白宮高級顧問康威(Kellyanne Conway)、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幕僚長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終極目標是擊垮特朗普政府,也就是說,弗林只是整個陰謀行動的開胃菜,特朗普才是主菜。

一位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高級官員告訴自由燈塔,針對弗林的洩密事件,絕不是臨時起意的事件,而是有計劃的行動,特朗普失去一名得力助手,「我們必須確保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

情報機構官員幕後勢力不容忽視

另外,這宗事件突顯一個更重大的問題,即情報機構內部非民選官員擁有令人無法想像的權力,他們決定自己要服務的對象,以及左右民選官員採行的政策。一名消息人士說,「這些隱藏在幕後的情報官員,以不留痕跡的行動,拔掉總統的國安顧問,這才是美國民眾要擔心的事。」

他認為通常記者不會報道政府情報機構監聽美國平民的通話,更何況監聽對象是即將上任的高級官員,情報人員匿名對外洩露監聽內容,曝光美國平民的身分,這樣的作法如同是在警察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