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日傳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南下深圳會見香港部份建制選委,下達指示支持林鄭月娥競選香港特首,並稱是中央政治局一致決定後,2月10日,據信有北京高層背景的香港《成報》再度發表署名漢江泄的評論文章,直指張德江是在「隱藏狼子之心」,耍手段,違反「一國兩制」。文章在將此南下行動與張返回北京後主持召開座談會,數度喊出以實際行動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權威等相對照後,將張德江定性為「口言善,身行惡」的「國妖」。

文章說,古時傳說狐狸能夠變成人形來迷惑人,但它的尾巴卻始終變不了,成為妖的標誌,即指壞人的本來面目或迷惑人的罪證。文章為此特意將三隻狐狸作為張德江、張曉明、林鄭三人的背景圖,同時在他們身前畫了三條狐狸尾巴。其意不言自明。

文章隨之還解釋「國妖」即是「兩面人」,而張德江擁有不少「兩面人」特質,如表面謀劃發展,背後官商勾結;口頭上講克己奉公、廉潔自律,實則利慾薰心、毫無底線;表面「一心為公」,背後全心謀私,貪得無厭,機關算盡。

「國妖」一詞似曾相識。中共落馬高官中首個也是迄今為止被官媒公開稱為「國妖」的惟有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2014年在周永康被正式宣佈逮捕後, 12月10日,《人民日報》發文直指周永康的所作所為與中共歷史上出現過的「叛徒」區別不大;同日,中共軍報批徐才厚是「兩面人」,是「用面具掩蓋骯髒靈魂」,而這樣的「口言善,身行惡」的「兩面人」在歷史上被稱為「國妖」,治國者要「除其妖」。

似乎是為了讓人們進一步了解何謂「國妖」,上海澎湃新聞網刊文進行了進一步的闡釋,如西漢末年表面禮賢下士實則心懷篡逆之念的王莽,當代歷史中「四人幫」之一的張春橋。文章認為歷史上興風起浪、作祟百端的正是這些「國妖」。

顯然,徐才厚之所以被稱為「國妖」,不僅僅是因為其令人乍舌的貪腐,更在於其與周永康等人犯下的謀反罪,即意欲篡奪最高權力。從這個意義上說,「國妖」可以說是「兩面人」,但並不完全等同於「兩面人」,因為「兩面人」並不一定有篡奪權力的慾望,而「國妖」卻有。

兩年多後的今天,張德江被定性為第二個「國妖」,雖然是由香港媒體冠名,但考慮到其背景,這樣的疾言厲色無疑不同尋常。其傳遞的信號就是北京最高層對於張德江的擅自行動,對其的兩面派作風非常不滿,同時點出了其所為的目地在本質上與徐才厚、周永康並無不同,即與最高層對抗,通過掌控香港逼宮,進而奪取最高權力,而這正是歷史上興風起浪、作祟百端的「國妖」的翻版。

筆者此前分析已指出,作為江派的前台人物的張德江,利用其人大委員長及兼任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身分,一再在香港攪局,包括2014年人大8.31決定和去年的「釋法」。另有消息指,江派很多的洗錢、走私和貪腐大案,都是在張的掩護下才得以進行,且日前「兩高」(最高法、最高檢)拋出的所謂「司法解釋」,試圖升級打壓法輪功,幕後也都是張德江一手操縱。

而張德江近日急匆匆南下亦與江派高官「高級白手套」、「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帶走調查有關,這也說明習近平動肖建華確實擊中了江派的軟肋。

那麼作為「國妖」、「兩面人」的張德江的下場會如何呢?去年5月21日,中共中紀委機關刊物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登了《「兩面人」在社會上還是黨內,都被人鄙棄》的文章,文章列舉了若干個「兩面人」,如徐才厚、蘇榮、王敏、萬慶良、廖少華、楊衛澤、盧子躍、李嘉等,並勾畫了「兩面人」的八副「臉譜」,如表面標榜看齊,背後妄議中央;表面五湖四海,背後拉幫結派;表面勤奮吃苦,背後享樂奢靡,等等。

文章明確指出:「兩面人」,無論在社會上,還是在黨內,都是被人鄙棄的對象。「鄙棄」暗示著被拿下。

而《成報》最新的文章的結論是:「兩面人」無論怎樣偽裝都難逃被揭穿、被懲治、被清除的下場,並且是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其還引用了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央紀委六次全會上談及「兩面人」的那句話:「必須及時把他們辨別出來、清除出去」。

張德江被港媒冠以「國妖」以及此前官媒釋放的懲辦「叛徒」,清除「國妖」的信號,都在昭示著張德江前景不妙。中共十九大前,張德江以何種方式謝幕,是否會步徐才厚被查的後塵,都是我們關注的焦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