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入2017年,中國大陸的政治局勢越發撲朔迷離,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根據自己長期對中共黨史的研究及宮廷鬥爭的了解,向大紀元記者談了他對時局的判斷。他認為目前江派和跟其利益一致的公檢法高層都到了生死關頭了,所以他們要瘋狂反撲,對習近平和王岐山而言這是一場輸不起的鬥爭,所以他們要步步為營,沒有必勝的把握不出牌。中共十九大前必拿下江澤民和曾慶紅。

大陸原軍事院校的教授、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最近接受大紀元專訪,談到肖建華案時,他認為肖建華被帶回大陸對解決江、曾問題是重大突破,因為目前中共高層是兩個司令部,公檢法系統對習近平叫板叫得厲害,處於瘋狂狀態。

他舉兩個例子來說明。一個是雷洋案,「習近平對雷洋案明白批示四個字——『公開公正』。結果公安部就搞出來四千警察簽名說,『你要追到底要把我們警察抓出來,我們都要罷工了,就沒人執法了,國家治安沒法維持了。』實際上(他們)在對習近平施加壓力,最後是這麼一個解決了。但這也暴露了他們的意圖,公檢法那些人擰成一股繩,在這條戰線上抵抗習近平、抵抗王岐山。」

另一個是兩高(最高法、最高檢)突然針對法輪功再拋出了關於所謂處理×教問題的司法解釋。辛子陵說:「習近平召開的宗教會議,對法輪功問題在高層,他已經亮過明觀點。他們(兩高)敢這麼幹,這是直接針對習近平,就是還要執行江澤民那一套,習近平這些新的決定、新的說法不算數。」

「因為目前來說,他們確實是到了生死關頭了。習近平要大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因此有二十多萬狀告江澤民這些人。如果這次對法輪功真的按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真正地按公平正義的原則來處理這些問題,下一步江澤民就要以反人類罪被送上審判台了。在這個時候他不想辦法脫身?他如果上審判台,那周強、曹建明他們也不好過。高法、高檢和公安部,他們是主要的執行者,所以他們為了自己也只能是垂死掙扎了,所以鬧了這麼一把,這是他們的瘋狂反撲。」

他強調:「兩高這個司法解釋是政治鬥爭,是從這個角度提出問題來。習近平會有態度、會有對策。如果他在這點退了,那就是失信於天下、失信於全國人民。大家都看這個問題,是你要大家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大家果然上訴,狀子遞上來了,最後你妥協了不辦了,這是不可想像的、不可能的。」

「我判斷,很可能在兩會之前會有一個大的動靜,給反對陣營一個打擊,給人民一個振奮,這是有可能。因為現在肖建華站出來,形勢就變化了,這是關鍵性人物。肖建華是江澤民權貴貪腐集團集體的白手套,是他們整個貪腐集團的經紀人。肖建華已經被王岐山掌握在手裏面,這個事情就容易解決。如果肖健華不掌握在手裏面,空口說他不認,你拿不出來證據他不服。」

「這個鬥爭,軍事上講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政治也是如此。我在另一個戰場上把某一個最大的老虎弄出來,他們也得老實。回過頭來,再解決司法解釋問題。看看吧,兩會之前有的熱鬧了。」

辛子陵還表示,目前外界對於反貪打虎能不能進行到底,具體地說,江澤民、曾慶紅能不能把他們抓出來繩之以法,大家有點信心不足。因為好長時間沒有進展,甚至認為不一定了,看起來也只能這樣子了。

他說:「如果這兩個人的問題不解決,等於反貪打虎失敗。那些人會抱成團在江、曾的率領之下進行大反攻,那就了不得了。所以江、曾的問題在『十九大』以前一定要解決,不會不解決。如果不解決,那就是沒有力量解決了。但是現在不是這麽個情況,王岐山、習近平他們決心很大。這個不僅關係到中國的改革開放、中國的國際名聲、整個國家事業、也關係他們自己的身家性命。」

「習近平、王岐山非常清醒,這是一場輸不起的鬥爭,不能輸。所以他們要步步為營,沒有必勝的把握不出牌。所以我希望大家耐心等一等,不要急,不要失去信心,不要認為好像一號、二號老虎要平安過關了。過不了關的,肖建華的出現標誌他們的問題會獲得『徹底解決』。」

辛子陵還表示,他們的政治問題已經差不多了,現在就是經濟問題,好多事情他們做得很隱蔽。一個政治局委員、一個政治局常委貪了一百個億、上千個億,他那些資產怎麼辦?他當然是要找個經紀人給他代理,而這個人身份不暴露就沒法查出來這問題,現在這個經紀人找出來了,他們就跑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