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10名經濟學家預測今年中國經濟走向。他們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上台、國內GDP增速預期持續調低、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債務嚴重等,中國經濟在2017年或將迎來最大風險。

據《英才》雜誌2月1日消息,該雜誌記者走訪了10位知名經濟學家,深入解讀2017年中國經濟將走向何方。

特朗普上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世界經濟主管高連奎表示,特朗普上台,其對內的減稅主張,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可能面臨一定風險。他對外實行貿易保護主義,中美貿易摩擦可能會增加。

知名財經評論家葉檀則認為,特朗普上台甚至會推翻以前的中美貿易協議,重新談一些條件,讓中國付出更大的代價,中國的貿易總體成本一定會提高,中美貿易摩擦將更加頻繁。中國將要面臨的問題是,或者增加貿易摩擦,或者浪費美元托住人民幣匯率 。

特朗普提到中國時主要有兩件事情,一是將中國定義為貨幣操控國,二是對中國的進口產品增加45%的關稅。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表示,將中國定義為匯率操控國所帶來的風險在國內是被普遍低估的,其所帶來的直接影響將是失去大量美國政府採購訂單。

企業和地方債務風險

高連奎表示,目前,中國地方政府的債務情況越來越嚴重,到2016年底基本達到GDP60%的警戒線。目前財政政策上總的方向還是減稅降費,因此債務情況會變得更嚴重,甚至有可能爆發債務危機或地方政府破產的情況。

他認為,2017年國內經濟運行中的風險因素主要還是企業和政府債務問題。第一,企業層面,融資成本高,企業債務居高不下,還會出現一大批企業破產;第二,政府債務危機也在持續增大,目前還沒有解決的方法;第三,持續的通貨緊縮會,將會有更多的煤炭、鋼鐵產業逼至破產。

人民幣匯率面臨貶值壓力

清華大學經管學院教授李稻葵表示,美聯儲會加息是大概率事件,這會間接影響中國的匯率市場,中國要打硬仗,管好資金外流。

今年人民幣有貶值壓力,有美元升值因素,但更重要的是看中國經濟基本面增速是否能保持平穩。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現在的問題並不是GDP增速太低,關鍵是大家擔心會繼續下行。

一旦中美發生貿易戰,人民幣可能會進一步貶值。知名經濟學家劉勝軍認為,中國經濟改革和轉型進展並不順利,房地產泡沫化、不良資產攀昇、企業信心不足仍將是人民幣貶值的主要壓力。

而人民幣對美元貶值的最主要原因,長江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成鋼認為,是市場對中國經濟的預期信心不足,也因為中國改革很長時間沒有顯著進步,一直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基本上都是用財政刺激來阻止經濟增速下滑太快,並不涉及真正的制度改革。

樓市泡沫

2017年無論是樓市還是股市,去槓桿都會延續。葉檀表示,讓房價徹底改變基本是不可能,因為房地產牽扯到資產價格和金融穩定的一系列問題。

去年10月以後,20多個城市的限購對抑制房地產起到了一定作用。國家信息中心經濟首席經濟師祝寶良認為,行政手段雖然能夠暫時緩解問題,但一旦反彈,就會很驚人。只有真正解決供給問題才能真正令房地產熱降溫。而解決土地問題只能通過土地制度改革,但是這條路會萬分艱難,5年之內能否妥善解決還是一個未知數。

2017年經濟運行中潛在的風險主要來自於三方面,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認為,地產降溫幅度大於預期,MPA考核正式落地和金融市場去槓桿帶來的壓力,以及外需可能會因政治事件帶來的風險。

另外,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認為,中國經濟難再進入高增長期,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外界不看好今年中國經濟走勢

日前高盛的報告指,預期今年中國經濟增長放緩至6.5%。高盛亞太區首席經濟分析師迪安竹預計,人民幣貶值及資本外流的情況將持續。

1月23日,惠譽發佈報告說,中國經濟增長全靠刺激,不可持續。惠譽估計,中國GDP增長在2017年將放緩到6.4%,並在2018年放緩到5.7%。

1月4日,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易憲容撰文表示,「房地產化」經濟如何轉型,人民幣貶值預期如何逆轉,中國經濟如何「由虛轉實」這三大問題如處理不好,將嚴重影響今年中國經濟走勢。

去年底,彭博社列出了中國2017年的五大經濟風險,即資本外流加速、中美貿易戰爭、政策錯誤、房地產暴跌、中共十九大。

去年,BBC中文網曾發表前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家張煒博士的評論文章說,中國經濟增速下行成為一個難以扭轉的趨勢,突出表現在工業產能大量過剩、對外出口顯著下降、「殭屍企業」不斷增加、中小企業倒閉、資本外逃有增無減、失業人數快速增加等。中國經濟下行將導致社會動盪、政治清洗及衝擊中共政權三大政治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