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不足兩周的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正馬不停蹄地簽發政令,兌現其競選承諾。繼火速對7個伊斯蘭國家下達移民禁令後,特朗普及其經濟顧問,同時對中國、日本及德國等三大貿易夥伴開火,抨擊他們操縱貨幣貶值,引發外界關注。觀察家認為,這或是特朗普打響貿易戰的前哨,料對未來人民幣走勢以及疲弱的中國製造業帶來衝擊。

特朗普周二在白宮與大型製藥企業高層會面時,批評中國和日本,近年不斷將貨幣貶值,玩弄貨幣市場,但美國卻無動於衷,任由擺佈。

他表示近年藥廠受到其它國家貨幣貶值影響,將生產線搬到海外,揚言會盡力讓藥廠回流到美國,並確保小型藥廠都能打入市場,降低藥價。參加會面的藥廠包括諾華(Novartis)、強生(Johnson & Johnson)、默克(Merck)、安進(Amgen)等。

同一天,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致命中國》作者納瓦羅(Peter Navarro)也在傳媒發聲指責德國「操縱歐元」以獲得貿易好處。

美匯指數下跌  人民幣反漲0.3%

有關言論引起軒然大波,外界解讀為,這是迄今為止特朗普發出準備放棄「強勢美元」政策的最強烈信號。美國奉行該政策已有二十年。

匯率市場昨日全面波動。美匯指數曾大跌1%失守100關口,美元兌日元盤中一度重挫1.5%至112.01,創去年11月30日來新低;歐元兌美元一度大升1.1%至1.0801,創去年11月8日以來新高。總結1月份,美匯指數跌約2.6%,是30年來表現最差的1月份。

由於適逢中國黃曆新年假期,人民幣在岸市場停市;不過周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漲約0.3%。

日德反駁操控匯率  中共未回應

對於美國指責操控匯率,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反駁稱,日本銀行實行量化寬鬆,是為了穩定物價,非有意誘導日元貶值;正在訪問瑞典的德國總理默克爾指,德國並不能影響歐元匯率,而德國亦一向支持獨立的歐洲央行。至於特朗普貿易政策主要對象中國,昨日未有回應。

特朗普曾多次強調要向中共操縱貨幣說不。競選期間,他曾承諾上台第一天,將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並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徵收45%的關稅,令外界關注中美貿易戰隨時爆發。

德國總理默克爾(左)和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右)分別反駁特朗普及幕僚對兩國操控匯率的指控。(Getty Images)
德國總理默克爾(左)和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右)分別反駁特朗普及幕僚對兩國操控匯率的指控。(Getty Images)

人民幣1月走強 候任駐華使:令特朗普意外

特朗普上任前五天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再度明言對中國貨幣政策非常不滿。「他們不說『我們正在將我們的貨幣貶值』,他們說『噢,我們的幣值在下降』。這不是幣值下降,是他們刻意所為。」又說,除非北京調整其貨幣和貿易政策,否則他不會承諾奉行「一個中國」政策。

不過與此同時,今年1月人民幣匯率走勢反覆,離岸人民幣一度暴漲,雖然仍有貶值預期,惟人民幣兌美元今年1月份累計升值0.9%。美國艾奧瓦州州長、駐華大使提名人選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表示,特朗普尚未兌現這一承諾,或因近期人民幣走強,與特朗普預期相反。

學者:亞洲貨幣仍會走貶

騰祺基金管理投資管理董事沈慶洪認為,美國本身有加息壓力,美元理應升值,但特朗普有意行弱美元政策,要美元在加息下走軟,可行的方法是迫其它貨幣升值。他認為,特朗普抨擊中、德、日三國操縱貨幣的目的,很可能是希望透過逼迫其它貨幣升值,從而達致弱美元的目標。而中、德、日三國,以日圓升值機會最大,原因是日本一向較配合美國行事。

雖然特朗普擬放棄「強美元」策略,但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教授認為2017年美國聯儲局將持續加息,美元將持續走強,預計人民幣在內的亞洲貨幣持續走貶。他預計在走資壓力下,人民幣在未來兩年,每年貶值約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