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性格決定命運,領導人的性格也往往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

歷史總是出人意表,特朗普當選為世界頭號大國美國的總統,他的性格是否也會決定美國未來的走向?

他行事高調、自信爆棚、率真敢言又不乏詼諧幽默,他的個性為他贏得頗高人氣,但也惹來不少是非。

他的人生也如他的個性一般多姿多彩:從頑劣的富二代,變身家財萬貫的地產大亨;從一落千丈、背負巨債的「破落戶」,變身爆紅的演藝界明星;從坐擁億萬家產的商界巨富,變身美國史上首位素人總統──特朗普締造了一個個傳奇,上演了一部跌宕起伏的大戲。

膽量過人的富二代

1951年的一天,紐約城內,5歲的唐尼跟著16歲的「保姆」布里格斯(Frank Briggs),展開了一場冒險之旅—— 鑽一處正在施工的下水道。前方光線越來越暗,「保姆」擔心小唐尼會陷入恐懼,然而小傢伙卻毫不猶豫地向越來越深的黑暗中走去。

「這件事令我很吃驚。唐尼當時根本不害怕,他(朝著黑漆漆的入口)一直向前走。」如今已81歲的布里格斯回憶說。

這位被暱稱為「唐尼」的男孩,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地產大亨、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德‧特朗普。

特朗普1946年生於紐約皇后區一個富有家庭。父親弗雷德(Fred Trump)是德國移民後裔、成功的地產開發商,屬共和黨保守派,平時留著精緻的八字鬍,即使在家,也穿西裝打領帶,一副莊重而古板的形象。母親瑪麗(Mary MacLeod Trump)是蘇格蘭移民,樂於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喜歡出沒於社交聚會,是英國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忠實粉絲。

特朗普的父母共育有5個孩子,特朗普在家中排行老四。他的大哥叫小弗雷德,是個愛交際的飛行員,染上酗酒的惡習,43歲就英年早逝。特朗普多年後回憶說,這讓他發誓遠離酒精,也禁止兒女喝酒、嗑藥和抽煙。特朗普的二姐瑪麗安娜是聯邦上訴法院的法官。三姐伊利沙伯是行政秘書。五弟羅伯特選擇從商。

據特朗普兒時的夥伴回憶,特朗普全家住在牙買加社區一棟大豪宅裏,有著那個時代令人艷羨的豪車和彩色電視機。家中還配有廚師、司機和內部通話系統。

儘管生活優裕,特朗普父母對孩子管教卻很嚴格,禁止他們罵髒話和給人起外號。

典型的「壞小子」

特朗普自小聰明伶俐,活力四射。雖然家教很嚴,他卻頑皮成性,超級搗蛋,如上課時愛揪女生頭髮,經常亂插話、亂傳紙條。他還有一個「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保羅‧奧尼什(Paul Onish)。

奧尼什後來回憶說:「我們倆當時在班上應該是最壞的壞小子了。我們用唾沫弄濕紙團去砸人,還會推自己的課桌去擠其他同學的課桌。也正因如此,特朗普被關了無數次禁閉,以至於後來同學們一說『關禁閉』,就直接用『DT』(特朗普姓名Donny Trump的首字母)代替。」

「他口無遮攔,可是出了名的,」70歲的退休農學家唐納德‧卡斯(Donald Kass)回憶校友特朗普時如是說。當想起特朗普認錯了摔跤手羅卡(Rocca)時,卡斯表示:「我們會笑話他,告訴他,他弄錯了,但他會說自己沒錯。下次,他還會犯同樣的錯誤,但依然不承認。」

據特朗普當年的鄰居、新澤西醫生納赫蒂加爾(Steve Nachtigall)回憶,特朗普和朋友們會騎著單車狂飆,邊騎邊大聲喊叫和罵人,一次他就親見他們從車上跳下來揍一個男孩。

「那畫面就像一段小視頻,一直留在我的腦海裏,因為在那個年代,這種場面既罕見又嚇人。他那時是個喜歡吵吵嚷嚷的壞小子。」現年66歲的納赫蒂加爾說道。

有時,同學們也會對特朗普予以反擊。被他扯過辮子的馬扎雷拉(Sharon Mazzarella)放學後一路尾隨他走出校門,舉起她的金屬午餐盒敲打特朗普的腦袋。「我當時一定是氣壞了,」馬扎雷拉後來回憶道。據她所說,這是她對特朗普唯一的記憶。

特朗普也曾在回憶錄《生意的藝術》(The Art of the Deal)中寫道:「小學二年級時,我曾經把音樂老師打成了熊貓眼,因為我覺得他根本就不懂音樂。因為這件事,我差一點被學校開除。」但他說的這件事並沒有任何兒時的朋友記得。

當年的音樂老師查理斯‧沃克(Charles Walker)已在去年過世。據卡斯說,沃克生前告訴他,特朗普從未襲擊過他。

不過,據沃克的兒子彼得(Peter Walker)說,父親在彌留之際,得知特朗普正考慮參選總統後,就對圍在床前的家人說:「那個孩子(特朗普)當時才10歲,就是個壞小子……」

霸氣的擊球手

即使成績不佳,經常惹怒老師,兒時的特朗普也會在操場上找到成就感。在躲避球(又稱門球)比賽期間,他不僅跳得高,還能抬高膝蓋躲開飛來的球,他也因此而小有名氣。「特朗普永遠是最後一個出局的。」亞利桑那州70歲醫生克里斯曼‧舍夫(Chrisman Scherf)回憶說。他當年是特朗普的同學。

特朗普最擅長的體育項目是棒球。12歲時,他還寫過一篇關於棒球的散文詩,發表在學校的年刊上。他寫道:「我喜歡聽人群的歡呼聲,震耳欲聾的感覺令我興奮。每當比分打成5比5平局時,我就激動得想大喊。」

作為一名慣用右手的擊球手,特朗普六年級時已力大無比。他擊球時,對方的外場員不得不跑到球場左側接他的球。特朗普的校友尼古拉斯‧卡斯(Nicholas Kass)這樣評價他:「如果他選擇向右側擊球,本可以打出本壘打,因為那兒根本沒人接他的球。但他總向對方球員所在的位置擊球,他想讓對方輸得心服口服。」

接球手特朗普的球服常常是全場最髒的,他對撞到面罩的界外球往往不屑一顧。一旦出局,他就會一把奪過隊友傑夫‧比爾(Jeff Bier)的球棒,擲向場外的行人道。傑夫說球棒摔壞了,而特朗普也不道歉。

彼時的特朗普,除了在操場上欺負同學,在教室裏擾亂秩序,吸引眼球的還有他那獨特的表情,甚至連他俏皮抿嘴的模樣,後來也引發眾人模仿的風潮。他的個子比同學們高,不經意間就透出自信與獨立的氣質。

「誰能忘了他呀?」現年82歲的特瑞斯(Ann Trees)說。他曾在特朗普就讀的基尤森林學校(Kew-Forest School)教書。

「當我看到自己一年級時的照片,再看看現在的自己,我發現自己基本沒變,」現年70歲的特朗普對他的傳記作者如是說。「連脾氣都沒變。」

秘赴曼哈頓買小刀 被爸爸怒送軍事學校

1958年,12歲的特朗普和好友布蘭特(Peter Brant)喜歡坐地鐵去曼哈頓。在他們眼裏,那是一個遙遠而充滿吸引力的地方。一到周六,他們就會瞞著父母,偷偷上路。

在時代廣場,他們發現有兜售新奇小玩意兒的店舖,就在那裏買了專用於惡作劇的臭蛋、握手蜂鳴器和假嘔吐物。在百老匯,影片《西區故事》(West Side Story)正在熱映。兩個男孩還買了小刀,把自己想像成黑幫成員。

就讀紐約軍事學院時的特朗普。(網絡圖片)
就讀紐約軍事學院時的特朗普。(網絡圖片)

弗雷德後來發現了兒子的刀,得知他偷偷跑去曼哈頓後,大發雷霆。弗雷德認為,兒子的行為需要一次徹底的改變。在特朗普將升入八年級前幾個月,弗雷德把他送入了離家70哩的寄宿學校──紐約軍事學院。

《永不滿足:唐納德.特朗普和他對成功的追求》(Never Enough: Donald Trump and the Pursuit of Success)一書的作者、傳記作家丹‧安東尼奧(Dan Antonio)說,弗雷德此舉對「對一個沒被逮捕過,也沒喝酒吸毒的孩子來說,非常嚴厲」。(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