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遇到失戀的網友給我發來訊息,找我交流。今晚,我正在回信件時,一網友加我為好友,傳來訊息:「我現在想自殺。」我回她:「萬萬不可以哦!」「我男朋友不要我了,我怎麼辦?我真的好傷心。」

我與其交流,不但不能輕生,還要活得更好。女孩要柔,要注重知識與修養,自然就散發著美的氣息。最後她說:「我知道了。」整個晚上她時不時地問問我:「還在嗎?」一個18歲的小女孩,純真可愛,我微笑著。繼續回我的信件。

一熟友的來信,與我分享一篇文章——老伯的忘憂水,或許可以傳給這位小女孩看看。作者談到每回去爬山,總會遇到一對夫妻。他問老先生:「你很有福氣喔!太太很漂亮!」

老先生的回答卻令他不解:「我的太太是我年輕的時候,以5千元向我丈人買過來的,借用的而已!」

經過細談才明白其意,老先生豁達地認為:「世間的一切。都是借我們用的!我們的太太,我們的家財,我們的子孫,我們的身體,世間的一切……都是讓我們借用的而已!我們只有使用權而無所有權。隨順因緣,不去執著一切,該工作的時候工作。該賺錢的時候賺錢。該把握的時候把握。這樣,我們就比較不會被眼前暫時的喜、怒、哀、樂景像給騙了,以為我們的一切永遠都是我們的,執著心重而痛苦不堪。」

老先生的話不無道理,有同事抱怨升官沒有他,加薪也沒有他的份。「如果甚麼事都那麼淡然,我們不就很消極了?凡事都不要去爭取了?」凡事強求得來嗎?該有的就有,不該有的就沒有。曾經一位網友告訴我,他的刀就劃在提出分手女友的臉上,她因此回到他的身邊,可是他的內心反而更痛苦了。

工作上盡心盡力,完成自己應該做的,對官職利祿不看重,盡好本職其餘順其自然。是學生就要好好學習,只要好好學習必然就能夠考上好的學校,而不是執著於好的學校,執著於好的成績而得到的。我們抱著想要得到的心時,往往是相反的。想去做好那件事時,自然也就得到了,這樣總比汲汲營營,強烈地追求要來得自在。

「情」是很難放。假使沒有了情,人會變得冷漠,但是如果我們任由「情」字超越理性,就可能使人產生不正確的行為。冷靜下來,先過一遍自己,即使不能繼續交往,也要心存善念歡喜地互相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