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電腦編程專業的女大學生在哥斯達黎加做手術時,被判斷已死亡,離開世間的她遊歷了一番死後的世界,又回到了身體中——當時已在太平間……格拉謝拉‧H(Graciela H.)在瀕死體驗研究基金會(Near Death Experience Research Foundation)網站上分享了她的故事。(《大紀元》未聯繫其本人再行核實。)

手術當中

我看到醫生給我施救的節奏加快了。他們很不安。他們取了我的VS(生命體徵),做了心肺復甦。大家全都慢慢地離開了房間。我不明白他們為甚麼這樣做。

一切都歸於平靜。我決定起床。只有我的醫生原地未動,看著我的身體。我決定走近他,我站在他旁邊,我能感覺到他很傷心,他的內心很痛苦。(那時大家都認為我已經死了)我記得自己摸了一下他的肩膀,然後他就離開了。

我的身體也開始升空,越來越高,可以說是被一種奇怪的力量牽引著。這感覺很棒,我的身體越來越輕。在穿越手術室的天花板後,我發現我可以想去哪就去哪。

光的世界

我被拉到了一個地方,那是一個空間,雲朵明亮,周圍的一切都是光,非常明亮,我的身體注滿能量,胸中注滿幸福歡樂。

我看了看我的胳膊,形狀還和人的一樣,但構成的物質不同了。這種物質是一種白色的氣團,和身體周圍白色、銀色、珍珠色的光暈融在一起。

我很美。我沒有鏡子,看不到臉,但我可以感覺到我的面容很漂亮,我看到我的手臂和雙腿拖著長長的白色光芒,而我的嗓音介於少年人和小孩之間。

忽然間,一束比我更亮的光靠近了我,他的光亮晃得我甚麼也看不見。我想那是神。

他以很美的嗓音對我說:「妳將不能再往前去。」

我記得自己在思維中和他說著同樣的語言,他也通過思維來講話。

當時我哭了,因為我不想回去。這裏這麼好。他接住我,擁抱著我。這前後他都很平靜,給了我力量。我感受到了愛和能量。這世界上沒有一種愛和能量能與之相比。

他說:「妳被誤送到這裏來了,有人犯了一個錯。妳必須回去。要來這裏,妳需要完成很多事情,去幫助一些人吧!」

在太平間

於是我不得不重新返回人間。

我睜開眼睛,周圍的一切是金屬門、金屬桌上躺著的人,一個屍體上摞著另一個。我認出了這個地方:我在太平間裏﹗

我感到了睫毛上的冰,我的身體是冰冷的。我甚麼也感覺不到,甚至連脖子也動不了,也說不了話。

我感覺昏昏欲睡。兩、三個小時之後,我聽到有人說話,我睜開了眼睛。我看到兩個男護士。我想告訴他們我還活著,我有意識和知覺。於是我想我必須得和他們中的一位有眼神接觸。我幾乎沒有氣力一次次地眨眼睛,但我做到了。費了很大的勁。

一個護士突然看到了我,看到我在眨眼睛﹗他嚇懷了,跟他的搭檔說:「看,看哪,她的眼睛在動!」然後他笑了起來,說:「我們走吧,這個地方真嚇人。」我在心裏大叫著:「別,請別走開!」

於是在護士們帶著醫生們回來之前,我沒有再合眼。我只聽到有人說:「這是誰幹的?誰把這個患者送到太平間的?」醫生們快要瘋了。直到確信我遠離了那個地方,我才合上眼睛,三、四天後才醒過來。

那幾天裏我常沉睡很長時間。我沒法講話。到第五天時,我開始活動胳膊和腿。

醫生們向我解釋說,我被錯送到太平間裏了。他們給我治療,使我能重新走路。

我活過來後學到的一件事就是,真的有神存在,而且那裏如此美好。我學到沒有時間可浪費來做錯事,看在我們自己在另一世界的份上,我們需要行一切善。這就像銀行,你存入多少,最後就會得到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