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栽培的政治和尚、少林寺主持釋永信淫亂貪財醜聞此起彼伏,連遭同門多次舉報,但成為中共當局搖錢樹的釋永信卻再被當局洗白。

2月3日,《河南日報》網發表專訪文章,釋永信調查組負責人稱,對釋永信的經濟問題舉報不屬實。對釋永信2010年、2012年中國新年前分別向釋延魯索要財物700餘萬元人民幣的舉報,調查組認為是給釋永信的供養錢,符合佛教傳統。

官方終於回應舉報

對釋永信偽造帳目、侵吞少林寺資產的指控,官方稱釋永信是「代持」股份。官方又承認,釋永信持有河南少林無形資產管理有限公司80%的股份。

官方稱,對涉釋永信被舉報的經濟和其他問題,還在調查中。

而對釋永信兩個私生女的舉報,調查組認為,韓姓私生女是被指與其淫亂的同寺尼姑釋延潔收養;而另一個劉姓私生女被官方認定是釋永信四弟的女兒。

對舉報稱釋永信購買有多輛百萬級豪車,並附有豪車照片。調查稱,這些車輛主要用於寺院的辦公、接待、僧人日常生活。

2015年8月8日,河南少林無形資產有限公司原法務總監王永華、少林武僧團原團長李國營等5名少林舊人,赴北京向最高檢察院、中國佛教協會和國家宗教局三家單位遞交材料,正式舉報釋永信涉及「敲詐財物、挪用善款、侵佔少林資產、生活腐敗、通姦女性、行賄官員、非法建設、雙重身份、偷稅漏稅、窩藏罪犯」等10宗罪。舉報內容中還提供了20多名知情人的姓名和資料。

此前,一位自稱「少林弟子釋正義」的人士還在網絡上發文舉報釋永信,稱釋永信早年曾被寺院「遷單」(開除僧籍),公佈釋永信被開除佛籍及釋永信戶籍信息,舉報釋永信將少林寺相關公司產業股份逐步轉給情婦,並購買多輛豪車,以及某深圳女商人聲稱與釋永信有性關係的公安局筆錄等。

舉報人表示,如今的少林寺已不是他當初進寺時所嚮往的地方,寺院裏烏煙瘴氣,充斥著權、錢、色,少林寺已變成商業之地,已不是佛門淨地。

中共支持釋永信

中共本身是無神論,它卻為大陸宗教頒佈了《宗教事務條例》規定,鼓勵宗教團體、宗教活動場所興辦經濟事業、賺取利益,並向縣級以上政府宗教事務部門報告財務收支情況和接受、使用捐贈情況。

釋永信被中共冠以中共佛教協會副會長、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頭銜,也曾是中共第九、十、十一屆中共全國人大代表。按照中共的指示,在當地政府的支持下,釋永信提出「佛教應與時俱進」的口號,原本的佛門清修之地的少林寺很快全盤商業化。少林寺拿到了200項註冊商標。

如今的少林寺熱衷買賣商品、拍電影、選新秀,少林最初的精深文化已蕩然無存,修行已成空談。少林寺周邊更是數百家商舖林立,叫賣吆喝聲此起彼伏。

時事評論員邢天行表示:「中共在支持他,才使得釋永信這個人物能這樣去做。在佛教當中方丈是幹什麼的?方丈是領著僧人修行的。出家人就是看淡名、利、情才出家的,是為了修行,他的目標並不在賺錢上。但是釋永信恰恰顛覆了佛教的傳統。他是利用了少林寺古代文化這樣名氣來賺錢。當然他賺了錢,他也是給當地政府。」

邢天行認為,少林寺現象並非一個單純的個案,從中折射了中國宗教界的現狀。

他說:「這樣一個有名氣的古寺,它文化的傳承氛圍應該是很濃厚的,但是都被糟蹋到這種地步,就可以想見其他一些小型的寺院是甚麼樣子了。整個的宗教界都是一樣的,它已經不是原來能夠修行的土壤了。它都是被中共用黨文化滲透進去的,你聽它的,它讓你生存,它把你這個地方變成它能夠賺錢的一個搖錢樹。」

性醜聞的主角

釋永信披著袈裟以公司大老闆的姿態行銷於全世界,帶著最新的iPad出席中共人大會議,出入乘坐配有專職司機的百萬房車,日常有高官權貴往來,接受各種媒體採訪,甚至結交荷里活名人,但出家人的唸經、打坐、修行、練武卻一樣也沒有。

面對出家人的最高禁區——「色戒」,釋永信經常是主角。如果在網上輸入「釋永信」搜索,「少林方丈被指淫亂產女」、「少林寺方丈釋永信情婦照片」、「方丈釋永信老婆是誰」、「『嫖娼醜聞』為何黏上少林方丈?」等新聞多宗。

少林寺方丈釋永信被公認為是中共一手栽培的「少林CEO」、「政治和尚」、「經濟和尚」,隨釋永信多宗的「性」和「金錢」的醜聞頻傳,讓社會窺見了中共破壞佛教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