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絲麗.貝克(Leslie Baker)女士是女兒的中學數學和自然科學老師,她也是那所學校裏的TAG教師。所謂的TAG(Talented and gifted),是美國的學校裏為那些有才華和天賦的學生們特別授課、因材施教的教育專案。這樣學習比較好、進步比較快的學生,可以不用跳級就提前學習更高年級的課程,比如六年級的學生可能在學七年級的英文、七年級的學生在學八年級的數學等。

女兒的社會公民獎

有一次,貝克女士發來電子郵件,說我們寶貝女兒得了一個由班主任推薦的「公民獎」 (Citizenship Award),邀我們去學校參加頒獎典禮,還要與孩子一起吃學校提供的早餐。得獎的學生自己都不知道,照常坐校車上學,他們會在早上從教室裏被通知直接去餐廳,在那裏會突然看到校長和等待的父母,從而得到一個驚喜。

美國學校常常會有這些蠻有趣的活動,來點小小的噱頭,給學生打氣,家長也樂得配合。女兒六年級時曾得過這個獎,她當時還很吃驚,不知為甚麼父母突然來到學校,心裏忐忑不安;八年級再得獎,就嘻嘻哈哈的,根本不當回事。那天看著六年級得獎的孩子不安的樣子,大家都覺得挺好玩的。倒是校長威廉姆森(Ed Williamson)在頒獎前的說明,讓學生和家長們都若有所思。

威廉姆森講了個故事,說的是貝蒂.詹姆森(Betty Jameson)的事兒。貝蒂.詹姆森是職業女高爾夫球選手,是美國女職業高爾夫協會(LPGA)的13個創始人之一。她有一次參加高球比賽的時候,主動要求取消自己的比賽資格,因為她打錯了球,把別人的球給打走了。當時,並沒有人看到她打錯了,她如果繼續打下去,別人也不會知道。當她主動說出來之後,有人跟她說,你為甚麼要這樣呢,沒有人會知道的。貝蒂回答說,我自己是知道的。

播種思想和收穫命運

公民獎本身也很有意思,它表彰的是學習成績、道德操守、和幫助別人等好的「社會公民」所必需的質素和品德。獎狀上,威廉姆森特別唸給大家聽,是蘇格蘭作家、醫生和議會改革家山繆爾(Citizenship Award)斯邁爾斯(Samuel Smiles)的格言:「播下一種思想,你會收穫一種行動;播下一個行動,你會收穫一種習慣;播種一個習慣,你會收穫一種品德;而播種一種品德,你會收穫一種命運。」善哉斯言;善哉,蘇格蘭的智慧。

山繆爾.斯邁爾斯在英國的議會改革方面,提出了許多建議,如議員秘密投票的權力。但後來,他放棄了政治改革上的努力,轉而致力於人們個體的修練。在他的著作中他說到,「知識本身是最高的享受,無知的人們匆匆過世,死於物質和感官上的享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項任務需要完成,有心智上的修煉需要進行,有巨大的使命需要成就。人們需要通過學習和教育的手段,來自由發揮本性中神靈賦予我們的能力。他的著作《自我救助》(Self-Help)1859年初版時,一年就賣了兩萬冊;斯邁爾斯1904年去世時,《自我救助》已經出售了20多萬冊。

中國新年時,連著參加了好幾個派對。派對中有的全部都是老中的,大家穿的很隨便,但吃的都是挺講究的。而美國人的派對,則吃的很隨意,穿得卻是蠻正式和講究的。美國佬的派對在亞特蘭大的鹿頭社區舉行,亞城主流社會的人們與亞裔一起,共同慶祝兔年的來臨。雖然新年是東方的,慶祝卻是西式的雞尾酒會,還鋪有紅地毯。大廳裏最引人注目的名流,是2010年的美國小姐(Miss United States)潔西嘉.布萊克(Jessica Black)。布萊克女士端莊而美麗,會說好幾句中文,還說要把她的家人飛到亞特蘭大來看神韻,因為她的朋友在甘迺迪中心看了演出後告訴她,演出實在是太美麗、精彩了,她也一定要去看看。

中共紐約領館的官員據說對親共社團的頭頭們說,不能讓人們去看神韻,「看了我們就完了。」這話很耐人尋味,人們不妨認真仔細的想一下,它的確是非常意味深長的。為甚麼人們去看一場中華傳統文化的演出,這世上最後、最大的專制集團就會完蛋了呢?就憑這一點,所有的華人就應該親自去看一看,弄個明白。

種瓜得豆和種豆得瓜

中國人的派對吃的是三鮮餡兒的餃子和麻辣火鍋,吃得熱汗奔流的時候,有人提起中央電視台的春晚,結果引來更火熱的噓聲。看過的朋友說,裏面居然有侮蔑智障人士的內容,讓正常社會的人們覺得非常反感。以前,春晚還有侮辱殘障人士、污衊正的信仰的內容,充滿低級趣味,難怪越來越多的人們在遠離它。另一位朋友說,今年的節目居然把不是你的錢財、不是你的東西,你不應該去拿,這些正常社會維繫文明最基本的東西,作為一種教誨,在全國性的晚會上對人們進行宣講。如果真是這樣,說明中國社會的道德底線已經降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

中國社會全方位、尤其是道德上的潰敗,央視、春晚、和《人民日報》等紅色媒體難辭其咎。幾十年來,潛移默化之中,它們已經給人們灌輸了多少反中華傳統文化、反現代人類文明的內容呢?正如山繆爾.斯邁爾斯所說的那樣,你播種甚麼東西,最後能夠得到甚麼東西,那都是有定數的。

中國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但在這變異的年代,種瓜也許會得到預想不到的豆子,種豆很可能得到苦瓜。人的播種會得出甚麼樣的結果,等發現的時候往往太晚。在人們心中種植真、善、忍的理念,你會得到誠實、善良、忍讓的人群和社會;在人們心中種植謊言、仇恨和暴虐,你會得到虛假、欺騙、人人互為近敵的不和諧社會。等到收穫瓜果的時節,播種仇恨的人們才會發現,種出的苦果、釀出的苦酒,自己也是要一起去吃喝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