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傳媒最新報道,多個消息來源證實,大陸房地產商之一、廣州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中共全國政協常委許家印,已經被列為新一波反貪腐的重點調查名單之中。在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曝接受調查後不久,就傳出這個消息,不能說二者沒有關聯。

較之肖建華,許家印在中國大陸的知名度是相當高的,這主要是因為廣州恆大足球俱樂部。自2010年,許家印買下這家俱樂部後,不惜砸下重金引進外援,並取得了2013年亞冠聯賽冠軍,這給低迷的中國足球不啻打了一針興奮劑。

不過,足球只是許家印的業餘愛好,恆大集團的主業還是地產。2015年底,許家印339億收購香港富豪鄭裕彤家族旗下的新世界集團在內地的地產無疑是大手筆。公開資料顯示,自2015年6月起,恆大地產已斥資逾人民幣600億元,從華人置業、中渝置地、新世界等港資企業手中收購了共計14個項目以及兩塊地。這說明,恆大集團動用資金和融資的能力非常強大。

從去年轟動一時的恆大、寶能花巨資爭奪萬科地產股權時,傳出明天系肖建華可能入局到闢謠,說明恆大背後依靠的金主並不簡單。如果是肖建華就並不令人奇怪了。

據網名為「深度金融」的文章披露,1993年下海後,在不到10年內,肖建華構築起控股6家上市公司、參股和控股9家商業銀行、4家證券公司、4家信託公司的龐大金融帝國。之後經商結交大批高官家族,終成億萬富翁,外界估計其個人身家至少有千億元。如果明天系做恆大的後盾,恆大收購萬科股權的「豪氣」就可以解釋的通了。

事實上,肖建華和許家印不僅認識,而且極有可能關係密切,二人都是2014年12月成立的香港文化產業聯合總會(文聯會)董事。文聯會是一個「富豪俱樂部」,文聯會董事兼理事會會長是麗新集團主席林建岳,監事會主席為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化產業協會會長張斌,董事還有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新世界主席鄭家純、信和置業主席黃志祥、星島主席何柱國、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蒙牛創辦人牛根生、影星趙薇等。

許家印與新世界主席鄭家純的地產交易,說明二人關係同樣不簡單。據說,鄭裕彤是許家印的恩人。2008年金融危機,恆大資金缺口一度高達120億元以上。為了補上資金缺口,許家印奔赴香港求教。

通過此前恆大開盤請明星助陣,許家印認識了英皇老闆楊受成,藉助楊受成的人脈,許家印又認識了鄭裕彤。為了取得鄭裕彤的信任,在這三個月裏,許家印每周都要和鄭裕彤吃一次飯,並去鄭家打牌。他跟鄭裕彤玩鋤大地,跟其子鄭家純鬥地主,有時牌癮大還會玩至深夜。

許家印的這番苦心並沒有白費,鄭裕彤成了幫助許家印渡過難關的關鍵人物。同年,鄭裕彤聯手科威特投資局、德意志銀行和美林銀行等投資機構,總共斥資5.06億美元入股恆大。這讓許家印緩過一口氣。這也是為何後來許家印接盤鄭家內地地產的原因。

還是通過打牌,許家印加入了香港頂級富豪中的小圈子——大D會。大D會裏,有英皇集團主席楊受成,有中渝置地的老闆張松橋、華人置業董事長劉鑾雄等。而許家印能夠進入香港文聯會,結識其他富豪,也就順理成章了。那麼,其與文聯會其他富豪包括肖建華乃至梁振英的關係,就不能不讓人打個問號。

肖建華與許家印形成關聯還與曾慶紅的兒子曾偉有關。據悉,曾偉2007年以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資產達738億人民幣的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時,肖建華就是出資人,因為明面收購魯能的幾家公司都在肖建華的名下。

此外,肖建華據說還是曾慶紅在香港的核心特工,除幫助江派洗錢外,還執行政治任務,包括涉入香港特首選舉。

而許家印與曾偉的交集是在澳大利亞。據《路透社》報道,為了打擊炒房活動,日前澳洲政府強制15名外國人銷售非法收購的房產,其中包括中國人。澳洲政府近年來打擊外國人對澳洲住宅房產的投資,已經強制外國人脫售數十個非法收購的房地產。

2015年3月,澳大利亞財長簽署文件,嚴令中國恆大地產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旗下公司在90天內,賣出2014年以39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1.9億元)購買的海邊豪宅Villa Del Mare,且不論銷售價格多少,必須限期售出,否則將面臨起訴。2015年,許家印的澳洲豪宅悄然轉手給華裔女商人王麗。但有澳媒爆料,許2015年初曾將豪宅借給曾偉開派對,王麗亦是座上客。王、曾、許三人關係不言而喻。

顯而易見,肖建華和許家印被調查並不簡單,他們會吐露怎樣與曾慶紅家族有關的內幕,是下一步的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