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網民戲說,如果滿清把廣東租給英國就好了,那今天珠江三角洲都和香港一樣,也不用搞特區了。評論家陳明辰則說,香港回歸是租約期滿的正常歸還,中共把不平等條約執行到底,99年期滿後才接管香港,所以回歸不是外交上的勝利或強大的象徵,而是一種恥辱和對殖民主義的認同。

也就是說,如果中國人要揚眉吐氣,可以提前收回香港。哪怕提前一天,在6月30日收回,也可說是對貪婪的英國殖民主義的迎頭痛擊。不過當時為甚麼簽約99年、而不是更短或更長?慈禧太后那時恐怕想不了那麼多,99年或199年對她來說沒有實質上的差別。那香港的租期為甚麼是99年呢?這和英國的商業傳統有關。

按通常的說法,99年是個估計,因為一般人的壽命在百年左右,華人也說人生百年。如果租99年,人就會在一生中履行租約的職責。超過99年或100年,那幾乎就跟賣了土地一樣。其實,50、80、175年的租約也很常見。長租約的原因,多是因為土地買賣被禁,如有些國家只允許公民擁有土地,那外國人想居留,就只好簽長期合約。

德國圖平根(Tuebingen)大學的桑德拉.麗泊特(Sandra Lippert)說,99年的租約古埃及就有,公元前二世紀一埃及牧師把他的辦公室租了99年。中世紀甚至有1千年的租約,文藝復興時減到999年。莎翁的「亨利四世」也提到千年的租約,所以傑拉德.蓋因(Gerald Cain)推斷,千年租約的做法直到十七世紀都存在。

不過,英國人顯然不知中國的彭祖、五帝顓頊的玄孫。據說彭祖善於導引行氣,也就是氣功修煉,他經歷了堯舜夏商,活了8百歲。如果英人熟悉中國的修煉故事,簽個8百年的合約,中英可能還要打一架,才能收回香港。

就香港經濟,還曾就教於台灣中華經濟研究院吳惠林教授,他講了個包子的故事,非常有趣。一旅美中國知識份子比較兩岸三地的誠信,談到隔夜的包子時說,「台灣人誠實地低價賣,香港人當新鮮的賣,中國人則賣假包子」。

香港繁榮產生於華人的自由企業精神和英國人的制度。在「積極不干預」的自由經濟政策下,香港沒有貿易障礙、商業規管簡單、資金流動自由、稅制低、法治良好、知識產權有保障、勞動市場富有彈性,這才導致香港奇蹟的出現。

回歸以來,「積極不干預」政策已被侵蝕,干預的黑手已深入香港,而且日益增加,潘朵拉的盒子難以關閉。紅朝惡習入港,香港繁榮依賴的法治傳統已被黯然踐踏。

美國猶他州一食品公司最近在產品上貼了「無中國生產原料」的標籤,以消除消費者的疑慮。對大陸來說,這可能不算甚麼;但如果香港產品也被如此對待,這對香港經濟、包括金融、物流、旅遊和工商業支援四大支柱產業,其負面影響將是毀滅性的。

美國《時代周刊》上的廣告曾說回歸後證明「一國兩制」是可行的,香港在法治、獨立司法方面保留了與原來「相同的」權力和自由。

冷靜想想,慶祝「兩制」本身就大大的有問題。兩制相較,定有高下之分;高下即分,就應從中選擇最佳。所以說,如果「一國兩制」行不通,才是值得慶祝的,因為我們可以有比較後的判別。恰恰是因為它行得通,才需要反思為甚麼還需要兩制。如果其中一個更好,為甚麼不採用更好的?為甚麼不廢除比較劣等的?究竟是誰在阻止人們選擇更好的明天?

這些問題,是我們需要長考、三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