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渣打馬拉松今早在港九舉行,今屆參賽選手共7.4萬人,海外選手近萬名,為歷屆人數之冠。每一年選手當中都不期然有新人冒出,每一年亦都有老手發揮的不如意。或者,這種「未知數」也是比賽的一種吸引力。不過,多情侶穿上情侶裝或在終點處求婚,則成為馬拉松的另一道風景線,展露出浪漫溫馨的一面。

陳家豪雙喜臨門 紀嘉文遺憾失水準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圖為紀嘉文。(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圖為紀嘉文。(余鋼/大紀元)

陳家豪、姚潔貞這對長跑夫妻原本報名一起跑10公里馬拉松,之前潔貞就表示,今次想陪老公跑一次10公里。但就於比賽前改變主意,轉去某電視台幫手做旁述。陳家豪不負眾望,以32分10秒成績奪得男子組10公里冠軍,創下個人最好成績。

接受訪問時,家豪直言,心裏一直想著老婆,要以最好的成績送老婆一份情人節禮物。其實,家豪同潔貞之間還有一個秘密的喜訊,這也是潔貞放棄同老公上場的原因,賽前活動時潔貞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透露,「陳家有喜啦,因為太小,還不能照超聲波,但暫不適宜做劇烈運動。」難怪老公跑的時候心裏一直掛著老婆,原來不只掛住一個!

其實,跑場上不僅可以結出愛情的碩果,亦可種下友誼的種子。家豪跑到終點時念念不忘的還有一個人,紀嘉文(紀Sir)!但今次紀Sir卻失水準落後10分鐘。接受採訪時,紀Sir表示,因為腳抽筋,跑到中段時調整速度後慢了下來,最後以1小時18分衝線。

原來,一周前,紀Sir同家豪在福岡跑完半馬,「當時的成績是1小時09分,時間上為今年排名第一。」紀Sir對上個禮拜的成績都流露出滿意。但因「福岡太凍,跑完後雙腿已經拉傷,一個禮拜未有恢復得好。我想都跟今日的天氣凍有關,加上腳傷。我想也與之前練習過分,用的力量太多有關。」他表示,賽場上心理素質都非常重要,希望今次調整後,可以恢復狀態。並望能參加亞洲錦標賽。

本地薑意外跑出  第一次要獻給香港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全馬香港男子第一名魏賡。(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全馬香港男子第一名魏賡。(余鋼/大紀元)

今年渣馬全馬冠亞季軍又被來自埃塞俄比亞天生跑得快的選手包嗮,所以要計香港運動員有幾勁?唯有單獨來計本地的跑手名次啦。今年本地全馬第一的是24歲業餘跑手魏賡。

文員出身的魏賡為了要跑,半年前就辭職專注訓練,由跑10公里開始轉為挑戰全馬,最後以2小時35分06秒的成績衝出。首次參賽就跑出,他說,「今次的成績,在自己預計之外」。

講起訓練過程都不容易,文員出身,用積蓄來支付自己的生活費並給家用,為了跑出好成績,擺放多些時間訓練而於去年暑期辭職,他說,「是想博一博。其實我本身想過去海外參加,因為海外的賽道比較平坦,但自己覺得香港始終是自己長大的地方,所以, 想第一次在香港跑。」

今後會否轉為職業運動員?他說,始終在香港生活,經濟方面都是一個問題。不過來臨的計劃,他則表示想去日本跑,因為亞洲地區無時差問題,而賽道方面亦相當平坦。

女子全馬本地冠軍是梁穎恩,時間是3小時04分10秒。雖然後來大會更正魏賡第二,冠軍是意大利藉的Stefano Passarellok,但人們仍然認為魏賡就是本地第一。去年全馬男子本地第一的徐志堅今次則跌落本地第二,他表示,受傷患影響訓練質素,同時心理質素需要調整,而令今次未能發揮水準。

情侶執手終點 承諾共跑人生路

陳家豪、姚潔貞這對長跑夫妻已經成了緣結跑道後,攜手跑在人生跑道上的最佳情侶典範,今年亦不乏情侶手拉手,穿上情侶裝,在跑完馬拉松後結束愛情長跑,雙雙承諾攜手共踏人數跑道的選手。有男士跑完全程後展露寫在身上的標語「Marry me(嫁給我)」,而昨日的婚紗準夫婦在今年的情侶中最吸睛。

同樣結緣跑道的馮先生和準馮太昨日穿上婚紗跑全馬,他們透露,二人相識於05年左右,已經共同跑過了20幾個馬拉松,去年在名古屋馬拉松求婚成功,今次設宴。他們為了能讓外國的跑手朋友們出席他們的婚禮,特地選在渣馬後笠日擺酒,即今天舉行婚宴。二人開心表示,穿上婚紗和禮服長跑,途中得到不少人的祝福,感到好幸福。

他們表示,一路上穿上禮服和婚紗亦很辛苦,馮生全程抽筋,但卻得到老婆仔的鼓勵:「我咁難頂都頂到,馬拉松唔會頂唔到嘅」。二人互相鼓勵跑完全程。他們計劃婚後先到西班牙參加馬拉松度時度蜜月,再到日本參加馬拉松。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一對新人長跑結婚。(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一對新人長跑結婚。(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一對新人長跑結婚。(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一對新人長跑結婚。(余鋼/大紀元)

雷雄德:戰術及心理平衡很重要

昨日天氣清涼乾爽,有利選手發揮,但部份精英跑手卻臨場發揮的未如理想。為此,香港浸會大學體育系副教授雷雄德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回應指:「天氣清涼乾爽,本身適合長跑比賽,對於平時訓練不足夠的人來講,跑起上來會感覺舒適,但對於一些訓練有素的跑手來講,他要想突破自己的成績,就會擔心一個太好的天氣,他的心理素質未能同期進入比賽的時候,若戰術未能發揮的好,可能會出現一個相反的效果。」

他說,通常跑馬拉松時,全程拉勻平均速度,是一個最穩陣的戰術。但好多時在好天氣下,好多跑手會雄心勃勃,於是在前段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將其步速提升,而導致後段時無足夠的能量去完成。所以對於馬拉松的一些精英跑手來說,除了要有好的體能訓練,戰術上的運用,同時在心理上都能在全程有一個好的協調,才能發揮的完美。

同時,他認為,香港路段艱辛,3條山隧,有上有落,如果跑手平時無上落斜路的訓練,很難有一個好的發揮。而如果前段被人帶到太快,後段路就無足夠的體力去應付。他總結說,「天氣所謂為健康而跑的朋友當然開心愉快,但對於想爭取跑出個人好成績的跑手來講,亦存在好多挑戰。」

平均的速度是跑馬拉松全程最重要的,但特別香港的路段好艱辛,因為有3條山隧,要上要落,所以,如果你平時訓練無針對邪路上落的訓練,跑手很難有一個好平均的發揮。對於跑手來講,如果跑的時候,前段被人帶的太快的時候,後段就無足夠的 體力去應付了,特別是上落西隧那條那段時間,會令情況更加加劇,所以,天氣所謂為健康而跑的朋友當然開心愉快,但對於想爭取跑步想爭取個人好成績的跑手來講,也都存在好多挑戰。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雷雄德教授。(余鋼/大紀元)
2017渣打馬拉松在港舉行。雷雄德教授。(余鋼/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