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匯率在截至2016年的3年中貶值13%。在外界一致看貶2017年人民幣走勢情況下,今年1月份人民幣兌美元卻累計升值0.9%,而且離岸人民幣一度突現暴漲,漲幅遠超在岸匯率。有分析師認為是特朗普即將上任,人民幣止貶回升可降低美中貿易摩擦。

不過,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莊太量教授認為,人民幣在1月回穩,並不一定是因為特朗普上台的關係,而是當局更擔心走資的問題。「1月中國關了撤資的門,中國擔心外匯流失,多過美國的貿易制裁。」

人民幣國際化倒退

自2014年以來,中國外匯儲備已縮水25%至3萬億美元邊緣。近月的外匯儲備流失,更為加劇。

分析認為,目前中共仍然以干預匯率為主,人民幣國際化出現倒退。

上周香港金管局公佈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年香港人民幣存款大減3,040億元,跌幅創最高紀錄;去年12月份的跌幅創紀錄單月最大,減少12.9%,減至5,467億元。

中共曾稱要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但是香港人民幣資金池的驟減,對中國市場是一個打擊。

於此同時,美元走強和中共資本管制削弱了人民幣的吸引力。 

中共操控匯率 自食惡果

儘管2016年10月人民幣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正式承認為全球儲備貨幣之一,但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發佈的公告稱,2016年人民幣國際使用量大幅下滑,僅排在第六位。與2015年相比,人民幣國際支付額下滑了29.5%。 

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吳惠林對本報表示,中共對匯率的操縱,到今天已經自食惡果。因為最早中國是出口國,所以要壓低匯率獲得利潤最大化,本來人民幣是應該升值。但中共問題在於,中共治下,無誠信,無道德,陰霾、毒食品等問題頻發,資金都在往外走,所以想控制也控制不了,所以人民幣一定要下跌,加上中國經濟下滑,中共管控陷入兩難,現在已經自食惡果。

「只有共產國家才有這種管控,不是好事 。你讓市場自由運作的話,炒作的人越來越沒有機會。惡果的情形,把道德破壞掉了,變成全人類都遭殃。」◇