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製成的人頭蓋骨。(維基百科)
水晶製成的人頭蓋骨。(維基百科)

現代科技比古代進步嗎?

我們總認為現代的科技遠比中國古代科技進步,甚至比世界上各個地區古代人類進步。我們一直都認為,我們人是從猿猴進化來的,也就是說在我們教科書裏,所謂的進化論一直跟大家宣傳說,人是從猿猴進化來的。

古瑪雅水晶頭蓋骨

大概在8百多年前瑪雅人曾經用水晶造了一個人的頭蓋骨,它的比例是等比例的,一比一等比例的。我們知道水晶事實上硬度是非常高的,以現在這種工藝水平要用一塊這麼大的水晶,同時刻得像真人的頭蓋骨一模一樣,現代科技可能都有相當大的難度了。我們甚至都不知道當時的瑪雅人怎麼做到的?甚至這個水晶頭蓋骨,根據科學家仔細去研究它的時候,發現這個光如果從幾個角度照進去,這個水晶頭蓋骨還有聚光的作用。這種工藝水平,我想可能都不是我們現代人用現代的這種科技水平上可以想像的。

古中國秦朝精密的造劍科技

在1974年出土的秦始皇的兵馬俑非常有名,被列為世界八大奇景之一。當時發現了一種青銅劍,這個青銅劍除了上面鍍了一層薄薄的這個鉻鹽,這就是現在的所謂的不鏽鋼技術。埋在土裏面的青銅劍,經過兩千多年依然不銹不蝕,當考古學家將這個青銅劍清洗完了以後,依然寒光四射、鋒利如昔。同時我們發現了造劍的工藝水平的精密度,你比如說像劍上面這幾個稜面,當科學家用這個遊標卡尺去量的時候,發現這個精密度竟然誤差不到一根頭髮,現代科學用了很精良的儀器,頂多也只不過如此而已。過去沒有這麼多儀器,沒有這麼多設備,過去的中國人怎麼打造出來精密度這麼高的劍?同時還包括,知道用這種所謂的鍍,鍍上一層保護膜的技術。那我們在節目裏面也跟大家談到了,這都是近代,像德國要在1930年,美國要在1950年代,才發明這種特殊技術的。兩千多年前的中國人,已經知道有這種技術了。

秦朝高科技

記憶金屬的造劍技術

還有一件事情非常特殊的事,有一個倒下的兵馬俑,當考古人員慢慢的把兵馬俑扶起來的時候,赫然發現在下面竟然壓了一把劍體薄薄的這種青銅劍。當這個兵馬俑被扶起來的時候,這個青銅劍赫然,彈回來它的原來的狀態了。這個讓所有當場的考古學家嚇壞了,一把劍被壓了兩千多年,當移起這個重物的時候,竟然可以恢復到原來形狀。科學家仔細看了一下,當時它被壓彎的程度事實上都超過45度角了。我們可以想想看,以我們現在科學的技術,一把劍要承受像兵馬俑150幾公斤重量,壓在上面兩千多年,再把它拿起來它可以恢復原狀,我想以我們現在的工藝水平,我們現在的科學技術,幾乎是做不到的。即使是現代科學認識到有所謂的記憶金屬,我們知道這個記憶金屬,當時被期望用在很多地方,有相當的商業用途,比如科學家就一直希望,利用這種記憶金屬來用在我們的汽車上面。大家想想看做汽車有甚麼好處?比如你撞車令到車身凹陷,如果是記憶金屬材質,可能給它加熱後,凹陷的部位就彈回來,恢復它原來的形狀。這樣的話,可能每個人要撞車後不用到車房維修了,在家裏拿風筒吹一吹,就修好了,這多省事。大家想想看,兩千多年前的中國的祖先已經有這種技術了,而且相當成熟了。

古代量測科技

談到這邊,我就想起來,前一段時間,我在新聞上面就看到這一則很有趣的報道。這個報道說台灣有一個古董收藏家,這個收藏家平常的嗜好就是收集古董。有一次就到了香港,就在古董街走一走,走的過程中,發現有一家古董店門口角落擺了一個木箱子,這個木箱子看起來破破爛爛的不很起眼。可是這個古董商大概也憑著這種所謂的第六感,他看到這個箱子不知道為甚麼,對這個箱子似乎情有獨鍾。就請這個店家把這個箱子拿給他看一下,他仔細一看,唉喲!這個箱子事實上經過一段歲月了,也沒有被保養過,腐蝕、脫漆現象相當嚴重了,看起來確實是很破舊了。他就跟商人談一下這個價錢。唉喲,發現這個價格又不低,這個收藏家在百般為難的情況下面,最後他還是相信他自己的感覺,用他認為高於應該有的價值把這個破箱子給買回台灣去了。他買回台灣去了以後,就找了木工很仔細的,把這個古董箱子重新做了保養。在這個整個的保養過程中,這個收藏家也找幾個懂古董的好朋友一起來看一看剛買回來的這個箱子。其中就有一個一看這個箱子就愣了一下,哎呀這個箱子很特別,怎麼這麼特別!這個人回去查了一下資料,他發現原來這個箱子是北京紫禁城皇宮的等比例縮小版,縮小版雕刻在這個箱子上面。這個就非常有趣了,一個箱子把紫禁城裏面的皇宮,雕刻在這個箱子上面。我們知道,按現在的科學,要做等比例是要做很多丈量的,可能要很多量測,這個過去的木工,輕易的做這樣精緻的箱子,到底怎麼做的?

古代精神科技之另外空間觀察系統:第三隻眼睛的天目系統

我們知道這個等比例事實上要藉助很多量測的,我們就談到了中國古代的科學裏,我們發現很多技術事實上它並不需要太多量測的。我們可以舉個例子給大家,大家想一想看,在敦煌內有很多很大的佛像,甚至還有很多壁畫,畫的是佛經裏形容的景觀,這是怎麼畫出來的?他們怎麼知道佛的樣子?另外一件事情像西方,像巴黎的羅浮宮,還有意大利教堂內裏有很多過去西方人畫的耶穌的天國世界,我們說這個天國世界裏面,這個天使長了這個翅膀,畫出來的這個人物栩栩如生,這些比例他是怎麼考證出來的?包括這個天堂這些景色,包括佛的世界這些景象,過這些雕刻家,他怎麼做出來的?像這麼大的雕像,這麼大的這種繪畫,怎麼考證出來這種比例?而且不會比例失衡?

我們知道中國古代沒有很多丈量的技術的,這裏面有沒有甚麼其它的可能性?記得,我們在乾坤無限大的節目裏面,曾經跟各位觀眾談到,人事實上是有第三隻眼睛,比如說,現在的解剖學家也都發現,在我們腦子裏面,事實上有個松果體這個結構,這個松果體這個結構,事實上就具足我們眼睛的結構,是不是有一種可能性?中國古代的這些科學家,為甚麼不太重視這個所謂的數學,很顯然,中國古代的科學家,利用了第三隻眼睛,他直接去觀察另外空間的這些景象。

大家想想看啊,當他在刻佛像的時候,當他在繪畫的時候,大家想想看,需不需要拿著很多東西去丈量?完全不需要,那個比例就在腦子裏面,怎麼大就怎麼做,怎麼小就怎麼做,這個是不是比我們現在的科學,在某些方面來說,相當的先進了,不需要去做丈量了。我們記得我們曾經在節目裏面我們曾經邀請到司揚先生,特別跟大家談到了,現代的科學裏面依賴了很多數學。事實上這個數學,把無形空間這個能量體,這一部份是過濾掉了,我想從這個角度,真的值得我們,對很多事情,值得我們再另外一個角度去深思,來考慮一下了。

現代科學認識的松果體:人類的第三隻眼睛

那根據醫學上的解剖,我們知道事實上我們視網膜上面的這些視覺細胞,基本上有兩種,一種就是所謂的cone cell錐狀細胞,一種所謂的rod cell柱狀細胞。這個cone cell基本上是柱狀的,另外一種rod cell是所謂的錐狀的,也就是說我們視網膜的細胞基本上是兩種,由這兩種細胞組成了一種薄薄的這樣一個視網膜。但是研究人員發現了,在我們的松果體上面也一樣,它有這種椎狀的細胞,也有這種柱狀的細胞,但是跟我們視網膜細胞就有很大的差異了。差異點在哪裏:松果體不同於視網膜上面只一層細胞。光照到這個視網膜以後,視網膜藉由這兩種細胞把光的訊號變成了電的訊號,傳到大腦上面來。但是在松果體上面,基本上這個細胞,我們說剛才那種細胞像視網膜那樣子,它是一層又一層,一層又一層。(待續)◇

這個結論,可能讓我們可以從另外一個角度思考:為甚麼在我們的腦子裏面這個所謂的松果體?他的這個視覺細胞是這樣一層又一層,一層又一層的?我們知道這個視覺細胞,事實上是可以接受光線的,為甚麼這個視覺細胞,松果體這個結構長在我們的腦子裏面?

現在的科學家也發現了,事實上我們人的眼睛可以看到的,也只限於所謂的可見光這一部份。其實在可見光範圍之外的我們知道像紅外光啦、紫外光啦,這都不是肉眼睛可以看得見的,甚至更高頻率的、更低頻率的,都不是我們眼睛可以接受到的。我們是不是可以從這個角度上面來看,一層又一層又一層的這個視網膜的細胞,當他疊在這裏面的情況下面,有沒有可能當感光的細胞,從另外的空間傳過來的這種訊息,在松果體這個視神經細胞上面他可以顯像出來了。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們今天可以很合理的解釋了,中國古代的科學家為甚麼可以看到人有經脈存在,人有穴道存在。這個穴道、這個經脈,我們在節目裏面曾經多次跟觀眾介紹了,解剖學上面是看不見的。可是中國古代的科學家,他們透過另外這個空間裏面顯現出來了。是不是中國古代的科學家的松果體事實上是起作用的?他們可以看到另外空間存在的形式的,當他們把這個看見的東西,寫下來,就成了一套像針灸、像中醫的這種發展的科學了。

古代中藥-物質另外空間能量體的藥學科技

如果說我們再把第三隻眼睛,也就是我們的松果體,很可能突破空間去觀察不同空間存在的形式的情況下面,在另外的空間事實上是有無形的能量體存在。中國古代的科學家,像針灸,像中藥,過去的中國科學家不是也看到了這個中藥裏面,另外空間的能量體。我們在節目裏面也曾經跟各位觀眾介紹到,像黃金放在水裏面,用現代科學角度上面來看,黃金放在水裏面,他怎麼會起作用?是不是過去的科學家看見了,當黃金放在水裏面,在這個有形的這個物質空間,黃金還是黃金,水還是水;可是這個水,在另外空間的能量體,是不是黃金的能量就溶在了這個水的裏面了。所以看起來是同樣的一杯水,沒有甚麼變化,可是溶了這個黃金的能量的水,像小孩子夜驚,就可以讓他喝這個所謂純陽的水,這都是現代科學認識不到的。

可能老一輩的人都聽過了,哦,這個不可以喝這個陰陽水,甚麼叫做陰陽水?就是一冷一熱的這種水對身體不好,從現在的科學角度看,這個陰陽水也不過就是溫度上面的變化,水還是水啊,可是過去古代的科學家就發現,這個熱水跟冷水事實上是不一樣的物質,當你在這個地方一加,一冷一熱,看起來是把溫度給調到中間來了,可是實際上面,他是不一樣的這種物質添加在一起的,所以過去就發現這種陰陽水,可以治得像瘧疾這種半濕半熱的,喝一喝這種水,過去的古代的這個醫生,就可以讓瘧疾這種病得到很好的治療,完全不需要像西藥這種方式。

那我們在乾坤無限大的節目裏面也跟各位觀眾談到,現在的這種西藥發現,對像癌症這種病,幾乎是束手無策的。原因就是因為現在的西藥的認識基本上面,都在這個有形空間,所謂的分子水平上面。提純的這種化學物質,我們知道它進入到我們這個有形的空間裏面,這個物質體上面他可以起哪一些化學作用,當它起這些化學作用的時候,現在的藥學家也發現了,它是起了治療作用了,問題是它也起了相當的破壞作用。這也是我們談到西藥裏面有很多副作用的這種效應,也就是說像西藥,它像一把雙刃劍一樣,它幫助你把病消除的同時,事實上它也傷害你。所以一般的老一輩的人就希望吃中藥是比較好的。

我們再從這個角度上面來看,像中藥這樣一個東西,它完全不在這個物質體上面,在另外空間這個體了。我們說這個中藥像草藥,在水裏面煮一煮,看起來沒甚麼,從科學的角度,煮了一堆東西到底哪個起作用它不知道。可是過去科學家裏面是不是,透過觀察他就明明顯顯的看見了,那個物質那個能量體在另外空間裏面它起了甚麼樣子的變化。這樣子能量體加在一個病人無形空間的那個能量體的情況下,是不是很像針灸一樣,要把那個能量流給改變了。吃了中藥以後,也不傷害這個物質身體,也沒所謂的副作用,一吃中藥,病就好了。到底哪一種比較科學?我想,這一點上面,我們跟大家談到了另外空間這個能量體,將來的不久,很可能會被我們科學家從各個角度上面更深刻的認識的。

未來科學-物質科學與精神科學的結合

談到這一邊我想,好,我們的這一季的乾坤無限大可能要到了尾聲了。剛才談的這些概念,我們回過頭來看,像日本人做的這個所謂的水結晶試驗,發覺沒有甚麼好奇怪了。另外空間能量體當然存在了,當你給他一個意念事實上是有很大的變化的,這是很正常的現象,我想這個給中國古代的科學家看起來這個實驗可能就覺得,這個像彫蟲小技一樣一文不值。為甚麼,他完全不需要透過結晶的行為才看到這個水的變化,他的第三隻眼睛一看,那個地方那個水已經變了,就像那個陰陽水一樣就看得清清楚楚的,我想現在的科學家,可能會讓過去的科學家笑話了。

同時我們說像這個造劍,過去的科學家知道用很大的能量,加注在這個無形的能量體上面,我們談到了像印度的鐵棍,那個可以不生鏽的。像中國古代的這個技術,除了鍍了一層鉻鹽以外,這麼長的時間它一樣不生鏽而且鋒利如昔,這都不是現代科學可以輕易辦得到的!這一點上面,我想我們乾坤無限大,還一直跟各位觀眾朝這個方向談,再從這個角度上面來看的時候我們發現,我們所處的這個宇宙,我們不是唯一的一個宇宙,我們所處的這個空間事實上是好多好多的空間存在。我們對人體的認識,是不是也侷限在這一層空間,這個時空上面。一旦我們把這部份打開來的情況下,我們再來看一看我們所處的宇宙,我們所在的時空包括另外的時空存在,我們對人體,對我們的生命是不是有更深的認識?我想這一季的乾坤無限大我們基本上,到了尾聲了,我們跟各位觀眾談到這邊,我想希望從各位觀眾,可以從這個角度上面再來看一看我們的生命,看一看我們的生活。◇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