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宣佈達成伊核協議後不久,媒體開始披露伊朗和國際原子能機構之間的秘密協議。其中一些協議隨後被公開。由於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批評這項協議,並且美伊關係趨向緊張,白宮可能將披露更多的協議細節。

總統特朗普上周發佈推文說:「伊朗已正式聲明將發射彈道導彈,這應該感謝美國與他們簽署過可怕的協議。 伊朗本處於崩潰的最後一程,但是美國來了,給了它一條生命線——1500億美元的伊朗交易。」

伊核協議達成後,輿論開始談論伊朗的測試和檢查方法的秘密補充協議。奧巴馬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承認,伊朗和原子能機構之間的協議文件不是公開的,但奧巴馬政府得知其內容,並通過分類簡報告知國會。

然而,自那時起許多補充協議已經曝光,國會的許多共和黨人,包括前堪薩斯州議員和特朗普總統目前的中央情報局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繼續要求披露與伊朗交易的全部內容,特別是在伊朗最近進行了彈道導彈試驗之後。

捍衛民主基金會的高級伊朗分析師Behnam Ben Taleblu告訴《霍士新聞報》說:「事實上,有些補充協議是一個問題。這項協議賣給我們時似乎是透明的,事實並非如此。」

PJMedia專欄作家羅傑・西蒙(Roger Simon)呼籲全面公開伊核協議,他寫道:「很久以前就應該公佈這個交易的完整細節了。」

這項簡稱為伊核協議的全名為「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協議要求伊朗停止濃縮鈾,鈾這種材料可用於核武器,作為條件換取美國和國際廣泛緩解對伊朗的經濟制裁。

補充協議中有爭議的問題之一是伊朗聲稱他們可以合法開發測試2,000公里的彈道導彈,因為它們不是用來攜帶核彈頭的。

伊朗三軍總司令、聯合參謀部主席菲羅扎巴迪(Hassan Firouzabadi)在2015年說:「我們將遵循兩個限制:第一個在JCPOA中提到,關於無核主張的問題,第二個是伊朗以前關注的2000公里里程(彈道導彈)。」

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官員說,德黑蘭兩年前在核談判期間同意在八年期間停止彈道導彈研究。該協議被編纂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一項並行通過但獨立於核協定的決議中。

除了彈道導彈試驗以外,伊核協議一些補充協議也被曝光。

華爾街日報去年秋天報道,華盛頓為伊朗扣押的美國人質支付了17億美元贖金,並同意解除對德黑蘭兩大銀行的制裁。奧巴馬政府還同意取消對伊朗航空(Iran Air)的制裁,此前該航空公司為伊朗的革命衛隊運送武器和用品而受到西方制裁。

和原子能機構簽訂的另一項補充協議是在十年內放鬆對伊朗核計劃的關鍵限制,而不是最初商定的十五年,並授予該國取代原子能機構視察員在帕爾科軍事基地收集土壤樣品的權利 。

在去年的競選過程中,特朗普承諾「對伊朗強硬」,並公開批評伊朗協議對美國不利。伊朗最近進行了彈道導彈試驗,雖然對此特朗普政府上周作出回應, 對二十幾人和公司進行制裁,新的制裁活動只不過是奧巴馬政府對伊朗彈道導彈活動的有限懲罰的繼續,避開了與伊朗就其協議本身的直接攤牌。

特朗普新聞秘書斯派塞表示,制裁目標是在奧巴馬離職前制定的,不會影響伊朗航空公司或任何大銀行以及任何主要的伊朗政府實體。

儘管如此,分析家和保守的立法者,如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共和黨主席鮑勃・科克爾,相信特朗普對美伊關係的嚴厲態度使美國在與伊朗重新進行協議談判時處於良好地位。

特朗普與沙特阿拉伯國王薩勒曼在星期天進行了對話。白宮說,兩位領導人「同意對伊朗嚴格執行伊核協議的重要性,以及反對伊朗破壞穩定的區域活動的重要性」。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說,下周兩國領導人見面時,他將與特朗普談論伊朗問題。

高級伊朗問題分析師Behnam Ben Taleblu說:「新政府處於有利姿態,要求伊朗和原子能機構公佈所有文件。如果特朗普想重新談判,他可以通過大力執行現有協議,真正擋住伊朗玩火的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