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領導人的性格也往往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歷史總是出人意表,特朗普當選為世界頭號大國美國的總統,他的性格是否也會決定美國未來的走向?他行事高調、自信爆棚、率真敢言又不乏詼諧幽默,他的個性為他贏得頗高人氣,但也惹來不少是非。他的人生也如他的個性一般多姿多彩:從頑劣的富二代,變身家財萬貫的地產大亨;從一落千丈、背負巨債的「破落戶」,變身爆紅的演藝界明星;從坐擁億萬家產的商界巨富,變身美國史上首位素人總統,特朗普締造了一個個傳奇,上演了一部跌宕起伏的大戲。

(接上期)

特朗普的朋友們得知這一消息後,感到不可思議,「這真的太突然了。我既吃驚又難過。」布蘭特回憶道。

特朗普在基尤森林學校讀書時的校友、公司高管伊瑞克.西文(Irik Sevin)後來表示:「被父親送去寄宿學校,令他(特朗普)一下失去了一切。」

特朗普(左)和他的爸爸。照片攝於1987年。(Getty Images)
特朗普(左)和他的爸爸。照片攝於1987年。(Getty Images)

拋棄惡習 學業出色

在軍事學院,特朗普優裕的生活戛然而止。他被剃成小平頭,每天清晨被起床號叫醒,穿著厚毛呢制服進行訓練;沒有了家庭廚師精心烹製的牛排,他只能坐在擁擠的食堂裏,吃著肉卷、意粉和油炸過的剩菜重新做成的燉肉丸;沒有了專屬浴室,他只得和別人共用浴室。

在學院裏,特朗普的新監督者名叫多比亞斯(Theodore Dobias),是個務實的二戰老兵,現已過世。據學員們回憶,如果不聽從多比亞斯的命令,就會被搧耳光。他還設立了一個拳擊場,強迫成績差和不守紀律的學員兩兩對打。

去年秋天,多比亞斯在接受採訪時回憶說:「起初,特朗普不喜歡被人指揮著做這做那,比如:整理床鋪、擦鞋、刷牙、清洗洗手盆、做工作。」

「我才不管他是否是從洛克菲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還是其它甚麼地方來的。他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但特朗普似乎很快適應了新環境,並且迅速融入。

「他想要成為第一。他想要得到關注。他想要得到認可。而且,他喜歡受到讚揚。」多比亞斯說。

在同班同學看來,特朗普待人友好,同時也自信爆棚。他誇口說,父親每完成一筆房地產交易,其財富就會翻番。「他總是信心十足,愛說好聽話,不管你信不信,好像他當時就知道,假以時日,自己一定會成就一番大事。」他的同學皮特科(Michael Pitkow)回憶說。

特朗普常常在寢室裏播放「貓王」皮禮士利(Elvis Presley)和馬席斯(Johnny Mathis)的專輯。他還喜歡在頭頂上安一盞紫外線燈,然後躺下享受一場「日光浴」。接著,他會朝室友大衛.史密斯(David Smith)喊道:「我們就要去海灘啦。」

幾年的軍校生活,練就了特朗普吃苦耐勞和堅韌不拔的品格。事實也證明,父親藉助軍校管束特朗普的做法,成效顯著。他在軍校幾乎拋棄了愛欺負人的惡習,還因內務整潔獲得獎章。他當時的室友泰德.萊文(Ted Levine)給他起了個外號「一絲不苟先生」。此外,無論是在棒球隊、橄欖球隊,還是在社交方面,特朗普的表現都很出眾。1964年畢業時,18歲的特朗普已經是一位明星運動員和學生領導者了,領袖氣質隱然成形。

畢業那年,學院授予特朗普連隊上尉的榮譽軍銜。當時的副排長提克汀(Peter Ticktin)後來回憶說,作為領導者,特朗普不用提高嗓門,就能贏得他人的尊重。「他從不對任何人大喊大叫。」如今是佛羅里達州一名律師的提克汀如此評價特朗普。

少年鴻鵠志

從軍校畢業的同年,特朗普帶領一個演習隊列,參加了紐約城的哥倫布紀念日遊行。站在第五大道上,特朗普向卡斯特利亞諾(Anthony Castellano) 少校表明了他的一番雄心。

據卡斯特利亞諾回憶,特朗普當時說:「長官,你知道嗎?我真的很想有一天在這裏擁有一些房產。」

當時,即將步入大學的特朗普似乎知道自己將隨父從商。他對室友說,如果他不去做,「怕是會錯失良機」。他考慮過到加州讀電影學校,但還是決定留在紐約。

1964年,特朗普高中畢業後,隨父親一起參加了韋拉扎諾海峽大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的落成典禮。設計這座大橋的85歲瑞典設計師從歐洲遠道而來參加典禮。但特朗普注意到,無人對他表示出絲毫敬意。

特朗普後來告訴記者:「當時我就意識到,並會永遠記住,我不想被任何人輕視。」

當時年僅18歲的他,就已明確知道,自己未來的人生要如何走了。他與同為軍校學員的奧特納(Jeff Ortenau)分享了自己的願景。

「有朝一日,我會功成名就。」特朗普信誓旦旦。

奧特納當時對特朗普說:「你知道嗎?說不定有一天,你會成為總統呢。」

沒想到,當年這句不經意的玩笑話,52年後竟變成了現實。命運是多麼妙不可言。

二、商業巨子的多面人生

商業奇才打造商業帝國

特朗普在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就讀兩年後,轉至名校賓夕凡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成為爸爸最喜歡的孩子。大學期間,特朗普孜孜不倦地汲取商業領域的新知識,培養機敏的生意眼光。1968年畢業後,他加入家族企業特朗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且繼承了幾千萬美元的家產。他協助爸爸在紐約市各鎮區擴大了地產業的投資,並逐步接管了公司。

儘管特朗普從事房地產業是深受其父的影響,但他的目標卻更為宏大。

上世紀70年代,經濟危機來襲。大地產商都在收縮的時候,特朗普非但沒有止步於父親固守的布魯克林和皇后區,反而將目光投向彼時已殘破不堪的曼哈頓。他深信那裏蘊藏著眾多機遇。

1971年,25歲的特朗普拿著啟動資金,隻身闖蕩曼哈頓。他大膽地將家族企業的重心轉向曼哈頓的大型地產項目,著手興建外觀壯麗的高樓大廈,來吸引高收入族群。而此前他的父親主要在布魯克林和皇后區為低收入者提供廉價房屋。

初到曼哈頓人生地不熟。特朗普意識到,想攢一手好牌,進軍高端房產業,那就得結交商界精英。在看準當地最有名但門檻苛刻的LE俱樂部後,特朗普用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和越挫越勇的韌性打動了富豪們,成功進入了該俱樂部。

特朗普有著十分敏銳的商業洞察力,會在市場不景氣時買進。1974年,曼哈頓的賓夕法尼亞州中央鐵路公司宣告破產。該公司在紐約擁有很多地產,已殘破不堪的科莫多爾酒店(Commodore Hotel)就是其中之一,它的地理位置極佳,位於紐約中央車站旁。特朗普瞅準這個好機會,立刻斥資1,200萬美元,獲得該酒店的收購權,打算改造為全新的頂級商務旅館。但當他向銀行借款時,對方因他毫無酒店經營經驗而回絕了他。

特朗普並沒有氣餒,他繼續多方設法。歷經5年的運籌帷幄,他不僅說服市政府減稅40年、順利辦妥貸款手續,還親自監督了酒店的重建工程。

上世紀80年代,美國經濟復甦,特朗普的地產生意也邁入了黃金時代。

1980年,特朗普把科莫多爾酒店成功改造為凱悅大酒店(Grand Hyatt)。這是特朗普房地產事業上的重要里程碑。原本只是地產界小咖的他一炮而紅。他重金聘請著名建築師設計亮麗而新穎的酒店外觀,吸引了絡繹不絕的賓客,讓他在紐約站穩腳跟。至今該酒店生意仍很興隆。凱悅大酒店的成功,彰顯出特朗普銳不可當的商業才華,讓時年34歲的他聲名鵲起。

其後,特朗普又以相同模式,在紐約各處興建摩天大樓,打造地產界的精品名牌。如1979年,他斥資2億買下紐約第5大道蒂芬妮珠寶店(Tiffany&Co.)旁的精華地段,在3年內建造了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這是他最著名的地產,高達68層,為高收入者提供寬敞的辦公室、豪華公寓及精品商店。大廈內有6層樓高的中庭,以粉紅色大理石作裝飾,還有80呎高的瀑布,這在30年前已是非常豪奢。憑藉這一切獨特優勢,特朗普大廈吸引了無數的長期租客,為特朗普賺進了滾滾鈔票。直到今天,特朗普大廈仍是紐約的重要地標之一,也是遊客們必訪的景點。

之後,特朗普還陸續興建了其它知名地產,如特朗普公寓(Trump Place)、特朗普世界大廈(Trump World Tower)、特朗普國際大酒店(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 and Tower)。(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