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高層在北京大會堂舉行新年「團拜會」,現場出現了一幅史無前例的畫面。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常委當中,習陣營的四常委和江派的三常委座位安排「涇渭分明」,在他們之間罕見的出現了一條寬寬的「分水嶺」。對應了現實中的習、江雙方的搏擊,不少評論認為,2017年將是習、江搏擊的決戰年。

1月26日,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了中共高層的2017年新年「團拜會」,除中共七名政治局常委外,還有國務院、中共中央、中共人大常委會、離退休官員等上千人參加。中共七常委座位安排出現非常弔詭的一幕:習近平的左手邊依次是習陣營的李克強、俞正聲、王岐山,習近平的右手邊依次是江派的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外界注意到,習陣營四常委和江派三常委的座位安排不僅「涇渭分明」,且習近平與張德江的座位之間留出非常明顯的「分水嶺」,這是從未有過的現象。

評論:2017形勢非比尋常

有評論認為,若非高層授意,北京大會堂在佈置會場時,斷然不敢做出上述安排。這種情況的出現,只能說明2017年的中共政壇「形勢一定非比尋常!」

眾所周知,張德江、劉雲山和張高麗依附江澤民,憑藉積極追隨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而升官。中共「十八大」上,江澤民集團討價還價,硬將此三人塞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成為整個江澤民利益集團在最高層的三個代言人。

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從政治層面說,三人因為手上都有鎮壓法輪功的血債,他們害怕受到清算,所以會千方百計延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但是三人的分工不同,劉雲山會從意識形態上顯示出全面的左傾,壓制民眾和中共內部的一些民主、自由的呼聲;張德江就會從立法、監督的層面,拖延甚至破壞習近平的政策;張高麗則會在經濟層面等做手腳。三人也都涉及經濟上的巨額貪腐,因此絕不會真心贊同習當局的反腐。

張德江高調對陣習近平

而江派三常委中張德江因為在香港問題上多次攪局,企圖上演香港版「六.四」鎮壓行動,並且利用掌控的人大抵制習近平的政治體制改革,被視為代表江澤民高調對陣習近平。因此出現中共歷史上從來沒有的這一幕,在表面「一國兩制」的香港,在中共一貫強調嚴控「筆桿子」的情況下,中共政治局常委級人物──張德江接連數月被香港一家媒體頭版「狂轟濫炸」。張德江被批打造了「人大貪腐之路」,並不時攪局、阻擋改革,江澤民也被點名是其靠山;報道並呼籲人大要進行大改革。

原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表示,這是中南海高層借他們(香港媒體)的嘴、借他們的陣地、借他們的報紙來表達中央的一些意圖、一些意向。
他認為,現在要看到中國是兩股勢力、兩個司令部在鬥爭,最近到了決戰的階段。膿包要擠破了,到了這麼一個階段,他們是不顧一切了,已經到了火燒眉毛了,就利用各種力量調動起來搞事。

張德江與江澤民的關係

現任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從「十八大」接手人大委員長職務後,成為江澤民集團最高利益代言人,不斷與習近平陣營對抗。在目前情況下,已經成為習陣營施政的最大障礙之一。

吉林是張德江最早的發跡之地。在「六.四」時期,因為吉林省委對曾在吉林工作的江澤民支持有加,因此1989年「六.四」之後,吉林官員不斷被江澤民提拔重用,時任吉林省委書記何竹康隨後成為江澤民的鐵桿。所以中共政壇後來形成了以張德江為首的「吉林幫」,在當時就已開始打下基礎。「吉林幫」也成為江澤民集團中的一個地方派系。

江澤民上台後有一次到吉林視察,張德江經過總後勤部部長趙南起的引薦,開始成為江派中的人。1990年時,張德江還只是吉林延邊州委書記,到1995年高升為吉林省委書記,1998年調任浙江省委書記,2002年進入政治局並擔任廣東的省委書記,替江澤民繼續收編廣東地方勢力。

張德江在其主政廣東省期間(2002年至2006年),賣力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目前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廣東法輪功學員就超過30人。據法輪功官方網站明慧網披露,張德江涉嫌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販賣的罪行,廣州軍區廣州總醫院、廣東省武警總醫院、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等很多機構產業化實施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張德江也因此成為江澤民的鐵桿,江澤民曾公開對張德江說:「我確實高興,因為廣東有你掛帥。」

2012年3月,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進而導致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倒台,張德江被調往重慶接手薄熙來留下的爛攤子,並在江澤民的運作下,張德江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