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多年前,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出現。從《共產黨宣言》的發表、巴黎公社的出現,到蘇聯、中共等共產黨政權的建立,共產主義思潮曾氾濫一時。人類意識形態領域形成了共產極權制與民主自由制兩大絕然對立的陣營。

一百多年的歷史顯示,共產紅潮所到之處,伴隨著戰亂、饑荒、屠殺和恐怖。共產運動重創了人類幾千年的文明,造成了一億人的非正常死亡,更多人遭受肉體與精神的苦難。「人間天堂」的假說,將十幾億人帶入了「人間地獄」。其對信仰的迫害、對道德價值的摧毀、對生態環境的破壞,造成了惡劣而深遠的影響。

共產主義學說和共產黨體制,本是人類在過去探尋出路,希冀化解危機的實驗。但事實證明,它非但不是解決問題的出路,反而給人類招來了巨大的災難,把人類引向毀滅。

在共產主義逐漸瓦解的今天,仍有不少人對此種學說抱有幻想,甚至有人抵制它的消亡,共產主義思潮在自由社會中仍以不同方式出現。因此,辨識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本質,杜絕共產思潮之禍害,對所有國家和個人都至關重要。

一 共產主義的產生

共產主義的出現和傳播與人類社會的兩個重大變化有關:其一是工業革命。在工業化國家裏,經濟危機周期性爆發,每次都造成大量工人失業、通貨膨脹、企業和銀行破產,社會貧富分化嚴重,社會矛盾也不斷激化。人們在苦悶徬徨中掙扎、對現實感到失望,從而進行反思;而當時的政治、經濟、社會政策與機制還無法提供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在這種背景下,社會主義思潮漸漸興起。它把矛盾根源歸咎於私有制,認為僱傭關係是赤裸裸的剝削關係,而社會主義的一個目標就是要消滅私有財產、消滅「階級差異」。馬克思和恩格斯斷言,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矛盾只能日益尖銳,資產階級必然滅亡,因此提出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社會制度。

第二個相關事件是1859年《物種起源》的發表。進化論假說推動人背離對神的信仰,共產黨把「物競天擇」理論帶入階級鬥爭之中,使「鬥爭」成為其維持政權的手段和動力。在追求經濟平等的驅動下,共產主義所描繪的烏托邦幻景迷惑了不少追隨者。

共產主義運動起源於19世紀西歐的工人運動,以卡爾.馬克思所著的《資本論》、《共產黨宣言》為理論基礎。自從1917年蘇俄共產黨誕生後,共產黨政權在多國相繼建立。它們發動暴力革命,在各地製造了連續不斷的衝突和動盪,並且嚴重地影響了全世界的社會秩序。

追求美好本是人之天性,無可厚非,尋求解決問題的可能方法亦屬正常。但是,共產主義宣揚無神論,宣揚階級鬥爭、仇恨與暴力,摧毀人們幾千年來的信仰、文化與傳統,則將人類引向了一條災難之路。

二 共產主義的背後

《共產黨宣言》開篇寫道:「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主義並非光明的學說,它起源於黑幫組織,實質信奉魔教。它背後是魔鬼的化身。

據美國國會圖書館館長、著名歷史學家詹姆斯.貝靈頓(James Hadley Billington)等學者的系統研究,共產黨起源於18世紀德國巴伐利亞的光照幫(Bavarian Order of the Illuminati),光照幫幫主亞當.魏薩普(Adam Weishaupt,1748-1830)是個魔教信徒,信奉撒旦路斯弗(Lucifer)。「正義者同盟」是光照幫滲透和控制的一個外圍組織。1847年6月,「正義者同盟」在倫敦召開第一次大會,宣佈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同年11月,共產主義者同盟「委託」馬克思和恩格斯撰寫宣言。次年2月21日,《共產黨宣言》出版,共產運動開始興起。

光照幫的邪教綱領及「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教義均被共產黨完全繼承。例如,《共產黨宣言》宣稱:「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佈: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列寧曾說:「我們必須使用所有詭計、陰謀、欺瞞、狡詐、非法手段、隱蔽手段,並掩蓋真相。」

殘暴與欺騙,是共產黨政權的共性。共產主義學說,以創建「人間天堂」蠱惑人心,實際卻敵視人類。對人類的仇視,是所有共產主義思想「導師」的共同特點。近年披露的文獻和學者研究顯示,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史太林都是撒旦的信徒,或者說皮相為人,撒旦為魂。

(1)信奉魔教的馬克思

卡爾.馬克思早年是基督徒,但是在大學期間加入了由喬安納.薩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會,成為魔教的一員。

馬克思在給父親的一封信裏寫道:「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已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而馬克思的兒子艾德加於1854年3月21日寫給他的信中,開頭一句竟然是「我親愛的魔鬼」。

此外,馬克思在詩作和所創作的劇本中幾次寫下「渴望向上帝復仇」,並多次流露出對世界的「仇恨」。例如,他在《絕望者的魔咒》詩中寫道:「在詛咒和命運的刑具中,一個靈攫取了我的所有;整個世界已被拋諸腦後,我剩下的只有仇恨。」

馬克思學生時代寫過一部劇本《Oulanem》,其中宣稱,他為了將人類拖入地獄而存在。他寫道:「我年輕的雙臂已充滿力量,將以暴烈之勢握住並抓碎你──人類。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朋友!』」

馬克思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他稱人類是「垃圾」,他們「粗言穢語」,是「一群混蛋」。

一方面,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他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癡」。

實際上,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他並不信奉「共產主義」。他只不過是利用「共產主義」為圈套,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份子去實現撒旦教的理想而已。最具諷刺性的是,對於共產黨的綱領性文件《共產黨宣言》,馬克思稱之為「糞──污穢之書」。

1991年11月,德國柏林工作人員將毀掉的列寧雕像搬走。(Getty Images)
1991年11月,德國柏林工作人員將毀掉的列寧雕像搬走。(Getty Images)

(2)殘暴的列寧

1917年「二月革命」後,流亡在外的列寧回到俄國發動「十月革命」政變,推翻了臨時政府,奪取了政權。共產主義對人類的仇視,從蘇共這裏開始演變為實實在在的暴政和屠殺。

如同馬克思、恩格斯信奉撒旦教一樣,青年時的列寧也是如此。列寧的親密朋友兼同事托洛茨基在其寫的《青年列寧》一書中提到,列寧16歲時,曾從頸上扯下十字架,向它吐口水,再將它踩在腳下──這是撒旦教中常見的一種儀式。作家阿麗德娜多次見過列寧,她寫道:「列寧是個邪惡的人,他長著一對狼一樣的邪惡的眼睛。」

「對革命而言,保證成功的可靠手段是消滅統治階層和文化階層。」列寧奪權後,便依此行事。1917年,他親自建立了秘密警察組織──「契卡」(即「肅清反革命及怠工特設委員會」,「克格勃」前身),並授予其全權逮捕、偵查、判決和執行的絕對權力,推行紅色恐怖政治。1918年,蘇俄建立了第一個勞改營,此後勞改營的數量在蘇維埃俄國和後來的蘇聯大幅增長。

列寧親自發起並由政治局集體決定,將一大批具有很高文化水準的知識份子驅逐出境,還鎮壓了要求實行自由選舉、自由貿易等的喀琅施塔得水兵。1922年,列寧在共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同年8月蘇共通過了《關於行政驅逐》法令,至當年年底,有2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

列寧的殘暴,還表現在其對沙皇尼古拉一家實施滅門槍決。1918年7月,被關押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一家未經審判,就被蘇維埃執行委員會下令開槍打死,共有11人被處死,屍體經過焚燒和硫酸毀容。而正是這個沙皇,在列寧流放期間,給予了他寬鬆自由的生活條件,每月還為他提供8盧布的津貼。

俄國思想家普列漢諾夫看出了列寧殘忍狂暴的面目,他臨終時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其中提到,「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甚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