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志健
是資深對沖基金經理,投資經驗逾20年。曾任全球大型英國倫敦上市對沖基金地區主管,目前為一間家族資產公司董事局成員,以環球長短倉為主打。他曾撰寫金融著作多本,分享時事、投資與人生智慧。錢氏於2006年組織哈利車隊Ride 4 Hope,盼望在金融以外做點有意義事情,作另類贏家。

港大校長馬斐森請辭來得突然。兩個月前在末代港督彭定康來港時才一起在《公民實踐培訓基金》的講座下說到捍衛香港的學術自由及各方面的自由,究竟為何意興闌珊?很簡單,經歷了《雨傘運動》、陳文敏事件等,你講真話可以是「死罪」,長期沉默不可真發聲及發現改變不了港大現況當然也是主要因素。很大程度上,馬斐森請辭是對香港失去信心而作出表態。

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指馬斐森辭職並沒有涉及政治因素,但當校董難搞,「梁粉」當道,加上港大跌出全球100大,學院又有大陸教授不斷造假也阻止不成,「用腳投票」走人也是別無選擇。不尋常的事件變成習以為常絕對遺憾,任期完結前便辭職有損香港核心價值。話雖如此,不少人對香港失去「信心一票」;梁振英管治下的香港破壞力巨大,馬斐森請辭來得特別,只是冰山一角。

曾俊華兩周前宣佈加入特首選戰,當中的重點之一是減低香港撕裂,但到目前為止,除了去各區拜年,感覺上也沒有看到他做了甚麼。胡國興前法官相對變得積極勇猛,已第一時間表示關注馬斐森事件,認為校董會及馬本人應該對香港有個交代。他的任期「非由他決定」,這是2014年《雨傘運動》他就這樣形容自己的處境。真的,香港的政治權鬥,又與他何干?

也在此延伸到其它細微細眼及更大的問題。香港人在未來30年,2047大限前信心是否已盡失?我相信很多人決定尋求「出路」,下一站更好,對香港已沒有太大的留戀吧? 香港一向都擁有令人讚訟的新聞自由,左、中、右不同政治立場的傳媒都能在香港生根,百花齊放,市民亦能夠獲得不同觀點的資訊。但近年,政府對一些反對聲音採取聽而不聞的態度。與此同時,一些與政府持不同政治立場或經常批評、揭露政府施政失誤的傳媒備受來自官方的壓力,情況日益嚴重。香港人絕不想看到北京用任何形式去杜絕或取締廣東話的法律地位及市民的使用權,亦不應把大陸的規範漢字(簡體字)逐部取代中國傳統的正體字。我相信中共領導人必能明白。

最後,香港的價值不單止在經濟金融上,而是在於有堅持良心和公義的文化,和公開透明的制度並貫徹執行。更大的戰場是三月26特首選舉。田北俊剛才說到,如果中聯辦找他,他不可能不接。似乎除了香港學術自由受到嚴峻考驗,雞年「炸彈」將會陸續而來。香港的各大問題,繼續不斷浮現,金融精英真的要想想未來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