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近日發表聲明,終身禁止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專家鄭樹森和嚴盛兩人的論文投稿,原因是擔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數據研究所涉及的器官來自中國死囚」。

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日前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罕見承認,這篇中國器官移植專家論文造假,他認為投訴信中指出的一些問題是事實。但詭異的是,該報道被媒體轉載後不久,相關報道先後被刪。

黃潔夫承認造假 被指掩蓋重大黑幕

據澎湃新聞2月12日報道,因擔憂一項中國學者的研究涉及到使用死刑犯的器官進行移植手術,國際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撤回了這篇於2016年9月在線發表的論文。做出決定之前,期刊曾要求論文作者所在單位在2017年2月3日前提供證明器官來源的資料,但沒有得到回應。

論文的通訊作者是中國器官移植專家、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鄭樹森,以及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醫師嚴盛。

2月7日,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涉嫌活摘器官的直接參與人黃潔夫在梵蒂岡「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上發言,欲説服國際醫療界相信,中共2015年宣佈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後,在改善其移植操作。

會上,黃潔夫僅僅提供了兩張幻燈片的辯解,遭到許多與會者的懷疑與詰問。多名與會者要求中共允許獨立檢查團對其器官移植活動進行檢查和監督,以確保中國不再出現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情況。

而對於國際期刊撤回中國器官移植專家這篇論文的決定,現仍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訪問的黃潔夫接受澎湃新聞電話採訪時承認這是一篇「科學數據造假的文章」,認為質疑信中指出的一些問題是事實。

同時,黃潔夫支持雜誌社撤回這篇論文的決定,稱「因為這篇文章報道的數據是失實的」。

澎湃新聞報道稱,鄭樹森團隊的論文的研究對象是564個(實際有效563個)在浙一醫院進行肝臟移植手術的案例,時間跨度為2010年4月至2014年10月。

2017年1月30日,《Liver international》在線刊登了一篇名為「以涉及死刑犯器官的數據為基礎的論文不應該被發表」的評論來信,質疑了該論文沒有使用死刑犯器官的聲明。

被黃潔夫指論文造假的鄭樹森是中國肝移植領域的「領軍人物」、中國工程院院士。現任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主任、浙江大學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肝膽胰外科主任、樹蘭醫療總院院長等職。

去年8月18日,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大會(TTS)在香港舉行。與會的53名中國醫生因涉嫌活摘器官,被列入國際人權組織調查名單。據報道,黃潔夫、鄭樹森、王海波、和陳靜瑜等多名中國「移植大戶」遭國際器官移植大會拒絕。TTS表示,一名中共醫生論文涉嫌違規,有關組織正擬調查。外媒指,此人就是鄭樹森。

澎湃新聞通過郵件聯繫鄭樹森和嚴盛,截至發稿前,未得到回覆。但是,上述報道被媒體轉載後不久,澎湃新聞、鳳凰網等媒體的相關報道先後被刪除。

黃潔夫日前在接受陸媒採訪時承認中國器官移植專家論文造假,但該報道被媒體轉載後不久,相關報道先後遭到封殺。(網絡圖片)
黃潔夫日前在接受陸媒採訪時承認中國器官移植專家論文造假,但該報道被媒體轉載後不久,相關報道先後遭到封殺。(網絡圖片)

對於黃潔夫的此次表態,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認為:「黃潔夫承認活摘主要參與者鄭樹森論文數據造假,是一種無奈地轉移視線之舉。多年來黃潔夫一直在改變說辭,從開始不承認使用死刑犯器官到後來的被迫承認,直到現在承認數據造假,表面上給外界一個似乎公正的假象,其實這樣的退守,都是在死守和迴避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這個底線。」

夏小強表示:「黃潔夫為了避免活摘器官罪惡被清算,被迫拋出了鄭樹森,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參與活摘器官的兇手的可悲。」

專家:中國囚犯被當作源源不斷的人體器官庫

2月6日,《科學》雜誌(Science Magazine)在其網站發表記者署名文章,報道國際肝病研究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the Liver)的官方期刊——《國際肝雜誌》(Liver International)撤銷中國兩名器官移植專家的論文,並終身禁止兩人投稿的消息,原因是擔心「其肝移植安全性數據研究所涉及的器官來自中國死囚」。

該期刊的這一決定基於澳洲悉尼麥考利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臨床倫理學教授羅傑斯(Wendy Rogers)及其大學同事的聯名投訴信。

2月7日和8日,梵蒂岡舉行「反對器官販賣全球峰會」,教宗科學院邀請中共官員黃潔夫參加。羅傑斯等多名醫學倫理學家向梵蒂岡寫信表示,教宗科學院不調查中共強摘良心犯器官的罪行,反而給予罪犯紅地毯的待遇,構成共謀。

11名醫學倫理學家寫信給梵蒂岡教宗科學院說,沒有證據顯示中共已經結束了摘取死囚器官、包括良心犯器官的做法。「相反,有證據顯示它在繼續。」中國囚犯「被當作源源不斷的人體器官庫」。

倫理學家們還寫道,「不應該給中共官員教宗科學院這個權威平台,來傳播有關中共改革的錯誤信息。」

羅傑斯近日在接受新唐人採訪時表示,「如果你知道一個犯罪在發生,而你假裝它沒有發生,那麼你就開始為這個犯罪背負一些罪行了,負上一些責任了。因為如果你看到一個可怕的犯罪,你應該有責任試圖制止它,不能假裝它沒有發生。如果你假裝它沒有發生,並且讚揚那個犯罪的人,那麼相當於鼓勵繼續犯罪。」

中共大規模秘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曝光

2015年中共兩會期間,大陸退休軍醫蔣彥永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內幕。

據港媒報道,蔣彥永表示,大陸肝移植源來自被處以極刑的死囚,包括301醫院、北京軍區總醫等都設有「器官移植中心」,這些部門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買賣等違法勾當,經濟效益很高,也是醫院和醫護人員灰色收入的主要來源。

報道稱,為了能弄到器官,他們和公檢法等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槍斃,就派車到刑場接屍。有的犯人一槍還未被打死,就被拉回醫院手術台摘除器官,然後向患者移植。其手法慘無人道,令人髮指。

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於2014年9月27日發表報告,公佈第一批中國大陸超過800家醫院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追查國際表示,將對中國大陸參與器官切取或移植的相關醫務人員進行全面追查取證。

報告說,供體器官的獲取是決定器官移植的數量與成敗的關鍵環節。自2000年起,在大陸各省份大小不同的城市和鄉鎮中的規模各異的醫院裏,不約而同地出現了很大數量的供體器官切取現象;參與器官切取和器官移植的醫院為數眾多,甚至一些沒有足夠資質的小型醫院、專科醫院等都開始做人體器官移植。器官切取和移植迅猛增長的時間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迫害的時間高度重合。

追查國際對大陸28省和4個直轄市200多家醫院的300多篇論文進行分析,從器官切取過程、器官熱缺血時間、供體健康狀況等多方面,發現證據證明相當大比例的器官供體在被切取器官的時候是活體,大量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很可能是提供移植器官的供體。

追查國際組織經過九年多的調查取證確認:1999年「7・20」後,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犯罪集團,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在全國範圍實施了一場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涉嫌屠殺人數超200萬。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大紀元合成圖片)
追查國際組織經過九年多的調查取證確認:1999年「7・20」後,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中共犯罪集團,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在全國範圍實施了一場群體滅絕性大屠殺。涉嫌屠殺人數超200萬。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大紀元合成圖片)

2014年10月28日,追查國際公佈第二批關於中共軍隊和武警系統100家醫院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2098名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12月26日公佈第三批關於中共765家非軍隊系統醫療機構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7402名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

報告說,中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及其總後勤部是執行江澤民屠殺命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機構。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在中國大陸存在大規模活體供體庫(即供取器官的活人群體庫),而中共的軍隊和武警系統很可能是關押和調配數額龐大的活體供體群的核心機構。由於軍隊系統的相對封閉性,從集中關押、全國調配、竊取移植器官到銷毀證據,都難以被外界瞭解。

曾擔任加拿大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的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從2006年7月開始調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獨立做出調查報告,結論是:「曾經發生,且至今仍然繼續存在,對非自願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大量器官摘取。」

中共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罪行曝光後震驚全球。2013年,國際醫師成立了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DAFOH)組織,要求中共停止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全球53個國家獲得150萬民眾連署。

2014年4月以來,亞洲、歐洲、澳洲及美國的國會議員,相繼發起反對中共活摘器官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