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厚生勞動省1月27日公佈了外國人僱用報告。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10月底,在日本就職的外國人首次突破百萬,連續4年創新高,達到108萬3,769人。比去年同期增長19.4%。其中,中國人佔三成。僱用外國人的公司、事業所也上升了14%,高達17萬2,798家。日本面對勞力不足,積極僱用外國人的同時,也出現了漸開變相移民窗口的動向。

外國勞動人口中 中國人佔三成

從外國人的國籍來看,中國人超過了整體的三成,達34萬4,658人,居榜首;其後依次是,越南16%,菲律賓12%。從技術分類來看,高端技術的專業人才與去年相比,猛增20%,達到20萬994人;此外,技術研修實習生的人數也出現猛增,比去年同期增加25.4%,達到21萬1,108人;外國留學生人數增加25.0%,增至20萬9,657人。

人口減少 面臨勞力短缺難題

日本人口自2010年以後轉為下降趨勢,每年減少25萬人。人口減少直接危及到日本經濟規模,引進人口成為了日本的一項國策。不過從日本的歷史和國民性來看,移民會引起日本社會的很大反彈。擴大外國人留學生數量,以及增加外國人在日本的就職數量是目前採取的主要政策。

3、4年前,日本政府實行了接納擁有高端技術外國人才的計劃,使外國人在日本就職情形得到改善。但是這樣的人才是世界各國都積極接納的對象,日本在招攬這類人才方面並未具有突出優勢,無法解決長期的勞動力短缺的難題。對於日本國內急需的單純勞動的引進,目前日本採用了外國人研修實習生制度,同時來日的留學生也變相成為了單純勞動力。

漸開變相移民窗口

日本將於2020年舉辦東京奧運會,相關基礎設施的建設需要勞力。同時2011年的「3.11東日本大地震」後,受災地區大興土木,建築勞動力極缺。建築勞力的成本上漲,已經使全日本公寓房的價格上升,建築現場人手短的問題越發嚴重。日本一家大型建築公司向路透社表示:「各建築工地急需勞力已經處於急得團團轉的非常狀態。」

日本移民研究所的坂中英德所長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日本統稱的外國勞動者中,包括了打短工的留學生,以及以學習技術為目的來日的外國人技能研修生,這一作法不能說是堂堂正正地接受外國勞動力。」

「目前沒有明確的移民政策,對上述類型的外國勞動力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使外國人的僱用人數顯得很多。如果想認真地對待將來的勞動力短缺問題,就應該把移民問題擺在桌面上,堂堂正正地討論。」

對於移民與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曾在多次表明「不會實行移民政策」,主張積極挖掘女性和退休人口的僱用潛力。不過,自民黨從去年開始設立了被稱為「特命委員會」的機構,研討在護理、農業、賓館服務等領域接納外國勞動力的問題。由於日本目前不接納像建築、農業等單純勞動類型的外國勞動力,此舉被認為是變相地漸開移民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