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100年前的「十月革命」,讓列寧等建立了蘇維埃政權,這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所謂「社會主義國家」。

當時,以列寧和托洛斯基為代表的共產運動,打著「以繼續革命推動世界革命」、「解放全人類」的旗號,號稱要最終實現「共產主義」。

與列寧等「共產主義」觀點相對的,是在國際關係中實行「自由主義」,代表人物是時任美國總統威爾遜。威爾遜希望把民主和法治的原則從國別政治普及到國際關係之中,以此來建立和平民主的全球共同體。

通俗地說,馬克思和列寧提出通過革命與暴力的辦法,給國際社會和人類許下「美好」的願望,實現「共產主義」。此後百年,共產陣營不斷試圖用暴力和謊言去實現「共產主義」,換來的卻是內部多個政權倒台。目前其代表是中共,但是這個政權也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馬克思列寧學說的暴力殺人本質

列寧修改了馬克思主義,形成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馬列主義),列寧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兩個邪說捆綁在一起,給多個國家帶來災禍。

馬克思提出共產主義學說,《共產黨宣言》明確倡導「無產階級暴力專政」。馬認為,無產階級暴力革命階段,是全世界無產者必須聯合起來,最終解放全人類;列寧的理論認為,共產主義首先在一國奪權,工人階級不僅有祖國,還要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培養愛國熱情」,然後向其他國家輸出革命,最後實現共產主義大同世界。

列寧最早在推翻俄國沙皇過程中就開始對國民殘酷屠殺,如發生了連嬰兒也不放過的皇室滅門案等。自稱信奉馬克思主義的普列漢諾夫也對此批評:「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社會主義未來,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

其實到了晚年,馬、恩對原先理論的看法有所變化,從一個細節也可以看出來。在馬克思墓前的講演中,恩格斯只承認馬克思創立的「剩餘價值」論及「唯物史觀」,卻隻字不提無產階級暴力革命、暴力專政。

恩格斯告訴美國工人,關於無產階級暴力革命:「這在抽象的意義上是正確的,在實踐中卻是絕對無益的,有時還要更壞。」

馬克思所說「無產階級暴力專政」,在列寧觀點中,又被修改成了共產黨「一黨專政」,因為列寧自詡共產黨「代表人民」。當時共產陣營內部就對此有爭議,但列寧這套東西簡單、實用、粗暴,後來又為中共所喜。

中共從一開始就崇尚暴力和殺人

中共一直以來有兩個很有特點的詞彙。

第一個是「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這就是列寧在「本國奪權」思維的體現。1922年,當中共僅有190多個黨員時,在它的第二次代表大會上,就已經提出領導權,也就是政權的問題;它在1927年以後的艱難情況下,都堅持內戰。1945年,當中共有了120萬軍隊時,發動內戰也就成了必然。

中共一直說它是「先進階級、代表人民」之類,卻不給中國民眾選票,偏偏選擇「槍桿子」這種最血腥、最暴力的方式。其原因在於:中共知道中國民眾不可能選擇它。就算有時選錯選了它,最後也會把它選下台。所以它只能走暴力道路。

抗日戰爭時期,國民黨軍隊攻進長春時,市民夾道歡迎。據《最後一戰》一書記載,當林彪的部隊戰敗潰退時,路上百姓賣給他們的水是一塊大洋一碗,估計這是世界上最貴的水了。

第二個詞語是「人海戰術」。

世界上只有共產黨的字典裏有「人海戰術」這個詞,這是殘忍而又非人道的做法,用百姓的命換取共產黨的政權。這種人海戰術是以付出大批生命為代價的。東北1946年從日本人手中回歸時統計有5千7百萬人口,而到了1949年10月,人口下降到了3千5百萬,這2000萬人口哪裏去了?《毛澤東 鮮為人知的故事》一書記載,1948年共軍「長春圍城」時候,林彪當時建議「酌量分批陸續放出難民」,卻被毛澤東否決。後來共軍對長春的圍困近5個月之久,長春人口由圍困前的50萬左右減到圍城後的17萬人。被共產黨釋放的俘虜、國軍軍官段克文在回憶錄中更估計餓死了65萬人。

再到後來,鄧小平在「六四」前後「殺20萬人保20年穩定」的說法、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後發出「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指令,都是馬列主義中暴力、殺人因素的體現。

共產主義實踐給中國人帶來深重災難

在經歷了前蘇聯1928年至1934年間餓死800萬人的大饑荒、上世紀三十年代恐怖「大清洗」等事件之後,本身也是劊子手的斯大林,已明白馬列主義中暴力革命行為意味著甚麼。

1945年對日抗戰勝利後,蔣介石三次邀請毛到重慶談判,毛不肯去。蔣請羅斯福和斯大林幫忙,斯大林施壓要毛去。斯大林給毛電報中勸告說:「中國人不能再打內戰了,再打內戰,中華民族可能會滅亡。」看毛沒動身,斯大林又發了第二份電報,重複了上面的話,又加上一句「你的生命安全由我和羅斯福總統保證」。

這就是毛後來經常說斯大林不許我們革命的事件,毛說「我就不信,中國人鬧革命中華民族就會滅亡?!」

共產黨的暴力奪權實質是分裂民族、並在過程中對民眾展開大屠殺,更何況當時中國剛剛經歷了8年抗戰。

奪權後的毛澤東,不顧前蘇聯在之前實踐「共產主義」過程中,已經造成千萬人死亡的事實,仍執意在中國大陸實現「共產主義」。在馬列學說的「指導」下,大陸出現了「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運動,在沒有戰爭、瘟疫、大的自然災害情況下,造成8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

馬列學說不適合中國

起源於西方的馬列學說,暴力和殺人色彩濃厚,與中國傳統文化強調的平和、包容、道法自然等是完全對立的,有著根本上的衝突。

中國古代提倡的是協和萬邦的精神:以理解、包容、和為貴的辦法接受、融合不同的種族、信仰與文化。帝王要用王道而非霸道服人,以德配天,唯德是親。中國曆朝歷代一直以這種超越一切種族和國家的天下觀去維持社會秩序。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下」概念,也有別於現代的「國家」概念。「國家」的概念是十八世紀歐洲的產物。

反觀西方主流價值觀,以美國為例,美國政治文化傳統中有基於基督教的普世價值觀,相信自由、民主、平等這些價值符合人類的天性。美國之所以成為二戰後的國際體系支柱,至今仍作為「國際警察」而對他國指指點點,也是因為他們認定自己受了上帝的旨意,有責任去引領各國走上像美國那樣的道路。

換句話說,中西文化本身就存在相當大的差異,而一個來自西方、實踐中充滿謊言、並提倡暴力革命的「馬列學說」,怎麼可能成為中國社會的基本共識?

在當前的中國,沒有多少人能說得出「馬列學說」的內容,但大多數人還保留一些對「忠、孝、廉、恥」等傳統文化內涵的理解。中共建黨後在中國大幅推行馬列理論,至今已近百年,在這期間,甚至不惜用「文革」破壞傳統文化。但時至今日,傳統文化的理念仍然深入人心。這些其實都指明瞭一點:「馬列學說」和共產黨實在不適合中國,當年引入它們,就是一個巨大的錯誤,等於把魔鬼請入了神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