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落馬官員貪腐驚人,生活奢靡、腐化。不少貪官表面一套、背後一套,落馬前還耍裝窮的把戲,一路偽裝一路受賄,斂財的方式各種各樣,腐敗到極點。

2月3日,中共湖南省懷化市政協前副主席黃澤春(副廳級)涉嫌「受賄罪、貪污罪」一案被提起公訴。黃澤春被指控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財物,數額巨大,應當追究其刑事責任。

2月11日,大陸《法制晚報》微信公眾號「觀海解局」的文章披露了一些一邊哭窮裝窮一邊大肆斂財的貪官。

文章以剛被公訴的黃澤春為例。黃澤春落馬前,表面兩袖清風,經常穿布鞋、吃剩飯,還常常上交紅包禮金,可私下卻大肆權錢交易。一名老闆有求於他,專門定製了5枚黃金製品送給他,他連忙收下,對該老闆有求必應。

黃澤春任職沅陵期間,尤其是擔任沅陵縣委書記以後,貪財更是肆無忌憚。他準備買房,消息一傳出去,馬上就有老闆奉上購房款,他毫不猶豫地就收了。

文章還舉例,前吐魯番世行辦主任、地區水利局局長曹培武也「被貼上好官標籤」。曹培武自稱,他從不浪費一分錢財物,飯菜能吃飽就行,看到別人揮霍浪費心裏就難受。

據報,曹培武是非常節儉的一個人,身上穿的棉布背心是他剛剛參加工作時買的,已經30年了還在穿,捨不得換掉,平時一日三餐也很簡單,從來不吃肉。但是,2014年8月曹培武涉嫌受賄罪被逮捕,被指控受賄251萬餘元人民幣。

貴陽前市長助理樊中黔於2010年9月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其被指控受賄的贓款塞滿整整5個保險櫃,包括人民幣1005萬餘元、美元4萬元、金條50根等。樊中黔平時不抽菸、不喝酒,一雙皮鞋底子換了3次還要修了再穿,還多次在各種會議上大講「廉潔」的意義。

最典型的是中共國家能源局煤炭司前副司長魏鵬遠,其被指控受賄超2億元人民幣,被判死緩及被「終身監禁」。

據報道,多名接近魏的業內人士感到吃驚,因為魏平時衣著簡樸,絲毫看不出家藏萬貫。魏鵬遠平常上下班騎著一輛有些破舊的自行車,衣著有點「土氣」,看上去都是便宜貨。其實,魏是開豪車到單位附近的停車場,停好車後從汽車後備箱拿出自行車,然後騎到單位,下班也是騎自行車到車庫,然後開著豪車回家。

此外,「億元水官」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前總經理馬超群平時吃飯只要一碗麵條,甚至麵條掉到桌上都要撿起來吃掉,然而,在其家中卻被搜出現金上億元、黃金37公斤、房產手續68套。

在中共體制下,官場的貪腐已是見怪不怪,幾乎無官不貪、無官不淫。尤其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掌權時期,以「貪官治國」,整個官場腐敗氾濫。

江澤民的親信、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對外宣稱,不能做欺壓百姓的惡官和以權謀私、見利忘義的貪官。據報,周永康家族斂財約1,000億元人民幣,僅貪腐足以判處死刑。

江澤民的親信、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曾稱,他一生最大的缺點就是廉潔,但從徐才厚2,000平方米的北京豪宅地下室被查抄的現金足足有一噸多重,還有百公斤的和田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製品、唐宋元明歷朝的各種古玩器具和字畫等。據報,徐才厚斂財200億元人民幣。

被指是江澤民老家的「大管家」、前南京市長季建業曾在2010年1月出任南京市長時說:「我要做一個廉潔從政的市長。」但2015年4月7日,季建業受賄財物折合1,132萬元人民幣,被判15年。

中共官媒曾發文批王敏、蘇榮、萬慶良、劉鐵男等兩面人,台上道貌岸然,台下貪贓枉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人前是人、人後是鬼。

此前,中共多個領導人已數次發出腐敗亡黨危機警告。

《九評共產黨》一書指出,中共必亡,但腐敗並不是中共亡黨的唯一威脅,中共亡黨是天意,是作惡多端的必然結果。中共滅亡是即將到來的現實。拋棄中共是所有明智中國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