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次奇妙的藝術作品評選會。 

傳說民國初年,有一位畫家教學生學習繪畫藝術。他為了促進學生的積極性,舉行了這次優秀繪畫作品評選活動。事前,他以「雄鷹圖」為題,教學生們各繪一畫。然後,通知學生的家長齊來參觀。

評選大廳裏坐滿了人。前邊坐的是學生,中間坐的是家長,後面還站有許多來看熱鬧的觀眾。台上是兩個木條製作的柵籠,一個柵籠裏裝著幾隻雞;另一個柵籠裏裝著幾隻兔。

評選正式開始。老師叫學生把自己的畫,悄悄地掛到柵籠旁邊,靜觀雞、兔的反應。這時,台上台下,寂寂無聲。好幾個學生的畫,雞兔見了,毫無反應,雞在繼續啄食,兔在吃草,安然泰然,若無其事。原來這幾個學生,所畫的雄鷹,或斂翼肅立,呆若木雞;或枝頭兀坐,目光蕭散。一個個都是靜態寫生式的繪畫,沒有神采活氣。因此,雞兔見之均無畏色。

忽然,另一個學生把自己的作品掛到柵籠旁邊。他畫的蒼鷹,翅擊雲表,利喙如刀,雙爪似釣,凌空而降,疾如閃電,勢挾風雷。特別是那雙眼晴,綠殷殷地,像射出來一束激光!這幅畫剛剛掛出,雞、兔大駭,滿柵亂竄,如臨大敵,避之唯恐不及!

這時,台下響起了一片掌聲!這幅《雄鷹圖》便被評為第一。會後,舉行座談。學生的家長們,紛紛發表意見和感想,有的家長還題詩抒懷。有的家長題詩詠道:

畫鷹豈能似木雞,靜態寫真亦何奇?

須知丹青可貴處,不在一毛共片羽!

——意思是說,畫鷹不能僅僅著眼於一毛片羽的逼真。單純地靜態描寫,是不夠的。

另一位家長詠道:

畫圖固在象形真,形神兼備最上乘。

畫到傳神方能活,寫近質實若真鷹。

——意思是說,繪畫貴在形精兼備,只有繪出了鷹的本質特徵,才算得上是好作品。那幅使雞、兔驚駭的畫,正是畫出了鷹的本質特徵。而另外的那幾幅《雄鷹圖》,雞、兔看了若無其事,原因也就在於:它們沒有畫出雄鷹的本質特徵來。

這天,畫家老師十分高興,他也寫詩一首:

佳作直令雞兔愁,且將藝訣論從頭:

胸中早懷意耿耿,落墨自有風嗖嗖;

目閃寒光如射電,爪攫雄威賽鐵鉤。

筆穿魯縞著力處,學者正當細搜求!

——意思是說,那幅畫之所以畫得好,能令雞兔驚駭,它的成功經驗在於:一是落墨之先,立意恰當。立意確實非常重要。古人浦柳愚說:「詩生於心,而成於手。然以心運手則可,以手代心則不可。今之描詩者,東拉西扯,左支右吾,都從故紙堆來,不從性情流出,是以手代心也。」這幅畫的成功,首先在於作者能「以心運手」,立意高妙。二是重點突出,力求傳神。它把描繪的重點,放在眼睛、腳爪等足以傳神之處,精細描摹,筆筆有力。不是漫無重點、不得要領地濫畫亂塗。

畫師總結的這些,確是十分重要的經驗。袁枚《隨園詩話》說:「須知米豆千甔(讀耽,瓦器),不若明珠一粒也;刀槍雜弄,不如老僧之寸鐵殺人也。⋯⋯唐人句云:『藥靈丸不大,棋妙子無多。』」可見文藝作品不宜拉雜散漫,而要在關鍵之處,精心盡力地去描寫,以求深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