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中國新年之際在香港被帶走,「紅頂商人」事件仍在繼續發酵。日前中共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監管會議上提到,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的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

2月10日,大陸召開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會議上談了包括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在內的八大要點,並提出「驚濤駭浪的資本市場一定是弱肉強食者在操縱」,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被外界認為是透露出來的監管新動向引發關注。金融專家解析認為背後還有更深層原因。

「逮鼠打狼」嚴懲資本大鱷

今年元月3日,劉士余已提到要嚴懲資本大鱷,敢於亮劍等言論,以防範資本市場的風險。 

除了金融大鱷外,劉士余這次發言中提到「逮鼠打狼」。去年12月23日,證監會發言人曾對「鼠」進行描述:「高學歷、高智商、金融從業經驗豐富」的行業精英,因為嚴重背離職業操守成市場唾棄的「鼠」。

會上,劉士余還點名批評股市「黑嘴」,稱券商分析師語不驚人死不休,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等等。

大陸金融專家鞏勝利接受《大紀元》採訪說:「中國新年前後,從人民銀行到銀監會、保監會等所有的金融機構發了通知,要把中國資本堵在國內,不要外出。現在中國的資本面臨大量的外出,資本大鱷還僅僅只是歷史的老賬,股市也好、市場也好、金融貨幣也好,都是延續了很多年。」 

他認為,現在中國面臨的問題:一個是貨幣發行量最大,而且還不夠用,這本來就是兩難,還有中國的管制也好、規章也好,金融制度也好,可能是全球最多、最嚴厲的,只要他們能想到的都能推出。

嚴峻的中國貨幣問題

他通過對比美國說:「相反的是美國特朗普上台,他開始把貨幣管制放鬆,美國的股市也在上漲,連歐洲也在放鬆一些金融貨幣政策,唯有中國在這方面更加收緊。一緊一鬆在全球的大背景下,凸顯中南海目前是不得已而為之。」 

他強調,因為現在全球貨幣都在放寬鬆,可以到處走動,中國現在從個人資本到集體資本,再到公司運行資本,出國都相當難。不管是美元還是其它貨幣進出都比以前要難很多。比如超過6百萬的錢進出都受到管制,並規定,中國老百姓的錢不准在國外投資房地產和股票市場。 

財新網2月10的報道披露,當前金融市場風險頻發,一批所謂的「金融大鱷」突破監管紅線,通過「化整為零」的代持方式,瞞天過海、分進合擊,最終實現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進而主導其董事會和管理層。從而導致巨額資金的流向就難以監控,或操縱市場、或資金外逃、或利益輸送等形成資金權力網絡。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資金出走有多種方式,包括通過地下錢莊秘密將財產匯到國外,因此前段時間大陸嚴打地下錢莊,據說打出的金額也相當可觀;第二,通過海外投資轉移資產;第三,成立空殼公司和國外公司簽訂假合同,以打官司失敗賠償的方式轉移資產等等,可謂「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鞏勝利引述李克強的話:「『就在我的鼻子底下,看著上千億、上千億的資金走掉了。』中國現在能走的人依然在走錢,不能走的人管制是越來越嚴厲,比如老百姓的外匯、個人使用國際資金等都很難出境。」 

白手套背後的權貴集團

鞏勝利說,除此之外,中國還面臨另外一個重要問題,就是特朗普上台後對中國施行懲罰性關稅。目前還沒有出籠,如果出籠的話,那到甚麼程度?「中美貿易這38年來,每年順差(盈利)大概6千億左右,如果特朗普政策使得這筆盈利沒有了,那中國走向國際市場,美元從哪裏來?而中國和歐元區的貿易基本是持平的,中國在國際上所花的錢基本來自美國,如果沒有中美貿易順差,那中國是寸步難行,所以現在抓金融大鱷也好,海外抓通緝犯都有這方面原因。」

華頗則強調:「劉士余所說的資本大鱷,表面上是郭文貴、徐翔,及剛剛引渡回大陸的肖建華等等這類的人,其實他們只是權貴的白手套,他們背後是這些權貴集團,也就是中共高層的子女親屬,真正是他們在金融領域呼風喚雨,從鄧小平開始,到江澤民時期,金融領域更是他們的大蛋糕。他們不會自己出面,推出徐翔、郭文貴、肖建華之類的金融大鱷擋在前面。」 

「這些資本大鱷對習近平來講也是相當大的威脅。比如習近平要提振股市,他們卻躲在後面來個金融政變,因此徐翔就被抓了。徐翔敢這麼做,背後就是這些權貴在撐腰,包括江曾家族等在內都有份。因此劉士余這次開會,強調不允許金融大鱷呼風喚雨,並對他們發出警告,還對他們掌控的利益還要收回來。」 

華頗還表示,因為中共專制制度,無法將權力關進籠子裏,這些資本大鱷、金融大鱷就依賴這些權力活動、暗箱操作,以權力為支撐無法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