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共產主義的背後

近年披露的文獻和學者研究顯示,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太林都是撒旦的信徒,或者說皮相為人,撒旦為魂。

(3)獨裁者史太林

史太林是列寧的繼任者。他曾說:「最大的歡樂就是和一個人發展友誼,直到他信任地把頭靠在你胸口,你就可以一刀插在他背上──這是無與倫比的快樂。」

史太林15歲時開始信仰馬克思主義,背棄神,走向撒旦。日後,當史太林以革命者的身份寫作時,他用的第一個筆名是「惡魔」,另一個筆名則是「惡魔般的」。

1912年,「史太林」成為其新的筆名,意思是「鐵人」。就連列寧都說,史太林是「黨內最冷酷無情之人」。而蘇共黨內的重要領導人布哈林曾這樣評價史太林:「他不是人,而是魔鬼。」

1930年,蘇聯建立了「古拉格」,即蘇聯「勞改營管理總局」。蘇聯勞改營後來成為各社會主義國家勞改營的典範。這些勞改營因為極端惡劣的條件而臭名昭著。

在史太林1953年去世前,全蘇聯共有勞改營170所,遍佈各個地區和角落。據統計,在1930年至1940年間,由於飢餓、勞動強度過大、遭受非人待遇等,有五十多萬名古拉格勞改犯死亡,包括許多詩人、作家、學者、科學家和藝術家。

在史太林統治時期,發生了餓死8百多萬人的大饑荒。

上世紀30年代的大清洗演變成對黨、政、軍、中央、地方幹部的全面清洗和鎮壓,共有2百多萬人被鎮壓。據蘇聯政治局委員雅科夫列夫的估算,死於史太林暴政的人數約為2,000萬。

(4)暴君毛澤東

毛澤東,是中共供在「神壇」上的暴君。毛澤東一生都喜歡整人,他與馬克思、列寧、史太林同樣嗜好暴力。毛澤東好鬥,「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鬥爭」,給中國帶來了無窮的災難。

毛澤東執政期間,發動了一波接一波的政治運動:土地改革、鎮反、三反五反、整風反右、大躍進、反右傾、文化大革命。這些荒唐而瘋狂的運動,造成數以百萬甚至上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同時毀滅了中華傳統文化,破壞了中國社會的道德根基,可謂慘絕人寰。

1957年,毛澤東訪問蘇聯,當時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共產黨都派了代表到莫斯科參加會議。毛澤東在會議上公開講:「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甚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

毛澤東肆無忌憚地說出了一個真相,那就是共產主義者對生命的漠視。共產黨的暴力傳統是一脈相承的。只要共產黨存在,它的暴力本質就不會改變。

縱觀數千年的歷史長河,人們都普遍敬畏上天、信仰神明,相信有天理在衡量人間的善惡。因此,人們能夠珍視生命、心懷惻隱、約束自己的言行,這對維持人類的道德水平與社會秩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然而,共產黨卻要從根本上打掉人們對上天與神佛的信仰,而把那些狂妄兇凶殘、毫無道德底線的領袖們推上神壇,頂禮膜拜,並用政權權力強制執行,如毛澤東要人民不信神而信他。這是徹底的魔教表現。

根據《共產主義黑皮書》的統計,在20世紀,共產主義革命的死難者,在全球總計為近1億人。但許多學者認為,這個數字要低於實際死於共產暴政的人數,全球至少有近2億人死於共產災難。

如果不是魔鬼上身,如果沒有對人類的極端仇恨,怎麼可能製造這樣大規模的屠殺?而且這樣的悲劇發生在幾乎所有共產黨執政的國家裏。在正常社會中,這些共產黨的領袖們早已被視為十惡不赦的殺人魔、變態搶劫犯。所以,共產黨在組織形式上是流氓黑幫,背後是魔鬼的化身。

藝術家高兟、高強的作品《懺悔吧!毛澤東》。(大紀元資料室)
藝術家高兟、高強的作品《懺悔吧!毛澤東》。(大紀元資料室)

三 共產主義的「黨國體制」

共產主義體制實行的是黨高居於國家之上的「黨國體制」。共產黨在整個國家體系中無處不在,黨凌駕於一切行政機構、宗教團體和社會力量之上。黨是真正的決策者。黨控制著一切經濟資源、個人發展機會甚至人的思想。黨性高於人性,黨的需要高於一切,黨的正確性不容挑戰。

但是,黨的領袖們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永遠正確。因而,他們只能用不斷的清洗和製造恐怖來消除那些指出他們錯誤的聲音。在共產黨的早期,他們會給對手扣上「修正主義」、「托派份子」、「反革命」等帽子;現在的罪名則「與時俱進」地變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毛澤東自己明明認識到「大躍進」犯了左傾冒進的錯誤。可是,當彭德懷指出這種錯誤時,毛澤東就必須把彭德懷打倒。

其背後的邏輯很簡單──如果彭德懷比毛澤東更正確,那麼彭德懷就更有資格領導人們奔向「共產主義天堂」,毛澤東就應該把最高領袖的位置讓給彭德懷了。所以當你提出與最高領袖不同的意見時,「篡黨奪權」的帽子,非你莫屬。

「文化大革命」時,劉少奇被打倒,也是因為他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上,向黨的各級幹部證明了他比毛澤東更正確。毛澤東因此不得不退居二線。但是,當毛澤東一旦捲土重來,劉少奇就必須被置於死地。

在中共的「黨國體制」下,即使國家主席也隨時會成為犧牲品。圖為劉少奇在文革期間被批鬥。(資料圖片)
在中共的「黨國體制」下,即使國家主席也隨時會成為犧牲品。圖為劉少奇在文革期間被批鬥。(資料圖片)

由於共產黨在執政過程中錯誤不斷、罪行纍纍,欠下了無數血債,因此中共隨時都有失去權力的不安全感,尤其恐懼在失去權力後被追究罪責。

這種「不安全感」決定了共產黨必然會監視自己的百姓,如同佐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1984》中所描述的「老大哥在看著你」;建立「一言堂」宣傳系統以美化自身,為自己的暴行辯護,並禁止百姓發出聲音;在內部強調「黨性」,以保證領袖的意志可以貫徹執行;通過洗腦教育奴化人民,讓人民誤以為除了「黨的領導」別無出路等。(未完待續)◇

全文可瀏覽大紀元網站:http://www.epochtimes.com/b5/17/2/9/n87928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