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梵蒂岡邀請中共代表出席反對販賣器官的國際研討會,令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再度引發國際關注。德國、瑞士、法國等多國媒體都聚焦這一話題進行報道,並引述醫生和專家的話指出,教廷邀請中共代表與會,是在洗白中共的罪行。

德語網站visiontimes報道說,十多年來,汪致遠博士一直是調查中共活摘器官團隊的成員。2006年3月,他首次聽說中共強制摘取器官的消息,得知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北方一家醫院遭活摘器官而死。但是,這位自1995年移居美國的前中國軍醫,當時並不能完全相信這樣的犯罪會真實發生。

汪致遠說:「這已經超出了我作為正常人的心理承受力,性質太嚴重,數量太大。」他加入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WOIPFG,以下簡稱「追查國際」),調查這些罪行的真實性。

但調查結果使這位研究人員更加震驚。在汪致遠和他的團隊對涉案醫院的初步調查中,他們給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血栓醫院打了許多電話。雖然醫院的醫生和護士提供的資料不多,但是鍋爐房工人卻說了不少。

汪致遠說:「鍋爐房工人說,他們燒毀屍體,有不少男女屍體。他們說,他們從屍體上摘下耳環珠寶、手錶等等。我們被深深地震驚了。」這表明,醫院用鍋爐房來銷毀活摘器官的證據。

汪致遠解釋說:「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從來沒有聽說過醫院在鍋爐房焚燒屍體,醫院通常設有太平間,將屍體交給殯儀館火化。」「這真的敲響了警鐘,說明活摘器官可能是真實的。但是,我們不太清楚詳情。」

「追查國際」開始重新調查中國的器官移植醫院。2006年至2007年,「追查國際」人員扮作需器官移植病患的家屬,打電話到中國了解實情。結果令他們吃驚不小,因為移植醫生團隊坦承,器官的來源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基於真善忍原則的修行方法。

2006年,一名上海醫生告訴「追查國際」,在他的醫院肝臟移植只需等待一個星期。而存在自願器官捐獻系統的西方國家,需要等待多年才能進行肝臟及其它重要器官的移植。這位醫生並說,肝臟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

汪致遠聯繫到一家軍隊醫院的一名醫生,該家醫院也進行器官移植。這名醫生解釋了系統是如何運作的,以及中共最高層參與到摘取器官的決策中。

調查人員發現,在早期調查中,中國許多醫務人員都非常直接地告知器官來源。活體摘取器官事件被公眾譴責後,他們在電話上不再輕易地吐露相關消息。儘管如此,「追查國際」繼續地記錄下警察和高級官員就活摘器官的說明。

一名前警官告訴調查人員,他見證了對一名婦女被摘除心臟和腎臟的過程,這名婦女也因器官被摘取而死亡。這名前警官的電話錄音,在紀錄片《人體摘取:中國的非法器官交易》中進行了展示。這名前武警說,親眼目睹一名女性在沒有被麻醉的情況下被摘取器官。

汪致遠所在的調查團隊還研究了移植產業在中國是如何運作的。他們發現,1999年,全中國只有19家醫院可以進行移植手術,到2005年,已經擴張到500家。移植醫院的數量在6年內增加了25倍多。而中共自1999年起,開始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調查團隊還發現,自1999年起,肝臟移植手術數量大幅上升。「在1991年至1998年的8年間,共有78例肝移植手術;然而,1999年至2006年有1萬4085例。」汪致遠說。這表明在同一時期肝移植手術增加了180倍,而中國當時並沒有器官自願捐獻系統。

去年6月,加拿大前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知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美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發佈了其著作《大屠殺》(The Slaughter)和《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深度更新調查報告,揭露中國系統性的、由國家組織驅動的、大規模產業化的活體器官移植黑幕。他們發現,每年在中國進行6萬〜10萬移植手術。

報告說,獲得移植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此外,較少一部份器官來源於維吾爾族、藏族和家庭教會基督徒。

美國眾議院在去年6月一致通過決議,敦促中共當局停止摘取宗教囚犯器官和停止迫害法輪功。歐洲議會在2013年通過了一項類似的決議。

這種罪行在中國仍然沒有結束。

德國《明鏡週刊》(Spiegel)報道說,僅僅一家醫院就進行了560例肝臟移植手術,基於這些手術寫的研究論文在醫學倫理學家抗議後,已經被醫學雜誌撤銷。

報道說,醫學雜誌《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中國醫生一篇關於肝臟移植的報告,報告是基於2010年至2014年浙江大學附屬醫院進行的563起移植手術。澳洲的醫學倫理學家說,有跡象表示,研究中涉及死囚器官。

麥考瑞大學倫理學家溫迪・羅傑斯(Wendy Rogers)說,如此大規模的移植手術研究不可能只是使用志願者捐贈器官。

由於沒有道德上站得住腳的器官來源證據,她要求撤銷中方論文。

兩名論文作者聲稱,所有器官在心臟死亡後從供體取出,不是來自於死刑犯。《國際肝雜誌》的主編帕維亞大學的Mario Mondelli表示,已經要求論文作者提供這方面的證據。他說:「不幸的是,該機構沒有回應或評論。」該雜誌公開了對此論文的撤銷決定。

中共政府聲稱自2015年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活動家和研究人員的調查表明,這種做法依然在繼續。

瑞士日内瓦《時代報》(Le Temps)報道說,教廷邀請中共官員參加反對器官販賣的會議,醫學倫理專家譴責了這種作法。

梵蒂岡舉辦了反對販賣器官國際研討會,中共代表的到會引起醫學倫理學家的抗議。中國是器官移植大國,中共一向通過在監獄中的暴力行為獲得器官來源。許多醫生和中國問題專家認為,教廷邀請中共代表,是在洗白中共的罪行。

在羅馬,中共衛生部原副部長黃潔夫稱,從2015年起,已停止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10年前90%的移植器官來自死囚。北京稱,2016年從1萬名捐贈者身上獲得2.8萬個「主要器官」。而根據去年的一項研究估算,每年中國進行了多達6萬至10萬起器官移植手術。

11名醫德專家對教宗科學院發出抗議信,對邀請中共移植專家這種做法進行質疑:「我們要求本次會議的組織者,調查中國的被拘禁者情況,中國囚犯被視為移植器官庫。」專家警告梵蒂岡說,中共可能將本次會議當作宣傳資本,來「提高其移植系統的聲譽」。

法國媒體《巴黎人報》(Le Parisien)報道說,中共代表參加梵蒂岡反對器官走私的國際研討會,遭到醫學倫理學專家的強烈批評,專家指出中共的移植罪行仍然沒有結束。

中共媒體稱,在2015年,只得到2,766個器官。中國傳統文化認為,死要全屍,只有極少數中國人願意捐贈器官。

調查人員的一份報告估計,每年在中國秘密進行了6萬至10萬宗移植手術。

幾十年來,中共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往往沒有經過家屬同意。北京在2015年1月聲稱禁止摘取囚犯器官,但事實令人擔憂。

倫理學家們表示,中共代表出席梵蒂岡會議「令人震驚」。倫理學家聯名寫信給梵蒂岡說,「應該意識到,有名望的外國機構的認可,即使是間接的,也可能被中共用在宣傳中,提高其缺乏倫理道德的器官移植系統的聲譽。」

法國生命倫理學網站Gènéthique報道說,梵蒂岡邀請中共代表參加器官國際研討會,引起了醫學倫理專家的強烈反應,因為中共「希望說服人們相信其新的器官捐贈政策的所謂誠信」,但是行為卻繼續保持「不透明」。

到2015年,中國90%的移植器官來自死刑犯人。20世紀90年代以來,人權組織和國際醫療機構譴責這種器官來源。在2015年1月,中共雖然通過新的立法,但「許多疑慮依然存在」。

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的主任Torsten Trey博士說,「沒有透明度,沒有證據顯示他們在執行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