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949年建政後,最初設置的是「中央人民政府」主席,1954年起開始設置國家主席,至1966年先後出任「中央人民政府」或國家主席的有毛澤東、劉少奇,先後出任副主席的有朱德、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高崗和董必武。1966年至1975年間,國家主席職位長期處於空缺狀態,原因是曾擔任國家主席的劉少奇被迫害致死,而1975年初至1982年12月無人擔任國家主席,是因為這期間正式取消了國家主席的建制,直到1982年底才恢復。

劉少奇文革中被迫害死。(資料圖片)
劉少奇文革中被迫害死。(資料圖片)

在世人眼中,作為中共國的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他們,擁有巨大的權力,可以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享普通人無法奢望的生活,他們或者他們的家人哪裏可能有甚麼牢獄之災,乃至性命之憂?然而,事實恰恰相反,主席的身份並不是個保險箱,在沒有任何法律保障的中國大地,除了無法無天、處心積慮除掉黨內對手的毛澤東,除了被毛保下並早逝的李濟深、張瀾外,上述國家正副主席多多少少都遭到毛和中共的迫害,有些甚至丟掉了性命。

在「被迫害的中共十大元帥」中,朱德已經介紹過。本系列講述的是劉少奇、宋慶齡、高崗和董必武4人,而本篇說的是劉少奇。

發動文革目標直指劉少奇

作為中共第一代領導集體中的主要成員的劉少奇,是從1959年4月至1966年擔任國家主席的,是僅次於毛的二號人物。由於毛和劉在上個世紀60年代初開始的「四清運動」中的矛盾日益尖銳,毛不再滿足「枝枝節節、修修補補」,轉而醞釀和發動「文化大革命」,並希望藉此置劉少奇於死地。

對此,不少研究中共黨史的學者早已達成共識,即毛發動文革的主要目的就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其代表正是劉少奇。

1966年5月,文革爆發,紅衛兵運動使整個中國都陷於混亂。在文革初期,劉少奇在某些問題上和毛的立場一致,並稱「我們現在擁護毛主席,百年之後也擁護毛主席。毛澤東思想要延續下去,毛主席著作應該成為全國人民的教科書,成為全國人民的行動指南,全體黨員的行動指南……」

然而在處理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具體問題中,雙方矛盾此起彼伏。1966年6月,劉少奇和鄧小平組織工作組進駐大中學校,禁止學生遊行示威和貼大字報。毛對此非常惱火,命令撤銷工作組。

在當年8月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毛將「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的目標直接指向劉少奇,同時其中共第二號人物的位置也被林彪接替,雖然劉仍然是政治局常委,但是排位下降,同時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也從此不再被提及。在10月16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劉遭到了陳伯達、林彪等人的批評。隨後大字報、黨報陸續開始了對劉和鄧的批評。

劉少奇被打得鼻青臉腫

1966年12月,劉少奇問題終於向社會公開,江青公開宣稱「劉少奇是黨內的赫魯曉夫」,北京出現了「打倒劉少奇」的標語。同時,中央成立的「王光美專案組」負責對劉少奇、王光美的調查。此專案組直到1968年4月才公開以「劉少奇王光美專案組」名義活動,組長為周恩來。

1967年1月,毛最後一次接見劉。之後幾天內,劉少奇辦公室的電話線被拆除,劉也失去了人身自由,被軟禁在北京家中。7月14日毛離開北京,7月18日,江青、康生、陳伯達組織批鬥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大會。

據大陸出版的《中南海人物春秋》描述:中南海外,幾十萬人聚集四周,他們攜帶的一百多個高音喇叭奏出高調的喧鬧聲;中南海內,造反派把劉少奇、王光美分別揪到兩個食堂內批鬥,同時抄了他們的家。劉少奇被強按著頭,彎腰站在會場前,不許他說一句話,否則就用語錄本敲他的臉和嘴。批判持續近兩個小時,年近7旬的劉少奇已難以忍受,汗珠不斷地從他臉上滲出,他抽出手掏出手絹想擦一下汗,不料站在他旁邊的人狠狠一掌把手絹打落,他的汗水也隨著震動流在地上……

劉:你們這是在侮辱國家

8月5日,為了與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百萬人大會相呼應,江青、康生等人又策劃了批鬥劉、鄧、陶大會,分別在各自家院內舉行。劉少奇被打得鼻青臉腫。

批鬥會後,劉少奇被押回辦公室,他雖疲憊已極,但餘怒未消,立即按鈴叫來機要秘書,拿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嚴正抗議說:「我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席,你們怎麼對我個人,這無關緊要,但我要捍衛國家主席的尊嚴,誰罷免了我的國家主席?要審判,也要通過人民代表大會,你們這樣做,是在侮辱我們的國家,我個人也是一個公民,為甚麼不讓我講話?」儘管秘書當夜就寫了彙報,但劉的抗議沒有收到任何答覆。

劉少奇選擇不再說一句話

9月13日,劉少奇的子女們被趕出了中南海,王光美也被捕入獄,劉則被強迫抽去腰帶,被「嚴加看守」起來。劉出現了精神恍惚等症狀。此外,由於右腿被打傷,劉也無法自己去打飯,監管人員也不願去打飯,只好打一次飯分吃幾頓。

劉的身體越加虛弱。劉雖然沒癱瘓,也只能躺在床上無力起身,沒人給他換洗衣服,沒有人扶他起床大小便;由於不活動,他的雙腿肌肉逐漸萎縮;他的胳膊和臀部由於打針也被扎爛,護土日誌寫著:全身沒有一條好血管。

1968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專案審查小組成員周恩來、江青、康生、謝富治等人提出《關於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包括劉少奇在1925年、1927年、1929年被捕叛變、投降敵人、充當內奸、工賊的反革命罪行的調查結果。

10月31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准該報告,認為「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並通過決議:「將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撤銷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夥叛黨叛國的罪行。」同時號召:「全黨同志和全國人民繼續深入展開除命大批鬥,肅清劉少奇等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派的反革命修正主義的思想。」

11月24日,即劉少奇70歲生日那天,毛和周特意囑咐汪東興帶給劉少奇一個特殊的生日禮物──收音機,目的是讓他聽八屆十二中全會的公報。劉聞聽後一下子就從精神上被擊垮了,據說當時就大汗淋漓,呼吸急迫,嘴唇青紫,頻頻嘔吐,血壓陡然升高到260/130毫米汞柱,體溫達40℃。

從此,劉少奇選擇了沉默,不再說一句話了,哪怕是治病和生活用語也一句不說。

離世時無人形改名劉衛黃

1969年10月17日,依據林彪的「一號手令」,隨時都可能死亡的劉少奇被專機送往河南開封。此時,劉已經渾身糜爛腥臭,骨瘦如柴,氣息奄奄。中央特派員既不讓洗澡,也不准翻身換衣服,而是把他扒個精光,包在一床被子中用飛機從北京空運到開封,監禁在一個堅固的碉堡地下室裏。在他發高燒時不但不給用藥,還把醫護人員全部調走。

11月12日凌晨6時,劉離開了人世,終年71歲。臨死時,劉已經沒有人形,蓬亂的白髮有二尺長。兩天後的半夜,劉被按烈性傳染病處理火化,用過的被褥枕頭等遺物均被焚化一空。劉的死亡卡片上這樣寫著: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其骨灰下落不明。

堂堂的國家主席就這樣被毛和中共迫害致死,而且死得不明不白。不僅如此,一大批黨政軍領導幹部也被誣陷為「劉少奇的代理人」,橫遭株連者不計其數。

劉之死因邪惡中共體制

儘管劉少奇的遭遇比較悲慘,但他與毛事實上並無本質上的區別,甚至毛、劉在思想上、語言上都非常相似,而且外界對他的批評其實也很多。

1945年中共九大,正是他首先提出「毛澤東思想是黨的指導思想,是全黨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並將它寫入黨章、黨綱。毛的個人迷信,個人權威首開局面,他有頭功。故此也受到毛的寵信,地位逐步上升。

1959年廬山會議上,劉對彭德懷大加斥責,而且昧著良心,不顧事實,戕害忠良。再看其在文革初期的作為,更令人齒冷。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劉少奇及其他人的結局不會這樣悽慘。劉少奇之死是中共黨內權力爭鬥失敗的結果,但終極原因正是充滿了邪惡的中共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